MUD-武林MUD资料站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全民比武] 【第一届华山论剑】第5轮直播

[复制链接]
是开碧落 发表于 2011-6-18 21: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1.06.18========================
【第一届华山论剑】20:42>第 5 轮 之 第 1 场:xqls VS lfxuan,论剑开始!
【第一届华山论剑】20:42>玩家桃花岛[丐帮]小乔流水(xqls) 入场。丐帮[逍遥派]嫣妍(lfxuan) 入场。
【第一届华山论剑】20:42>第 5 轮 之 第 1 场:xqls VS lfxuan,论剑结果 嫣妍(lfxuan) 胜!恭喜晋级!

【第一届华山论剑】20:42>第 5 轮 之 第 2 场:itaksun VS yunzhi,论剑开始!
【第一届华山论剑】20:42>玩家逍遥派[华山派]渡云(itaksun) 入场。武当派[丐帮]离殇(yunzhi) 入场。
【第一届华山论剑】20:46>第 5 轮 之 第 2 场:itaksun VS yunzhi,论剑结果 渡云(itaksun) 胜!恭喜晋级!

【第一届华山论剑】20:46>第 5 轮华山论剑结束,共进行 2 场比赛,共 2 名玩家获得胜利。他们是:lfxuan itaksun

lj5.TXT

115.23 KB, 下载次数: 1934

第5轮log

MUD - MUD游戏 - 文字MUD - 武林MUD - 长期、稳定、高速、互助、活跃、更新的武侠MUD站点,一起MUD吧!
是开碧落 发表于 2011-6-19 10:38: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 5 轮 之 第 1 场:xqls(34级) VS lfxuan(68级)

【第一届华山论剑】20:42>玩家桃花岛[丐帮]小乔流水(xqls) 入场。丐帮[逍遥派]嫣妍(lfxuan) 入场。
>>只听小乔流水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举起『上古』沉鱼落雁,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小乔流水连吐几口鲜血!
>>( 小乔流水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嫣妍摘下一只艾叶虎。
>>嫣妍摘下一串龙之吻。
>>嫣妍脱下了洛神花冠。
>>嫣妍脱下了倾城之恋。
>>嫣妍脱下了妍之玉镯。
>>嫣妍脱下了仙女腰带。
>>嫣妍脱下了天使之心。
>>嫣妍脱下了水晶高跟靴。
>>嫣妍脱下了『上古』雪纺连衣裙。
>>☆嫣妍微微一笑,轻轻脱下『上古』沉鱼落雁。
>>☆嫣妍玉手轻挥,慢慢戴上『上古』沉鱼落雁。
>>嫣妍装备『上古』雪纺连衣裙。
>>嫣妍装备倾城之恋。
>>嫣妍装备仙女腰带。
>>嫣妍装备洛神花冠。
>>嫣妍装备妍之玉镯。
>>嫣妍装备天使之心。
>>嫣妍装备水晶高跟靴。
>>嫣妍戴上一串龙之吻。
>>嫣妍戴上一只艾叶虎。
>>突然间小乔流水口中发出“嘶嘶”的声音,双手半曲,三指上竖成蛇状,
>>陪合着潇遥步法,突然欺近嫣妍的身边,令嫣妍大吃一惊。
>>但见小乔流水的身形有如蛇蝎缠身一般,环在嫣妍的身边,令嫣妍不知所措,
>>只觉的仿拂有无形的绳索慢慢的束缚了嫣妍。
>>小乔流水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小乔流水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嫣妍,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嫣妍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嫣妍气贯双臂,凝神应对,小乔流水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小乔流水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嫣妍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嫣妍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嫣妍轻轻一跃,已不见了踪影,小乔流水心中大骇,却又见嫣妍擦肩奔过,当真令人匪夷所思。
>>紧跟着小乔流水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嫣妍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小乔流水这一招来的好快,然后嫣妍一闪,似乎不费半点力气,却将小乔流水这一招刚好避开。
>>嫣妍身行向后一跃,跳出战圈不打了。
【论道江湖】段雷[thunder]:碧落,观战的路径再发下
【论道江湖】段雷[thunder]:碧落,观战的路径再发下.
【论道江湖】段子语双手拼命地鼓掌,嘴里不停地喝采,好!干得好!/good
>>〖琼楼玉宇〗
>>只见嫣妍分光劲势再抖,像蛟龙出海,大鹏展翅,
>>先是一团光芒,光芒蓦然爆开,化作一片光雨,漫天遍地向小乔流水刺来!
>>嫣妍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嫣妍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小乔流水,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小乔流水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嫣妍身形一闪,竟已晃至小乔流水跟前,小乔流水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 小乔流水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 嫣妍对小乔流水造成87082点气血伤害。)
>>嫣妍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小乔流水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小乔流水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随手划动『上古』沉鱼落雁,一圈圈碧芒围向小乔流水,震得小乔流水吐血连连!
>>小乔流水一声惨嚎,被嫣妍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 小乔流水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 嫣妍对小乔流水造成96054点气血伤害。)
>>紧跟着嫣妍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小乔流水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举起『上古』沉鱼落雁,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小乔流水连吐几口鲜血!
>>结果小乔流水躲闪不及,嫣妍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 小乔流水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 嫣妍对小乔流水造成101483点气血伤害。)
>>霎时只听嫣妍纵声长啸,人与『上古』沉鱼落雁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小乔流水射去。
>>小乔流水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嫣妍盯住小乔流水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上古』沉鱼落雁,电光火石间已朝小乔流水攻出十招!
>>小乔流水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随手划动『上古』沉鱼落雁,一圈圈碧芒围向小乔流水,震得小乔流水吐血连连!
>>( 小乔流水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嫣妍奋不顾身的扑上前来,招招紧逼小乔流水,毫不容情。
>>小乔流水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一声长叹,『上古』沉鱼落雁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小乔流水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嫣妍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小乔流水造成「200%」的伤害!
>>( 小乔流水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只听小乔流水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一声长叹,『上古』沉鱼落雁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小乔流水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嫣妍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小乔流水造成「200%」的伤害!
>>( 小乔流水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小乔流水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随手划动『上古』沉鱼落雁,一圈圈碧芒围向小乔流水,震得小乔流水吐血连连!
>>( 小乔流水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嫣妍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小乔流水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随手划动『上古』沉鱼落雁,一圈圈碧芒围向小乔流水,震得小乔流水吐血连连!
>>( 小乔流水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 嫣妍对小乔流水造成1146点气血伤害。)
>>只听小乔流水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举起『上古』沉鱼落雁,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小乔流水连吐几口鲜血!
>>( 小乔流水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 小乔流水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 嫣妍对小乔流水造成1795点气血伤害。)
>>小乔流水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手中的『上古』沉鱼落雁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小乔流水目瞪口呆!
>>嫣妍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小乔流水造成「200%」的伤害!
>>( 小乔流水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论道江湖】段雷[thunder]:碧落,观战的路径再发下..
>>嫣妍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嫣妍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小乔流水,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小乔流水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一声长叹,『上古』沉鱼落雁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小乔流水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嫣妍身形一闪,竟已晃至小乔流水跟前,小乔流水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 小乔流水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 嫣妍对小乔流水造成71497点气血伤害。)
>>嫣妍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小乔流水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小乔流水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手中的『上古』沉鱼落雁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小乔流水目瞪口呆!
>>小乔流水一声惨嚎,被嫣妍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 小乔流水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 嫣妍对小乔流水造成82647点气血伤害。)
>>紧跟着嫣妍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小乔流水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嘿然冷笑,抖动『上古』沉鱼落雁,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小乔流水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结果小乔流水躲闪不及,嫣妍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 小乔流水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 嫣妍对小乔流水造成87378点气血伤害。)
>>小乔流水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小乔流水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嫣妍,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嫣妍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嫣妍气贯双臂,凝神应对,小乔流水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小乔流水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嫣妍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嫣妍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嫣妍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小乔流水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小乔流水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嫣妍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嫣妍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论道江湖】是开碧落[isbiluo]:华山论剑观战席位 华山猴子望月 r huashan;su;su;eu;eu;su;eu;eu;n;nu
>>嫣妍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嫣妍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小乔流水,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小乔流水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嫣妍身形一闪,竟已晃至小乔流水跟前,小乔流水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 小乔流水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 嫣妍对小乔流水造成75534点气血伤害。)
>>嫣妍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小乔流水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小乔流水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一声长叹,『上古』沉鱼落雁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小乔流水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小乔流水一声惨嚎,被嫣妍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 小乔流水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 嫣妍对小乔流水造成83609点气血伤害。)
>>紧跟着嫣妍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小乔流水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随手划动『上古』沉鱼落雁,一圈圈碧芒围向小乔流水,震得小乔流水吐血连连!
>>结果小乔流水躲闪不及,嫣妍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 小乔流水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 嫣妍对小乔流水造成74452点气血伤害。)
>>霎时只听嫣妍纵声长啸,人与『上古』沉鱼落雁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小乔流水射去。
>>小乔流水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嫣妍盯住小乔流水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上古』沉鱼落雁,电光火石间已朝小乔流水攻出十三招!
>>小乔流水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嘿然冷笑,抖动『上古』沉鱼落雁,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小乔流水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 小乔流水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 嫣妍对小乔流水造成1370点气血伤害。)
>>嫣妍大喝一声,双目圆睁,一股凌厉的杀气油然而起!
>>小乔流水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 小乔流水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 嫣妍对小乔流水造成1143点气血伤害。)
>>嫣妍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小乔流水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手中的『上古』沉鱼落雁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小乔流水目瞪口呆!
>>( 小乔流水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 嫣妍对小乔流水造成1059点气血伤害。)
>>嫣妍大喝一声,双目圆睁,一股凌厉的杀气油然而起!
>>只听小乔流水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一声长叹,『上古』沉鱼落雁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小乔流水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 小乔流水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嫣妍大喝一声,双目圆睁,一股凌厉的杀气油然而起!
>>嫣妍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小乔流水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手中的『上古』沉鱼落雁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小乔流水目瞪口呆!
>>( 小乔流水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小乔流水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 小乔流水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嫣妍大喝一声,双目圆睁,一股凌厉的杀气油然而起!
>>嫣妍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小乔流水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一声长叹,『上古』沉鱼落雁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小乔流水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 小乔流水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小乔流水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小乔流水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嫣妍,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嫣妍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嫣妍气贯双臂,凝神应对,小乔流水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小乔流水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嫣妍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嫣妍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嫣妍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小乔流水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小乔流水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嫣妍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嫣妍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傍晚了,西方的云朵火红一片,点缀在如洗的天空上。
>>嫣妍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嫣妍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小乔流水,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小乔流水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一声长叹,『上古』沉鱼落雁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小乔流水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嫣妍身形一闪,竟已晃至小乔流水跟前,小乔流水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 小乔流水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 嫣妍对小乔流水造成88294点气血伤害。)
>>嫣妍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小乔流水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小乔流水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一声长叹,『上古』沉鱼落雁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小乔流水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小乔流水一声惨嚎,被嫣妍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 小乔流水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 嫣妍对小乔流水造成80906点气血伤害。)
>>紧跟着嫣妍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小乔流水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结果小乔流水躲闪不及,嫣妍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 小乔流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 嫣妍对小乔流水造成99934点气血伤害。)
>>霎时只听嫣妍纵声长啸,人与『上古』沉鱼落雁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小乔流水射去。
>>小乔流水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嫣妍盯住小乔流水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上古』沉鱼落雁,电光火石间已朝小乔流水攻出十三招!
>>只听小乔流水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随手划动『上古』沉鱼落雁,一圈圈碧芒围向小乔流水,震得小乔流水吐血连连!
>>( 小乔流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嫣妍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小乔流水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手中的『上古』沉鱼落雁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小乔流水目瞪口呆!
>>( 小乔流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 小乔流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小乔流水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嘿然冷笑,抖动『上古』沉鱼落雁,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小乔流水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 小乔流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小乔流水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手中的『上古』沉鱼落雁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小乔流水目瞪口呆!
>>( 小乔流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 嫣妍对小乔流水造成1749点气血伤害。)
>>只听小乔流水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举起『上古』沉鱼落雁,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小乔流水连吐几口鲜血!
>>嫣妍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小乔流水造成「200%」的伤害!
>>( 小乔流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嫣妍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小乔流水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举起『上古』沉鱼落雁,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小乔流水连吐几口鲜血!
>>( 小乔流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只听小乔流水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手中的『上古』沉鱼落雁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小乔流水目瞪口呆!
>>( 小乔流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 嫣妍对小乔流水造成1015点气血伤害。)
>>嫣妍大喝一声,双目圆睁,一股凌厉的杀气油然而起!
>>小乔流水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随手划动『上古』沉鱼落雁,一圈圈碧芒围向小乔流水,震得小乔流水吐血连连!
>>( 小乔流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小乔流水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手中的『上古』沉鱼落雁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小乔流水目瞪口呆!
>>( 小乔流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小乔流水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小乔流水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嫣妍,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嫣妍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嫣妍气贯双臂,凝神应对,小乔流水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小乔流水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嫣妍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嫣妍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嫣妍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小乔流水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小乔流水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嫣妍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嫣妍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嫣妍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嫣妍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小乔流水,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小乔流水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随手划动『上古』沉鱼落雁,一圈圈碧芒围向小乔流水,震得小乔流水吐血连连!
>>嫣妍身形一闪,竟已晃至小乔流水跟前,小乔流水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 小乔流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 嫣妍对小乔流水造成81028点气血伤害。)
>>嫣妍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小乔流水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小乔流水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手中的『上古』沉鱼落雁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小乔流水目瞪口呆!
>>小乔流水一声惨嚎,被嫣妍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 小乔流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 嫣妍对小乔流水造成99078点气血伤害。)
>>紧跟着嫣妍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小乔流水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上古』沉鱼落雁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小乔流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嫣妍举起『上古』沉鱼落雁,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小乔流水连吐几口鲜血!
>>结果小乔流水躲闪不及,嫣妍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 小乔流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 嫣妍对小乔流水造成81589点气血伤害。)
>>小乔流水觉得眼前一阵模糊...这下完了!
【第一届华山论剑】20:42>第 5 轮 之 第 1 场:xqls VS lfxuan,论剑结果 嫣妍(lfxuan) 胜!恭喜晋级!
是开碧落 发表于 2011-6-19 10:39: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 5 轮 之 第 2 场:itaksun(47级) VS yunzhi(36级)

【第一届华山论剑】20:42>玩家逍遥派[华山派]渡云(itaksun) 入场。武当派[丐帮]离殇(yunzhi) 入场。
>>渡云提起真气,依照先天伏羲六十四卦,将凌波微步由头到尾迅速无比的走了一次。                    只见渡云意态飘逸,影子乱飞,身形顿时轻盈无比,真个将逍遥二字发挥得淋漓尽至。
>>可是离殇看破了渡云的舞步,仪态从容的躲了过去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想招架却感无从招架,想躲避也感到无处可躲,登时被渡云一剑划过,遭受重创,一阵锥心的刺痛,全身真气源源而泻!
>>( 离殇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 渡云对离殇造成74861点气血伤害。)
>>( 渡云对离殇造成13259点精气伤害。)
>>霎时只听渡云纵声长啸,人与天残剑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离殇射去。
>>可是离殇冥神抵挡,将渡云此招的所有变化全然封住。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天残剑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离殇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离殇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残剑吸干了似的。
>>渡云一声长叹,天残剑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离殇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离殇想招架却感无从招架,想躲避也感到无处可躲,登时被渡云一剑划过,遭受重创,一阵锥心的刺痛,全身真气源源而泻!
>>( 离殇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 渡云对离殇造成83180点气血伤害。)
>>( 渡云对离殇造成12697点精气伤害。)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突然从背后掏出一个酒袋,往自己掌心倒了些酒水。渡云左掌掌心中暗运内功,逆转真气,
>>不多时已将掌中酒水化成七八片寒冰,右掌蕴出一缕白线,猛地向离殇的胸口射了过去!
>>可是离殇见势不妙,猛一运力把白线逼了回去。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情急之下,不及考虑,倒地一滚,侥幸避开渡云这一招的攻击,冷汗直淋!
【论道江湖】小乔流水[xqls]:nnd 打不过啊 运气不好
【论道江湖】独孤一剑[liufubin]: 冠军已经出炉了...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情急之下,不及考虑,倒地一滚,侥幸避开渡云这一招的攻击,冷汗直淋!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左右格档,使出四两拨千斤的手法,化解渡云的攻势于无形。
已经是午夜了,星星眨着眼,万籁俱寂。四处不知名的虫鸣时而响起。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情急之下,不及考虑,倒地一滚,侥幸避开渡云这一招的攻击,冷汗直淋!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情急之下,不及考虑,倒地一滚,侥幸避开渡云这一招的攻击,冷汗直淋!
【谣言四起】某人:大宗师小乔流水(xqls)开始闭关修行。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想招架却感无从招架,想躲避也感到无处可躲,登时被渡云一剑划过,遭受重创,一阵锥心的刺痛,全身真气源源而泻!
>>( 离殇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 渡云对离殇造成75139点气血伤害。)
>>( 渡云对离殇造成13808点精气伤害。)
>>霎时只听渡云纵声长啸,人与天残剑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离殇射去。
>>离殇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渡云盯住离殇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天残剑,电光火石间已朝离殇攻出十一招!
>>离殇只觉息关一开,一股内力被渡云吸了过去!
>>( 离殇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慢慢出拳,动作虽然缓慢,却让渡云感到浑身粘滞,甚不舒畅。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情急之下,不及考虑,倒地一滚,侥幸避开渡云这一招的攻击,冷汗直淋!
>>离殇暴喝一声,全身内劲迸发,气贯右臂奋力外扯,企图将渡云的天残剑吸入掌中。
>>渡云只觉周围气流涌动,慌忙中连将手中天残剑挥舞得密不透风,使得离殇无从下手。
>>渡云突然从背后掏出一个酒袋,往自己掌心倒了些酒水。渡云左掌掌心中暗运内功,逆转真气,
>>不多时已将掌中酒水化成七八片寒冰,右掌蕴出一缕白线,猛地向离殇的胸口射了过去!
>>可是离殇见势不妙,猛一运力把白线逼了回去。
>>离殇暴喝一声,全身内劲迸发,气贯右臂奋力外扯,企图将渡云的天残剑吸入掌中。
>>渡云只觉周围气流涌动,慌忙中连将手中天残剑挥舞得密不透风,使得离殇无从下手。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天残剑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离殇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离殇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残剑吸干了似的。
>>渡云手中的天残剑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离殇目瞪口呆!
>>离殇想招架却感无从招架,想躲避也感到无处可躲,登时被渡云一剑划过,遭受重创,一阵锥心的刺痛,全身真气源源而泻!
>>( 离殇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 渡云对离殇造成74726点气血伤害。)
>>( 渡云对离殇造成11480点精气伤害。)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慢慢出拳,动作虽然缓慢,却让渡云感到浑身粘滞,甚不舒畅。
>>离殇暴喝一声,全身内劲迸发,气贯右臂奋力外扯,企图将渡云的天残剑吸入掌中。
>>渡云只觉周围气流涌动,慌忙中连将手中天残剑挥舞得密不透风,使得离殇无从下手。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天残剑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离殇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离殇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残剑吸干了似的。
>>渡云随手划动天残剑,一圈圈碧芒围向离殇,震得离殇吐血连连!
>>离殇想招架却感无从招架,想躲避也感到无处可躲,登时被渡云一剑划过,遭受重创,一阵锥心的刺痛,全身真气源源而泻!
>>( 离殇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 渡云对离殇造成75783点气血伤害。)
>>( 渡云对离殇造成13389点精气伤害。)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情急之下,不及考虑,倒地一滚,侥幸避开渡云这一招的攻击,冷汗直淋!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提起真气,依照先天伏羲六十四卦,将凌波微步由头到尾迅速无比的走了一次。                    只见渡云意态飘逸,影子乱飞,身形顿时轻盈无比,真个将逍遥二字发挥得淋漓尽至。
>>可是离殇看破了渡云的舞步,仪态从容的躲了过去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情急之下,不及考虑,倒地一滚,侥幸避开渡云这一招的攻击,冷汗直淋!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情急之下,不及考虑,倒地一滚,侥幸避开渡云这一招的攻击,冷汗直淋!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面含微笑,双手齐出,划出了一个圆圈,竟然让渡云的攻击全不着力。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提起真气,依照先天伏羲六十四卦,将凌波微步由头到尾迅速无比的走了一次。                    只见渡云意态飘逸,影子乱飞,身形顿时轻盈无比,真个将逍遥二字发挥得淋漓尽至。
>>可是离殇看破了渡云的舞步,仪态从容的躲了过去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论道江湖】明镜止水[sandust]:请问学梵文的一灯在哪里啊。。。。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情急之下,不及考虑,倒地一滚,侥幸避开渡云这一招的攻击,冷汗直淋!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天残剑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离殇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离殇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残剑吸干了似的。
>>渡云嘿然冷笑,抖动天残剑,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离殇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离殇想招架却感无从招架,想躲避也感到无处可躲,登时被渡云一剑划过,遭受重创,一阵锥心的刺痛,全身真气源源而泻!
>>( 离殇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 渡云对离殇造成73550点气血伤害。)
>>( 渡云对离殇造成12522点精气伤害。)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情急之下,不及考虑,倒地一滚,侥幸避开渡云这一招的攻击,冷汗直淋!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论道江湖】东邪[dongxie]:r dali n w w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情急之下,不及考虑,倒地一滚,侥幸避开渡云这一招的攻击,冷汗直淋!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情急之下,不及考虑,倒地一滚,侥幸避开渡云这一招的攻击,冷汗直淋!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论道江湖】明镜止水[sandust]:谢谢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面含微笑,双手齐出,划出了一个圆圈,竟然让渡云的攻击全不着力。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天残剑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离殇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离殇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残剑吸干了似的。
>>渡云一声长叹,天残剑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离殇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离殇想招架却感无从招架,想躲避也感到无处可躲,登时被渡云一剑划过,遭受重创,一阵锥心的刺痛,全身真气源源而泻!
>>( 离殇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 渡云对离殇造成70303点气血伤害。)
>>( 渡云对离殇造成12660点精气伤害。)
>>渡云轻轻一弹天残剑,长吟道:「别来无恙乎?」
>>顿听天残剑一声龙吟,悠悠不绝,直沁入到你的心肺中去。
>>渡云悠然一声长叹,轻抚天残剑,沉思良久,不禁感慨万千。
>>霎时间天残剑光芒四射,如蕴琉璃异彩,逼得你难以目视。
【论道江湖】嫣妍[lfxuan]:18掌果然不行啊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轻轻抚过天残剑,作古风一首,天残剑铃铃作响,似以和之。
>>霎时间天残剑光芒四射,如蕴琉璃异彩,逼得你难以目视。
>>渡云猛吸一口气,脸上紫气大盛!!手中的兵器隐隐透出一层紫光..
>>渡云轻轻一弹天残剑,长吟道:「别来无恙乎?」
>>霎时间天残剑光芒四射,如蕴琉璃异彩,逼得你难以目视。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情急之下,不及考虑,倒地一滚,侥幸避开渡云这一招的攻击,冷汗直淋!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天残剑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离殇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离殇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残剑吸干了似的。
>>渡云随手划动天残剑,一圈圈碧芒围向离殇,震得离殇吐血连连!
>>离殇想招架却感无从招架,想躲避也感到无处可躲,登时被渡云一剑划过,遭受重创,一阵锥心的刺痛,全身真气源源而泻!
>>( 离殇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 渡云对离殇造成70577点气血伤害。)
>>( 渡云对离殇造成12392点精气伤害。)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论道江湖】是开碧落[isbiluo]:看看18z的下场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突然从背后掏出一个酒袋,往自己掌心倒了些酒水。渡云左掌掌心中暗运内功,逆转真气,
>>不多时已将掌中酒水化成七八片寒冰,右掌蕴出一缕白线,猛地向离殇的胸口射了过去!
>>可是离殇见势不妙,猛一运力把白线逼了回去。
东方发白了,浓浓的云层就压在东方地平线上。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使出「大鹏展翅」,向一旁飘然纵出,已然毫发无损地轻轻着地。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天残剑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离殇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离殇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残剑吸干了似的。
>>渡云一声长叹,天残剑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离殇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离殇想招架却感无从招架,想躲避也感到无处可躲,登时被渡云一剑划过,遭受重创,一阵锥心的刺痛,全身真气源源而泻!
>>( 离殇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 渡云对离殇造成68323点气血伤害。)
>>( 渡云对离殇造成11775点精气伤害。)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慢慢出拳,动作虽然缓慢,却让渡云感到浑身粘滞,甚不舒畅。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论道江湖】东邪[dongxie]:打9J嘛。。
>>渡云提起真气,依照先天伏羲六十四卦,将凌波微步由头到尾迅速无比的走了一次。                    只见渡云意态飘逸,影子乱飞,身形顿时轻盈无比,真个将逍遥二字发挥得淋漓尽至。
>>可是离殇看破了渡云的舞步,仪态从容的躲了过去
【论道江湖】明镜止水[sandust]:18Z怎么了?我转世刚选了18Z。。。。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论道江湖】胡雅[aya]:上古也打不过
【论道江湖】东邪[dongxie]:打都这样
>>离殇只觉息关一开,一股内力被渡云吸了过去!
>>离殇左右格档,使出四两拨千斤的手法,化解渡云的攻势于无形。
>>渡云胸藏剑意,手中天残剑随意挥洒而出,速度之快,方位之准,显是独孤九剑已达到收发自如的境界。
>>( 离殇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离殇只觉息关一开,一股内力被渡云吸了过去!
>>( 离殇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霎时只听渡云纵声长啸,人与天残剑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离殇射去。
>>离殇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渡云盯住离殇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天残剑,电光火石间已朝离殇攻出十一招!
>>离殇只觉息关一开,一股内力被渡云吸了过去!
>>( 离殇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渡云胸藏剑意,手中天残剑随意挥洒而出,速度之快,方位之准,显是独孤九剑已达到收发自如的境界。
>>离殇面含微笑,双手齐出,划出了一个圆圈,竟然让渡云的攻击全不着力。
>>渡云随意挥洒手中的天残剑,招招从出其不意的方位直指离殇招式中的破绽!
>>离殇略得空隙喘息,一时间却也无力反击。
>>离殇只觉息关一开,一股内力被渡云吸了过去!
>>天残剑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离殇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离殇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残剑吸干了似的。
>>渡云嘿然冷笑,抖动天残剑,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离殇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 离殇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天残剑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离殇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离殇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残剑吸干了似的。
>>( 离殇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离殇只觉息关一开,一股内力被渡云吸了过去!
>>离殇一招「白鹤冲天」,身体向上笔直地纵起丈余,渡云顿然失去目标,劲招失手!
>>离殇只觉息关一开,一股内力被渡云吸了过去!
>>离殇使出「大鹏展翅」,向一旁飘然纵出,已然毫发无损地轻轻着地。
>>离殇只觉息关一开,一股内力被渡云吸了过去!
>>离殇一个「鹞子翻身」,向后纵出数丈之远,渡云一招失手,攻守之势已露破绽!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任务频道】任务精灵:使命任务将于三分钟后重新分配。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论道江湖】阿涛[atao]:渡云,是什么剑法?????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论道江湖】胡雅[aya]:9J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论道江湖】明镜止水[sandust]:lf输了??
【论道江湖】是开碧落[isbiluo]:9j啊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暴喝一声,全身内劲迸发,气贯右臂奋力外扯,企图将渡云的天残剑吸入掌中。
>>渡云只觉周围气流涌动,慌忙中连将手中天残剑挥舞得密不透风,使得离殇无从下手。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慢慢出拳,动作虽然缓慢,却让渡云感到浑身粘滞,甚不舒畅。
>>离殇暴喝一声,全身内劲迸发,气贯右臂奋力外扯,企图将渡云的天残剑吸入掌中。
>>渡云只觉周围气流涌动,慌忙中连将手中天残剑挥舞得密不透风,使得离殇无从下手。
【论道江湖】阿涛[atao]:o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慢慢出拳,动作虽然缓慢,却让渡云感到浑身粘滞,甚不舒畅。
>>离殇暴喝一声,全身内劲迸发,气贯右臂奋力外扯,企图将渡云的天残剑吸入掌中。
>>渡云只觉周围气流涌动,慌忙中连将手中天残剑挥舞得密不透风,使得离殇无从下手。
>>离殇暴喝一声,全身内劲迸发,气贯右臂奋力外扯,企图将渡云的天残剑吸入掌中。
>>渡云只觉周围气流涌动,慌忙中连将手中天残剑挥舞得密不透风,使得离殇无从下手。
太阳升起来了,躲在云层后面呼呼地喘着气。
>>离殇暴喝一声,全身内劲迸发,气贯右臂奋力外扯,企图将渡云的天残剑吸入掌中。
>>渡云只觉周围气流涌动,慌忙中连将手中天残剑挥舞得密不透风,使得离殇无从下手。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情急之下,不及考虑,倒地一滚,侥幸避开渡云这一招的攻击,冷汗直淋!
【论道江湖】悠悠[yoo]:破气? 剑魂?
【论道江湖】是开碧落[isbiluo]:9j vs 上古18z
>>离殇暴喝一声,全身内劲迸发,气贯右臂奋力外扯,企图将渡云的天残剑吸入掌中。
>>渡云只觉周围气流涌动,慌忙中连将手中天残剑挥舞得密不透风,使得离殇无从下手。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天残剑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离殇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离殇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残剑吸干了似的。
>>渡云随手划动天残剑,一圈圈碧芒围向离殇,震得离殇吐血连连!
>>离殇想招架却感无从招架,想躲避也感到无处可躲,登时被渡云一剑划过,遭受重创,一阵锥心的刺痛,全身真气源源而泻!
>>( 离殇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 渡云对离殇造成71524点气血伤害。)
>>( 渡云对离殇造成12869点精气伤害。)
>>离殇暴喝一声,全身内劲迸发,气贯右臂奋力外扯,企图将渡云的天残剑吸入掌中。
>>渡云只觉周围气流涌动,慌忙中连将手中天残剑挥舞得密不透风,使得离殇无从下手。
>>离殇暴喝一声,全身内劲迸发,气贯右臂奋力外扯,企图将渡云的天残剑吸入掌中。
>>渡云只觉周围气流涌动,慌忙中连将手中天残剑挥舞得密不透风,使得离殇无从下手。
>>离殇暴喝一声,全身内劲迸发,气贯右臂奋力外扯,企图将渡云的天残剑吸入掌中。
>>渡云只觉周围气流涌动,慌忙中连将手中天残剑挥舞得密不透风,使得离殇无从下手。
【论道江湖】是开碧落[isbiluo]:转世的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慢慢出拳,动作虽然缓慢,却让渡云感到浑身粘滞,甚不舒畅。
【论道江湖】明镜止水[sandust]:然后呢?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论道江湖】胡雅[aya]:这个是机器人。。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论道江湖】是开碧落[isbiluo]:还在打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系统提示】首次成为会员可获赠黄金万两。
【论道江湖】明镜止水[sandust]:。。。LF的对手是谁啊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论道江湖】胡雅[aya]:yufei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天黑了下来,乌云在你头顶上翻滚着。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论道江湖】悠悠[yoo]:无敌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慢慢出拳,动作虽然缓慢,却让渡云感到浑身粘滞,甚不舒畅。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论道江湖】是开碧落[isbiluo]:这个应该不是机器人, 刚刚还在说话那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论道江湖】明镜止水[sandust]:yufei?不是刚打完了是LF赢了么?
>>离殇悠然一声长叹,轻抚『上古』天蚕手套,沉思良久,不禁感慨万千。
>>忽然只见『上古』天蚕手套闪过一道光华,飞跃而起,散作千百流离。
【论道江湖】悠悠[yoo]:他们双败...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论道江湖】胡雅[aya]:那怎么老是吸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天残剑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离殇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离殇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残剑吸干了似的。
>>渡云一声长叹,天残剑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离殇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离殇想招架却感无从招架,想躲避也感到无处可躲,登时被渡云一剑划过,遭受重创,一阵锥心的刺痛,全身真气源源而泻!
>>( 离殇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 渡云对离殇造成81400点气血伤害。)
>>( 渡云对离殇造成13942点精气伤害。)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天残剑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离殇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离殇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残剑吸干了似的。
>>渡云随手划动天残剑,一圈圈碧芒围向离殇,震得离殇吐血连连!
>>离殇想招架却感无从招架,想躲避也感到无处可躲,登时被渡云一剑划过,遭受重创,一阵锥心的刺痛,全身真气源源而泻!
>>( 离殇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 渡云对离殇造成67513点气血伤害。)
>>( 渡云对离殇造成12179点精气伤害。)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情急之下,不及考虑,倒地一滚,侥幸避开渡云这一招的攻击,冷汗直淋!
【论道江湖】悠悠[yoo]:看来渡云了
一道电光撕裂了长空,狂风暴雨一下倾泻如注,你一时成了落汤鸡。
【论道江湖】是开碧落[isbiluo]:it vs yunzhi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想招架却感无从招架,想躲避也感到无处可躲,登时被渡云一剑划过,遭受重创,一阵锥心的刺痛,全身真气源源而泻!
>>( 离殇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 渡云对离殇造成80326点气血伤害。)
>>( 渡云对离殇造成13146点精气伤害。)
>>霎时只听渡云纵声长啸,人与天残剑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离殇射去。
>>可是离殇冥神抵挡,将渡云此招的所有变化全然封住。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论道江湖】是开碧落[isbiluo]:it要赢了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论道江湖】胡雅[aya]:9J果然是最牛的PK sk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左右格档,使出四两拨千斤的手法,化解渡云的攻势于无形。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情急之下,不及考虑,倒地一滚,侥幸避开渡云这一招的攻击,冷汗直淋!
>>( 渡云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天残剑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离殇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离殇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残剑吸干了似的。
>>渡云一声长叹,天残剑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离殇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离殇想招架却感无从招架,想躲避也感到无处可躲,登时被渡云一剑划过,遭受重创,一阵锥心的刺痛,全身真气源源而泻!
>>( 离殇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 渡云对离殇造成79765点气血伤害。)
>>( 渡云对离殇造成11515点精气伤害。)
>>离殇不住催动内力,但是只觉得渡云竟似毫不费力。
>>渡云突然举剑一刺,剑招随意无章,却莫明奇妙地突破了离殇的攻势,大出离殇意料。
>>渡云一转剑势,剑招源源而出,对离殇发动攻势!
>>离殇只觉得内力源源而泻,不由得大吃一惊。
>>渡云轻轻一跃,已不见了踪影,离殇心中大骇,却又见渡云擦肩奔过,当真令人匪夷所思。
【论道江湖】胡雅[aya]:上古也打不过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风停雨住,太阳重新露出了笑脸,在西边的天空中发射着金色的光芒。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慢慢出拳,动作虽然缓慢,却让渡云感到浑身粘滞,甚不舒畅。
>>离殇只觉得内力源源而泻,不由得大吃一惊。
>>渡云往旁边歪歪斜斜的迈出一步,却恰好令离殇的攻击失之毫厘。
【论道江湖】明镜止水[sandust]:梵文的技能英文是啥。。。我又忘记了 =。=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情急之下,不及考虑,倒地一滚,侥幸避开渡云这一招的攻击,冷汗直淋!
【论道江湖】是开碧落[isbiluo]:47 vs 36
【论道江湖】是开碧落[isbiluo]:差太多了
>>离殇只觉得内力源源而泻,不由得大吃一惊。
>>渡云提剑回刺,落点正是离殇的破绽,离殇不得不撤招严守,身形一晃间已退出丈许!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情急之下,不及考虑,倒地一滚,侥幸避开渡云这一招的攻击,冷汗直淋!
>>渡云神态写意,温柔抚弄手中的天残剑,只见天残剑表面掠过一丝光影,微微颤动,整把剑竟灵动起来、有若生物。
>>渡云将手中天残剑缓缓刺出,剑招随意无章!
>>这招看似缓慢,其实疾如闪电,看似随意无章,却是和天残剑融为一体,无懈可击,蕴涵着返璞归真的意境。
>>离殇想招架却感无从招架,想躲避也感到无处可躲,登时被渡云一剑划过,遭受重创,一阵锥心的刺痛,全身真气源源而泻!
>>( 离殇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 渡云对离殇造成73144点气血伤害。)
>>( 渡云对离殇造成13397点精气伤害。)
>>霎时只听渡云纵声长啸,人与天残剑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离殇射去。
>>离殇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渡云盯住离殇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天残剑,电光火石间已朝离殇攻出十一招!
>>渡云随意挥洒手中的天残剑,招招从出其不意的方位直指离殇招式中的破绽!
>>离殇连忙抵挡,一时间不禁手忙脚乱,无暇反击。
>>天残剑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离殇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离殇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残剑吸干了似的。
>>渡云随手划动天残剑,一圈圈碧芒围向离殇,震得离殇吐血连连!
>>( 离殇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天残剑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离殇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离殇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残剑吸干了似的。
>>渡云嘿然冷笑,抖动天残剑,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离殇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 离殇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天残剑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离殇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离殇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残剑吸干了似的。
>>渡云举起天残剑,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离殇连吐几口鲜血!
>>( 离殇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渡云大喝一声,双目圆睁,一股凌厉的杀气油然而起!
>>( 离殇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渡云,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渡云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却见渡云气贯双臂,凝神应对,离殇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渡云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渡云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可是渡云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渡云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渡云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离殇觉得眼前一阵模糊...这下完了!
【第一届华山论剑】20:46>第 5 轮 之 第 2 场:itaksun VS yunzhi,论剑结果 渡云(itaksun) 胜!恭喜晋级!

Archiver|武林MUD资料站 ( 鲁ICP备17038480号 本站关键词:mud 武林mud mud游戏 文字mud

GMT+8, 2019-12-15 11:2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