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D-武林MUD资料站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屠人大赛] 1月21日屠人常规赛战报

[复制链接]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19:57: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一年一度的屠人常规赛马上就要举行了,不知道今年的冠军是谁?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离殇(yunzhi)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上官无情(erits)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上天霏(rits)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段子语(ziyu)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上官无仁(wykaegis)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段四(wjppi)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段侠行(ips)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渡唐(baibuqi)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独孤哈哈(jinlizfbi)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漂流想(aptedlian)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段星星(marvin)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今年的屠人常规赛吸引了十一名高手!走...看看热闹去。


一队转世后的变态,呵呵,当然也有打酱油的,不是说我,我前世的大德圣僧,就和唐僧一样
MUD - MUD游戏 - 文字MUD - 武林MUD - 长期、稳定、高速、互助、活跃、更新的武侠MUD站点,一起MUD吧!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20:00:50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12>>离殇对着段子语喝道:「小杂毛!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12>>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子语,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子语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段子语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12>>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身形一闪,竟已晃至段子语跟前,段子语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12>>(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子语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子语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段子语一声惨嚎,被离殇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12>>(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子语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段子语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12>>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嘿然冷笑,抖动天蚕手套,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段子语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12>>结果段子语躲闪不及,离殇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12>>(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霎时只听离殇纵声长啸,人与天蚕手套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段子语射去。
>屠人场12>>段子语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屠人场12>>离殇盯住段子语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天蚕手套,电光火石间已朝段子语攻出十一招!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离殇突然身形飞起,双掌居高临下一招「飞龙在天」拍向段子语的左手!
>屠人场12>>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段子语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12>>只听段子语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12>>天蚕手套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段子语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12>>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嘿然冷笑,抖动天蚕手套,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段子语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12>>(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离殇使出「损则有孚」,双掌软绵绵地拍向段子语的颈部!
>屠人场12>>结果重重地击中,段子语「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12>>(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离殇双掌施出一招「鸿渐于陆」,隐隐带着风声拍向段子语的右脸!
>屠人场12>>结果重重地击中,段子语「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12>>(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离殇左掌护胸,右掌使一招「神龙摆尾」上下晃动着击向段子语的小腹!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段子语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12>>只听段子语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12>>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天蚕手套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段子语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12>>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随手划动天蚕手套,一圈圈碧芒围向段子语,震得段子语吐血连连!
>屠人场12>>离殇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段子语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12>>(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离殇左掌护胸,右掌使一招「神龙摆尾」上下晃动着击向段子语的头部!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段子语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12>>段子语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12>>(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离殇左掌聚成拳状,右掌一招「潜龙勿用」缓缓推向段子语的左肩!
>屠人场12>>结果重重地击中,段子语「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12>>离殇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屠人场12>>段子语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12>>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段子语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12>>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举起天蚕手套,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段子语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12>>(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离殇突然身形飞起,双掌居高临下一招「飞龙在天」拍向段子语的左脸!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段子语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12>>离殇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屠人场12>>段子语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12>>一道光圈由天蚕手套射出,森然盘旋在段子语四周,悄然无息。
>屠人场12>>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手中的天蚕手套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段子语目瞪口呆!
>屠人场12>>离殇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段子语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12>>(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离殇双掌立起,使出「时乘六龙」向段子语连砍六下!
>屠人场12>>结果重重地击中,段子语「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12>>(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离殇脚下一转,突然欺到段子语身前,一招「龙战于野」拍向段子语的左手!
>屠人场12>>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段子语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12>>段子语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12>>一道光圈由天蚕手套射出,森然盘旋在段子语四周,悄然无息。
>屠人场12>>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手中的天蚕手套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段子语目瞪口呆!
>屠人场12>>(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离殇左掌护胸,右掌使一招「神龙摆尾」上下晃动着击向段子语的右脚!
>屠人场12>>结果重重地击中,段子语「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12>>段子语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12>>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段子语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12>>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举起天蚕手套,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段子语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12>>(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离殇使出「羝羊触蕃」,双掌由下往上击向段子语的左腿!
>屠人场12>>结果重重地击中,段子语「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12>>段子语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12>>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段子语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12>>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随手划动天蚕手套,一圈圈碧芒围向段子语,震得段子语吐血连连!
>屠人场12>>(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ziyu 在千钧一发的时候,躲过致命一击,充分体现了一个转世后玩家的沉着冷静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20:0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 2>>漂流想对着上官无情喝道:「小贱人!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屠人场 2>>
>屠人场 2>>突然间漂流想口中发出“嘶嘶”的声音,双手半曲,三指上竖成蛇状,
>屠人场 2>>陪合着潇遥步法,突然欺近上官无情的身边,令上官无情大吃一惊。
>屠人场 2>>
>屠人场 2>>但见漂流想的身形有如蛇蝎缠身一般,环在上官无情的身边,令上官无情不知所措,
>屠人场 2>>只觉的仿拂有无形的绳索慢慢的束缚了上官无情。
>屠人场 2>>
>屠人场 2>>
>屠人场 2>>忽然间漂流想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上官无情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上官无情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2>>
>屠人场 2>>忽然间无名掌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上官无情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 2>>漂流想随手划动无名掌,一圈圈碧芒围向上官无情,震得上官无情吐血连连!
>屠人场 2>>上官无情一楞,只见漂流想身形一闪,已晃至自己跟前,躲闪不及,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 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上官无情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 2>>( 上官无情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 2>>
>屠人场 2>>漂流想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上官无情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上官无情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2>>
>屠人场 2>>上官无情双手回圈,漂流想只觉得前面好象有一堵墙,再也攻不进去。
>屠人场 2>>
>屠人场 2>>
>屠人场 2>>紧跟着漂流想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上官无情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2>>
>屠人场 2>>无名掌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上官无情不寒而栗。
>屠人场 2>>漂流想手中的无名掌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上官无情目瞪口呆!
>屠人场 2>>结果上官无情躲闪不及,漂流想的掌劲顿时穿胸而过,“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屠人场 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上官无情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 2>>( 上官无情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 2>>上官无情将九阳神功运劲于臂,一掌凌空劈斩而出,划出一道炽热的黄芒!
>屠人场 2>>漂流想飞身跃起,在半空中一个翻滚,身形一晃,有惊无险地避开了上官无情这一招。
>屠人场 2>>紧跟着上官无情急催九阳神功内劲,猛的一拳在呼啸声中陡然挥击而出!
>屠人场 2>>漂流想飞身跃起,在半空中一个翻滚,身形一晃,有惊无险地避开了上官无情这一招。

这2个打的还不错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20:0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 9>>独孤哈哈对着唐无篆喝道:「小杂毛!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屠人场 9>>独孤哈哈反手横剑刺向唐无篆,这似有招似无招的一剑竟然威力奇大,令人匪夷所思。
>屠人场 9>>小贱人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唐无篆不寒而栗。
>屠人场 9>>唐无篆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小贱人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9>>独孤哈哈一声长叹,小贱人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唐无篆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9>>唐无篆全然无法领会独孤哈哈剑招中的奥妙,一个疏神,登遭重创!
>屠人场 9>>( 唐无篆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实力,这就是实力,还差一口气都能闪掉,就是一个高手的风范,你们懂吗?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20:03:58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 2>>上官无情飞身一跃而起,身法陡然加快,朝着漂流想右腿快速攻出数十拳!
>屠人场 2>>漂流想身形飘忽,灵巧无比,上官无情顿觉眼前幻象万千,这招竟然落空。
>屠人场 2>>
>屠人场 2>>紧跟着上官无情沉身运气,一拳击向漂流想,刹那间,上官无情全身竟浮现出一道金光!
>屠人场 2>>结果被漂流想挡开了。
>屠人场 2>>漂流想使出「损则有孚」,双掌软绵绵地拍向上官无情的小腹!
>屠人场 2>>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上官无情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 2>>上官无情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2>>忽然间无名掌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上官无情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 2>>漂流想嘿然冷笑,抖动无名掌,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上官无情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 2>>( 上官无情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 9>>唐无篆见势不好,转身要走,被独孤哈哈一把拦在面前。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屠人场 2>>上官无情跨步上前,身形微微一展,双掌对准漂流想右耳一并攻出!
>屠人场 2>>漂流想身形飘忽,灵巧无比,轻轻向后一纵,早已避开。
>屠人场 2>>漂流想使出「密云不雨」,左掌封住上官无情的退路,右掌斜斜地劈向左臂!
>屠人场 2>>结果一击命中,上官无情闷哼了一声显然吃了不小的亏!
>屠人场 2>>只听上官无情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2>>无名掌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上官无情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 2>>漂流想随手划动无名掌,一圈圈碧芒围向上官无情,震得上官无情吐血连连!
>屠人场 2>>( 上官无情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他们已经抛开了一切,忘记了身边的高手凌厉,忘记了自己身处险境,沉迷于武道的对决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20:0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12>>离殇对着段侠行喝道:「小王八蛋!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12>>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侠行,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侠行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天蚕手套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段侠行不寒而栗。
>屠人场12>>段侠行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侠行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12>>离殇身形一闪,竟已晃至段侠行跟前,段侠行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12>>( 段侠行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侠行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侠行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段侠行一声惨嚎,被离殇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12>>( 段侠行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侠行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天蚕手套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段侠行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12>>段侠行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侠行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12>>结果段侠行躲闪不及,离殇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12>>( 段侠行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只听离殇纵声长啸,人与天蚕手套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段侠行射去。
>屠人场12>>段侠行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屠人场12>>离殇盯住段侠行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天蚕手套,电光火石间已朝段侠行攻出十一招!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离殇双掌平平提到胸前,神色沉重的缓缓施出「亢龙有悔」推向段侠行的右臂!
>屠人场12>>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段侠行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12>>( 段侠行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离殇突然身形飞起,双掌居高临下一招「飞龙在天」拍向段侠行的右肩!
>屠人场12>>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段侠行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12>>( 段侠行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离殇使出「羝羊触蕃」,双掌由下往上击向段侠行的颈部!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段侠行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12>>只听段侠行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12>>天蚕手套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段侠行不寒而栗。
>屠人场12>>段侠行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举起天蚕手套,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段侠行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12>>离殇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段侠行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12>>( 段侠行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离殇使出「突如其来」,右掌从不可能的角度向段侠行的右脸推出!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段侠行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12>>离殇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屠人场12>>段侠行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12>>天蚕手套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段侠行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12>>段侠行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手中的天蚕手套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段侠行目瞪口呆!
>屠人场12>>( 段侠行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离殇双掌施出一招「鸿渐于陆」,隐隐带着风声拍向段侠行的腰间!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段侠行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12>>段侠行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12>>离殇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段侠行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12>>( 段侠行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离殇双掌立起,使出「时乘六龙」向段侠行连砍六下!
>屠人场12>>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段侠行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12>>( 段侠行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离殇左掌聚成拳状,右掌一招「潜龙勿用」缓缓推向段侠行的右腿!
>屠人场12>>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段侠行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12>>( 段侠行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离殇使出「鱼跃于渊」,身形飞起,双掌并在一起向段侠行的小腹劈下!
>屠人场12>>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段侠行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12>>( 段侠行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离殇门户大开,一招「履霜冰至」向段侠行的右臂劈去!
>屠人场12>>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段侠行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12>>( 段侠行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离殇使出「损则有孚」,双掌软绵绵地拍向段侠行的右手!
>屠人场12>>结果「砰」地一声,段侠行退了两步!
>屠人场12>>( 段侠行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离殇双掌施出一招「鸿渐于陆」,隐隐带着风声拍向段侠行的右脸!
>屠人场12>>结果重重地击中,段侠行「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12>>段侠行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12>>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段侠行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12>>段侠行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手中的天蚕手套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段侠行目瞪口呆!
>屠人场12>>( 段侠行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段侠行(ips)惨遭离殇(yunzhi)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昨天是英雄,今天打肿脸,这就是武林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20:07:51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 2>>上官无情沉身运气,一拳击向漂流想,刹那间,上官无情全身竟浮现出一道金光!
>屠人场 2>>只见漂流想身行随意转,如同水蛇一般,倏地往一旁挪开了三尺,避过了这一招。
>屠人场 2>>漂流想双掌施出一招「鸿渐于陆」,隐隐带着风声拍向上官无情的左耳!
>屠人场 2>>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上官无情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 2>>上官无情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2>>一道光圈由无名掌射出,森然盘旋在上官无情四周,悄然无息。
>屠人场 2>>( 上官无情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 2>>上官无情跨前一步,双手回圈,颇得太极之意。掌心顿时闪出一个气团,向漂流想电射而去。
>屠人场 2>>然而漂流想全力抵挡,终于将上官无情发出的气团拨开。

让他们再打一会儿吧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20: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 1>>段星星对着上天霏喝道:「小贱人!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屠人场 1>>段星星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 1>>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 1>>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上天霏!!!
>屠人场 1>>可是上天霏看破了段星星的招式,身子微微一闪已经避开了段星星的『六脉归宗』!
>屠人场 1>>
>屠人场 1>>段星星左右手分使两招,毫不停滞,宛如两人同时攻出。
>屠人场 1>>
>屠人场 1>>段星星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 1>>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 1>>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上天霏!!!
>屠人场 1>>可是上天霏看破了段星星的招式,身子微微一闪已经避开了段星星的『六脉归宗』!

星星走高伤精路线?果然够阴险啊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20: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论道江湖】段子语叹道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怎么不是洗洗更健康?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20: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靓仔 于 2011-1-21 20:20 编辑

>屠人场 2>>漂流想使出「或跃在渊」,向上官无情的右脸连拍数掌!
>屠人场 2>>结果重重地击中,上官无情「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2>>漂流想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屠人场 2>>上官无情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2>>忽然间无名掌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上官无情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 2>>漂流想手中的无名掌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上官无情目瞪口呆!
>屠人场 2>>( 上官无情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 1>>上天霏揉身欺近,轻描淡写间随意刺出一剑,简单之极,无招无式!
>屠人场 1>>可是段星星侧身微微一让,上天霏这一招扑了个空。
>屠人场 1>>紧跟着但见上天霏手中长剑破空长吟,平平一剑刺向段星星,毫无招式可言!
>屠人场 1>>结果被段星星挡开了。
>屠人场 2>>
>屠人场 2>>忽然间漂流想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上官无情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上官无情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2>>
>屠人场 2>>无名掌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上官无情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 2>>漂流想一声长叹,无名掌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上官无情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2>>上官无情一楞,只见漂流想身形一闪,已晃至自己跟前,躲闪不及,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 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上官无情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 2>>( 上官无情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2>>
>屠人场 2>>漂流想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上官无情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上官无情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2>>
>屠人场 2>>一道光圈由无名掌射出,森然盘旋在上官无情四周,悄然无息。
>屠人场 2>>漂流想一声长叹,无名掌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上官无情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2>>只听上官无情一声惨嚎,被漂流想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上官无情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 2>>( 上官无情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 2>>
>屠人场 2>>紧跟着漂流想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上官无情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2>>
>屠人场 2>>上官无情手臂回转,在漂流想手肘下轻轻一推,漂流想招数落空。
>屠人场 2>>
>屠人场 2>>上官无情沉身运气,一拳击向漂流想,刹那间,上官无情全身竟浮现出一道金光!
>屠人场 2>>漂流想身形飘忽,灵巧无比,轻轻向后一纵,早已避开。
>屠人场 2>>紧跟着上官无情将九阳神功运劲于臂,一掌凌空劈斩而出,划出一道炽热的黄芒!
>屠人场 2>>可是漂流想着地一个猛翻,侧身一让,上官无情这一招扑了个空。
>屠人场 2>>忽然间漂流想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上官无情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上官无情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2>>
>屠人场 2>>忽然间无名掌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上官无情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 2>>漂流想一声长叹,无名掌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上官无情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2>>上官无情一楞,只见漂流想身形一闪,已晃至自己跟前,躲闪不及,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 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上官无情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 2>>( 上官无情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 2>>
>屠人场 2>>漂流想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上官无情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上官无情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2>>
>屠人场 2>>无名掌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上官无情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 2>>漂流想随手划动无名掌,一圈圈碧芒围向上官无情,震得上官无情吐血连连!
>屠人场 2>>只听上官无情一声惨嚎,被漂流想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上官无情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 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2>>
>屠人场 2>>紧跟着漂流想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上官无情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2>>
>屠人场 2>>一道光圈由无名掌射出,森然盘旋在上官无情四周,悄然无息。
>屠人场 2>>漂流想一声长叹,无名掌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上官无情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2>>结果上官无情躲闪不及,漂流想的掌劲顿时穿胸而过,“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屠人场 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上官无情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 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上官无情(erits)惨遭漂流想(aptedlian)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这是一场无人问津的战斗,但是平凡的才是真实的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20: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靓仔 于 2011-1-21 20:21 编辑

>屠人场 1>>上天霏揉身欺近,轻描淡写间随意刺出一剑,简单之极,无招无式!
>屠人场 1>>结果在段星星小腹刺出一个创口。
>屠人场 1>>( 段星星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 1>>紧跟着上天霏身法飘逸,神态怡然,剑意藏于胸中,手中长剑随意挥洒而出,独孤九剑已到了收发自如的境界!
>屠人场 1>>段星星往前一迈,忽然后退,恰恰避开上天霏这一招,有惊无险。
>屠人场 1>>段星星反过手来,双手拇指同时捺出,嗤嗤两声急响,“少商剑”有如石破天惊、风雨大至之势,指
>屠人场 1>>向上天霏的左腿!
>屠人场 1>>上天霏左脚一点右脚背,身形往上一拔,一招「一鹤冲天」,轻轻巧巧地避开了这一招。
>屠人场 1>>只见段星星一声轻笑,十指纷弹,剑气如奔,连绵无尽的缕缕剑气豁然贯向上天霏!
>屠人场 1>>结果上天霏被这纵横交错的剑气逼得手忙脚乱,应接不暇!
>屠人场 1>>
>屠人场 1>>段星星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 1>>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 1>>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上天霏!!!
>屠人场 1>>结果上天霏被段星星的剑气击中,口中[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身子如稻草人一般向后飞出丈许!!
>屠人场 1>>( 上天霏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 1>>上天霏随手一剑指向段星星,落点正是段星星破绽所在,神剑之威,当真人所难测。
>屠人场 1>>可段星星淡然处之,并没将上天霏此招放在心上,随手架开,不漏半点破绽。
>屠人场 1>>段星星食指连动,手腕园转,“商阳剑”一剑又一剑的刺出,轻灵迅速,奇巧活泼,剑气纵横,无人
>屠人场 1>>能够看清剑气的来路!
>屠人场 1>>结果只听见上天霏一声惨嚎,手指已在上天霏的小腹对穿而出,鲜血溅得满地!
>屠人场 1>>随着段星星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上天霏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 1>>你听到「嗤啦」一声轻响,脸上竟溅到一些血滴!
>屠人场 1>>忽然间安全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上天霏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 1>>段星星手中的安全套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上天霏目瞪口呆!
>屠人场 1>>( 上天霏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 1>>紧跟着段星星左手小指一伸,一条气流从少冲穴中激射而出,“少泽剑”出手入风,指向上天霏的右脚!
>屠人场 1>>结果「当」地一声被上天霏挡开了。
>屠人场 1>>段星星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 1>>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 1>>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上天霏!!!
>屠人场 1>>结果上天霏被段星星的剑气击中,口中[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身子如稻草人一般向后飞出丈许!!
>屠人场 1>>( 上天霏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1>>段星星双手齐出,分使不同招式,令人眼花缭乱。
>屠人场 1>>
>屠人场 1>>段星星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 1>>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 1>>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上天霏!!!
>屠人场 1>>结果上天霏被段星星的剑气击中,口中[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身子如稻草人一般向后飞出丈许!!
>屠人场 1>>( 上天霏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上天霏(rits)惨遭段星星(marvin)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互博果然是毒瘤,狠毒很毒啊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20: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靓仔 于 2011-1-21 20:25 编辑

>屠人场 5>>离殇对着段子语喝道:「小杂毛!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屠人场 5>>离殇使出「损则有孚」,双掌软绵绵地拍向段子语的腰间!
>屠人场 5>>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段子语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5>>只听段子语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5>>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段子语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 5>>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5>>离殇举起天蚕手套,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段子语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 5>>( 段子语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 5>>段子语缓缓地移动脚步,想要找出离殇的破绽。
>屠人场 5>>
>屠人场 5>>
>屠人场 5>>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 5>>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 5>>
>屠人场 5>>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子语,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子语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5>>
>屠人场 5>>天蚕手套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段子语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 5>>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5>>离殇随手划动天蚕手套,一圈圈碧芒围向段子语,震得段子语吐血连连!
>屠人场 5>>离殇身形一闪,竟已晃至段子语跟前,段子语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 5>>(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 5>>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子语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子语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5>>
>屠人场 5>>段子语一声惨嚎,被离殇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5>>(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5>>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子语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5>>
>屠人场 5>>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段子语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 5>>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5>>离殇嘿然冷笑,抖动天蚕手套,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段子语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 5>>结果段子语躲闪不及,离殇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5>>(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 5>>霎时只听离殇纵声长啸,人与天蚕手套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段子语射去。
>屠人场 5>>段子语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屠人场 5>>离殇盯住段子语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天蚕手套,电光火石间已朝段子语攻出十二招!
>屠人场 5>>
>屠人场 5>>离殇使出「羝羊触蕃」,双掌由下往上击向段子语的左腿!
>屠人场 5>>结果重重地击中,段子语「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5>>离殇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屠人场 5>>段子语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5>>(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 5>>离殇右掌一招「见龙在田」,迅捷无比地劈向段子语的两肋!
>屠人场 5>>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段子语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5>>离殇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屠人场 5>>段子语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5>>天蚕手套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段子语不寒而栗。
>屠人场 5>>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5>>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子语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5>>(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 5>>离殇使出「密云不雨」,左掌封住段子语的退路,右掌斜斜地劈向右臂!
>屠人场 5>>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段子语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 5>>段子语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5>>一道光圈由天蚕手套射出,森然盘旋在段子语四周,悄然无息。
>屠人场 5>>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5>>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子语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5>>(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 5>>离殇使出「羝羊触蕃」,双掌由下往上击向段子语的右耳!
>屠人场 5>>段子语往前一迈,忽然后退,恰恰避开离殇这一招,有惊无险。
>屠人场 5>>段子语见离殇攻击失误,趁机发动攻击!
>屠人场 5>>段子语施出「玉石俱焚」,不顾一切扑向离殇!
>屠人场 5>>离殇身形微晃,有惊无险地避开了段子语这一招。
>屠人场 5>>离殇左掌护胸,右掌使一招「神龙摆尾」上下晃动着击向段子语的胸口!
>屠人场 5>>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段子语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5>>只听段子语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5>>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段子语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 5>>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5>>离殇嘿然冷笑,抖动天蚕手套,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段子语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 5>>(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 5>>离殇左掌聚成拳状,右掌一招「潜龙勿用」缓缓推向段子语的右脸!
>屠人场 5>>结果重重地击中,段子语「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5>>(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 5>>离殇右掌一招「见龙在田」,迅捷无比地劈向段子语的右耳!
>屠人场 5>>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段子语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5>>段子语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5>>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段子语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 5>>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5>>离殇随手划动天蚕手套,一圈圈碧芒围向段子语,震得段子语吐血连连!
>屠人场 5>>(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 5>>离殇使出「鱼跃于渊」,身形飞起,双掌并在一起向段子语的右肩劈下!
>屠人场 5>>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段子语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 5>>(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 5>>离殇门户大开,一招「履霜冰至」向段子语的右肩劈去!
>屠人场 5>>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段子语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 5>>(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 5>>离殇左掌护胸,右掌使一招「神龙摆尾」上下晃动着击向段子语的两肋!
>屠人场 5>>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段子语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5>>段子语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5>>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段子语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 5>>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5>>(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 5>>离殇脚下一转,突然欺到段子语身前,一招「龙战于野」拍向段子语的胸口!
>屠人场 5>>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段子语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5>>段子语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5>>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天蚕手套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段子语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 5>>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5>>离殇随手划动天蚕手套,一圈圈碧芒围向段子语,震得段子语吐血连连!
>屠人场 5>>(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 5>>离殇使出「或跃在渊」,向段子语的左脚连拍数掌!
>屠人场 5>>结果重重地击中,段子语「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5>>只听段子语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5>>(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 5>>段子语见势不好,转身要走,被离殇一把拦在面前。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屠人场 5>>段子语见势不好,转身要走,被离殇一把拦在面前。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ziyu 要小心,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怕脚踩空,就怕手爪空,抓银弹呀,偷桃

>屠人场 5>>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 5>>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 5>>
>屠人场 5>>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子语,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子语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5>>
>屠人场 5>>离殇身形一闪,竟已晃至段子语跟前,段子语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 5>>( 段子语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 5>>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子语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子语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5>>
>屠人场 5>>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天蚕手套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段子语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 5>>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5>>离殇随手划动天蚕手套,一圈圈碧芒围向段子语,震得段子语吐血连连!
>屠人场 5>>段子语一声惨嚎,被离殇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5>>(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5>>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子语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5>>
>屠人场 5>>一道光圈由天蚕手套射出,森然盘旋在段子语四周,悄然无息。
>屠人场 5>>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5>>离殇随手划动天蚕手套,一圈圈碧芒围向段子语,震得段子语吐血连连!
>屠人场 5>>结果段子语躲闪不及,离殇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5>>(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5>>霎时只听离殇纵声长啸,人与天蚕手套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段子语射去。
>屠人场 5>>段子语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屠人场 5>>离殇盯住段子语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天蚕手套,电光火石间已朝段子语攻出十二招!
>屠人场 5>>
>屠人场 5>>离殇双掌施出一招「鸿渐于陆」,隐隐带着风声拍向段子语的左肩!
>屠人场 5>>结果重重地击中,段子语「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5>>只听段子语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5>>一道光圈由天蚕手套射出,森然盘旋在段子语四周,悄然无息。
>屠人场 5>>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5>>离殇举起天蚕手套,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段子语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 5>>(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5>>离殇右掌一招「见龙在田」,迅捷无比地劈向段子语的左手!
>屠人场 5>>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段子语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 5>>离殇不住催动内力,但是只觉得段子语竟似毫不费力。
>屠人场 5>>只听段子语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5>>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段子语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 5>>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5>>离殇嘿然冷笑,抖动天蚕手套,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段子语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 5>>(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5>>离殇双掌施出一招「鸿渐于陆」,隐隐带着风声拍向段子语的两肋!
>屠人场 5>>结果重重地击中,段子语「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5>>离殇只觉得发出的内力犹如石沉大海,不知所踪。
>屠人场 5>>(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5>>离殇使出「损则有孚」,双掌软绵绵地拍向段子语的右脸!
>屠人场 5>>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段子语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5>>离殇不住催动内力,但是只觉得段子语竟似毫不费力。
>屠人场 5>>只听段子语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5>>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段子语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 5>>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5>>离殇举起天蚕手套,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段子语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 5>>(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5>>离殇左掌聚成拳状,右掌一招「潜龙勿用」缓缓推向段子语的左耳!
>屠人场 5>>结果重重地击中,段子语「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5>>(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5>>离殇双掌立起,使出「时乘六龙」向段子语连砍六下!
>屠人场 5>>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段子语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5>>只听段子语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5>>一道光圈由天蚕手套射出,森然盘旋在段子语四周,悄然无息。
>屠人场 5>>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5>>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子语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5>>(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5>>离殇左掌聚成拳状,右掌一招「潜龙勿用」缓缓推向段子语的右手!
>屠人场 5>>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段子语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 5>>段子语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5>>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段子语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 5>>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5>>离殇手中的天蚕手套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段子语目瞪口呆!
>屠人场 5>>(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5>>离殇身形滑动,双掌使一招「双龙取水」一前一后按向段子语的胸口!
>屠人场 5>>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段子语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5>>离殇不住催动内力,但是只觉得段子语竟似毫不费力。
>屠人场 5>>段子语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5>>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段子语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 5>>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5>>(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5>>离殇双掌施出一招「鸿渐于陆」,隐隐带着风声拍向段子语的右肩!
>屠人场 5>>段子语跨出几步,落点怪异莫测,让离殇这一招没有发挥任何作用。
>屠人场 5>>段子语见离殇攻击失误,趁机发动攻击!
>屠人场 5>>段子语施出「虚妄笑红」,右手横扫离殇的右脚,左手攻向离殇的胸口!
>屠人场 5>>离殇身形微晃,有惊无险地避开了段子语这一招。
>屠人场 5>>离殇双掌平平提到胸前,神色沉重的缓缓施出「亢龙有悔」推向段子语的左脚!
>屠人场 5>>结果重重地击中,段子语「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5>>段子语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5>>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段子语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 5>>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5>>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子语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5>>(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5>>离殇突然身形飞起,双掌居高临下一招「飞龙在天」拍向段子语的右手!
>屠人场 5>>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段子语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 5>>段子语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5>>天蚕手套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段子语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 5>>段子语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5>>离殇手中的天蚕手套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段子语目瞪口呆!
>屠人场 5>>(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5>>离殇左掌护胸,右掌使一招「神龙摆尾」上下晃动着击向段子语的右耳!
>屠人场 5>>结果被段子语挡开了。
>屠人场 5>>段子语见离殇攻击失误,趁机发动攻击!
>屠人场 5>>段子语施出「虚妄笑红」,右手横扫离殇的腰间,左手攻向离殇的胸口!
>屠人场 5>>只见离殇一招「白鹤冲天」,身体向上笔直地纵起丈余,躲过了段子语这一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段子语(ziyu)惨遭离殇(yunzhi)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银弹真是太无耻了,无耻啊,无耻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20:28:19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 4>>独孤哈哈对着漂流想喝道:「直娘贼!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屠人场 4>>漂流想暴喝一声,全身内劲迸发,气贯右臂奋力外扯,企图将独孤哈哈的小贱人吸入掌中。
>屠人场 4>>独孤哈哈只觉周围气流涌动,慌忙中连将手中小贱人挥舞得密不透风,使得漂流想无从下手。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揉身欺近,轻描淡写间随意刺出一剑,简单之极,无招无式!
>屠人场 4>>漂流想猛然飞身跃起,在半空中一个翻滚,竟避开了独孤哈哈这招。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紧跟着但见独孤哈哈手中小贱人破空长吟,平平一剑刺向漂流想,毫无招式可言!
>屠人场 4>>漂流想身形飘忽,灵巧无比,独孤哈哈顿觉眼前幻象万千,这招竟然落空。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独孤哈哈随手一剑指向漂流想,落点正是漂流想破绽所在,神剑之威,当真人所难测。
>屠人场 4>>可漂流想淡然处之,并没将独孤哈哈此招放在心上,随手架开,不漏半点破绽。
>屠人场 4>>
>屠人场 4>>漂流想暴喝一声,全身内劲迸发,气贯右臂奋力外扯,企图将独孤哈哈的小贱人吸入掌中。
>屠人场 4>>独孤哈哈只觉周围气流涌动,手中小贱人竟然拿捏不住,向漂流想掌心脱手飞去。
>屠人场 4>>
>屠人场 4>>忽然间漂流想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独孤哈哈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独孤哈哈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4>>
>屠人场 4>>无名掌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独孤哈哈不寒而栗。
>屠人场 4>>漂流想一声长叹,无名掌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独孤哈哈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4>>独孤哈哈一楞,只见漂流想身形一闪,已晃至自己跟前,躲闪不及,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独孤哈哈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 4>>
>屠人场 4>>漂流想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独孤哈哈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独孤哈哈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4>>
>屠人场 4>>忽然间无名掌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独孤哈哈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 4>>漂流想随手划动无名掌,一圈圈碧芒围向独孤哈哈,震得独孤哈哈吐血连连!
>屠人场 4>>只听独孤哈哈一声惨嚎,被漂流想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独孤哈哈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紧跟着漂流想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独孤哈哈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4>>
>屠人场 4>>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无名掌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独孤哈哈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 4>>漂流想嘿然冷笑,抖动无名掌,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独孤哈哈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 4>>结果独孤哈哈躲闪不及,漂流想的掌劲顿时穿胸而过,“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独孤哈哈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提起拳头往漂流想的右手捶去!
>屠人场 4>>漂流想身形飘忽,灵巧无比,独孤哈哈顿觉眼前幻象万千,这招竟然落空。
>屠人场 4>>突然间漂流想口中发出“嘶嘶”的声音,双手半曲,三指上竖成蛇状,
>屠人场 4>>陪合着潇遥步法,突然欺近独孤哈哈的身边,令独孤哈哈大吃一惊。
>屠人场 4>>
>屠人场 4>>但见漂流想的身形有如蛇蝎缠身一般,环在独孤哈哈的身边,令独孤哈哈不知所措,
>屠人场 4>>只觉的仿拂有无形的绳索慢慢的束缚了独孤哈哈。
>屠人场 4>>
>屠人场 4>>
>屠人场 4>>忽然间漂流想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独孤哈哈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独孤哈哈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4>>
>屠人场 4>>一道光圈由无名掌射出,森然盘旋在独孤哈哈四周,悄然无息。
>屠人场 4>>漂流想随手划动无名掌,一圈圈碧芒围向独孤哈哈,震得独孤哈哈吐血连连!
>屠人场 4>>独孤哈哈一楞,只见漂流想身形一闪,已晃至自己跟前,躲闪不及,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独孤哈哈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 4>>
>屠人场 4>>漂流想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独孤哈哈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独孤哈哈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4>>
>屠人场 4>>无名掌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独孤哈哈不寒而栗。
>屠人场 4>>漂流想嘿然冷笑,抖动无名掌,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独孤哈哈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 4>>只听独孤哈哈一声惨嚎,被漂流想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独孤哈哈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紧跟着漂流想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独孤哈哈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4>>
>屠人场 4>>无名掌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独孤哈哈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 4>>漂流想举起无名掌,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独孤哈哈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 4>>结果独孤哈哈躲闪不及,漂流想的掌劲顿时穿胸而过,“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独孤哈哈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提起拳头往漂流想的颈部捶去!
>屠人场 4>>只见漂流想清啸一声,身体向上笔直地纵起丈余,躲过了独孤哈哈这一招。
>屠人场 4>>
>屠人场 4>>忽然间漂流想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独孤哈哈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独孤哈哈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4>>
>屠人场 4>>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无名掌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独孤哈哈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 4>>漂流想嘿然冷笑,抖动无名掌,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独孤哈哈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 4>>独孤哈哈一楞,只见漂流想身形一闪,已晃至自己跟前,躲闪不及,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独孤哈哈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 4>>
>屠人场 4>>漂流想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独孤哈哈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独孤哈哈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4>>
>屠人场 4>>无名掌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独孤哈哈不寒而栗。
>屠人场 4>>漂流想举起无名掌,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独孤哈哈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 4>>只听独孤哈哈一声惨嚎,被漂流想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独孤哈哈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紧跟着漂流想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独孤哈哈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4>>
>屠人场 4>>忽然间无名掌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独孤哈哈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 4>>漂流想举起无名掌,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独孤哈哈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 4>>结果独孤哈哈躲闪不及,漂流想的掌劲顿时穿胸而过,“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独孤哈哈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 4>>独孤哈哈对准漂流想的两肋用力挥出一拳!
>屠人场 4>>可是漂流想着地一个猛翻,侧身一让,独孤哈哈这一招扑了个空。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挥拳攻击漂流想的右耳!
>屠人场 4>>独孤哈哈一招攻出,漂流想身形猛转,犹如灵蛇一般,轻松地避开了独孤哈哈这招,令独孤哈哈难以琢磨。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离殇对着漂流想喝道:「直娘贼!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 4>>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 4>>
>屠人场 4>>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漂流想,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漂流想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离殇一招击中漂流想上身,可却犹如击在铜墙铁壁上一般,力道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漂流想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漂流想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4>>
>屠人场 4>>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天蚕手套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漂流想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 4>>漂流想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随手划动天蚕手套,一圈圈碧芒围向漂流想,震得漂流想吐血连连!
>屠人场 4>>漂流想一声惨嚎,被离殇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4>>( 漂流想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 4>>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漂流想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离殇一招击中漂流想上身,可却犹如击在铜墙铁壁上一般,力道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屠人场 4>>
>屠人场 4>>
>屠人场 4>>忽然间漂流想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离殇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离殇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离殇气贯双臂,凝神应对,游刃有余,漂流想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屠人场 4>>
>屠人场 4>>
>屠人场 4>>漂流想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离殇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离殇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离殇气贯双臂,凝神应对,游刃有余,漂流想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屠人场 4>>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紧跟着漂流想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离殇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离殇见这招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漂流想掌力之外。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挥拳攻击漂流想的右臂!
>屠人场 4>>但是被漂流想格开了。
>屠人场 4>>独孤哈哈突然大喝一声,伸出右手凌空一抓,忽然乌云密布,雷声隐隐。
>屠人场 4>>
>屠人场 4>>只见小贱人呤呤作响,大放异彩,挟云带雾,突现在独孤哈哈的掌中!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提起拳头往漂流想的右脸捶去!
>屠人场 4>>只见漂流想身行随意转,如同水蛇一般,倏地往一旁挪开了三尺,避过了这一招。
>屠人场 4>>独孤哈哈一声清啸,抖出一柄小贱人。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 4>>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 4>>
>屠人场 4>>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漂流想,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漂流想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4>>
>屠人场 4>>天蚕手套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漂流想不寒而栗。
>屠人场 4>>漂流想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手中的天蚕手套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漂流想目瞪口呆!
>屠人场 4>>离殇身形一闪,竟已晃至漂流想跟前,漂流想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 4>>( 漂流想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 4>>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漂流想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漂流想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4>>
>屠人场 4>>漂流想默念太玄功口诀,太玄内劲齐聚于全身,离殇只觉这招攻在漂流想身上,犹如碰到铜墙铁壁一般,丝毫不起作用。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漂流想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4>>
>屠人场 4>>天蚕手套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漂流想不寒而栗。
>屠人场 4>>漂流想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嘿然冷笑,抖动天蚕手套,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漂流想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 4>>结果漂流想躲闪不及,离殇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4>>( 漂流想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4>>独孤哈哈剑招大开大阖,看似杂乱无章,但招招皆击漂流想攻势中破绽,有如神助。
>屠人场 4>>漂流想默念太玄功口诀,太玄内劲齐聚于全身,独孤哈哈只觉这招攻在漂流想身上,犹如碰到铜墙铁壁一般,丝毫不起作用。
>屠人场 4>>漂流想全然无法领会独孤哈哈剑招中的奥妙,一个疏神,登遭重创!
>屠人场 4>>( 漂流想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4>>霎时只听独孤哈哈纵声长啸,人与小贱人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漂流想射去。
>屠人场 4>>可是漂流想冥神抵挡,将独孤哈哈此招的所有变化全然封住。
>屠人场 4>>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漂流想(aptedlian)惨遭独孤哈哈(jinlizfbi)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银弹的加入,让漂流,漂了出去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20:3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 6>>段四左手小指一伸,一条气流从少冲穴中激射而出,“少泽剑”出手入风,指向上官无仁的右肩!
>屠人场 6>>结果「噗嗤」地一声,手指已在上官无仁右肩刺出一个血肉□糊的血窟窿!
>屠人场 6>>随着段四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上官无仁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 6>>( 上官无仁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6>>紧跟着段四食指连动,手腕园转,“商阳剑”一剑又一剑的刺出,轻灵迅速,奇巧活泼,剑气纵横,无人
>屠人场 6>>能够看清剑气的来路!
>屠人场 6>>突然之间,白影急幌,上官无仁向后滑出丈余,立时又回到了原地,躲过了段四这一招。
>屠人场 6>>上官无仁注视著段四的行动,企图寻找机会出手。
>屠人场 6>>
>屠人场 6>>段四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 6>>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 6>>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上官无仁!!!
>屠人场 6>>结果上官无仁被段四的剑气击中,口中[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身子如稻草人一般向后飞出丈许!!
>屠人场 6>>( 上官无仁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6>>段四左手一招,右手一招,两招来路各异,令人难以低档!
>屠人场 6>>
>屠人场 6>>段四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 6>>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 6>>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上官无仁!!!
>屠人场 6>>结果上官无仁被段四的剑气击中,口中[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身子如稻草人一般向后飞出丈许!!
>屠人场 6>>( 上官无仁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上官无仁(wykaegis)惨遭段四(wjppi)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小四果然够阴险啊,互博互博,万恶之源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20:3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 4>>离殇对着独孤哈哈喝道:「小王八蛋!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 4>>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 4>>
>屠人场 4>>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独孤哈哈,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独孤哈哈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离殇身形一闪,竟已晃至独孤哈哈跟前,独孤哈哈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 4>>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独孤哈哈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独孤哈哈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4>>
>屠人场 4>>可是独孤哈哈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离殇的掌力卸于无形。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独孤哈哈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结果独孤哈哈躲闪不及,离殇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离殇暴喝一声,全身内劲迸发,气贯右臂奋力外扯,企图将独孤哈哈的小贱人吸入掌中。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独孤哈哈只觉周围气流涌动,手中小贱人竟然拿捏不住,脱手飞出!
>屠人场 4>>
>屠人场 4>>霎时只听离殇纵声长啸,人与天蚕手套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独孤哈哈射去。
>屠人场 4>>独孤哈哈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屠人场 4>>离殇盯住独孤哈哈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天蚕手套,电光火石间已朝独孤哈哈攻出十三招!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离殇左掌聚成拳状,右掌一招「潜龙勿用」缓缓推向独孤哈哈的胸口!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独孤哈哈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4>>只听独孤哈哈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4>>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独孤哈哈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嘿然冷笑,抖动天蚕手套,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独孤哈哈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4>>离殇双掌立起,使出「时乘六龙」向独孤哈哈连砍六下!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独孤哈哈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4>>离殇只觉得内力源源而泻,不由得大吃一惊。
>屠人场 4>>独孤哈哈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4>>离殇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独孤哈哈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4>>离殇左掌护胸,右掌使一招「神龙摆尾」上下晃动着击向独孤哈哈的右耳!
>屠人场 4>>结果重重地击中,独孤哈哈「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4>>离殇使出「或跃在渊」,向独孤哈哈的右脚连拍数掌!
>屠人场 4>>结果重重地击中,独孤哈哈「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4>>离殇不住催动内力,但是只觉得独孤哈哈竟似毫不费力。
>屠人场 4>>离殇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屠人场 4>>独孤哈哈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4>>一道光圈由天蚕手套射出,森然盘旋在独孤哈哈四周,悄然无息。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举起天蚕手套,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独孤哈哈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4>>离殇双掌施出一招「鸿渐于陆」,隐隐带着风声拍向独孤哈哈的左脸!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独孤哈哈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4>>离殇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屠人场 4>>独孤哈哈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4>>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天蚕手套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独孤哈哈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手中的天蚕手套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独孤哈哈目瞪口呆!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4>>离殇使出「羝羊触蕃」,双掌由下往上击向独孤哈哈的左脚!
>屠人场 4>>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独孤哈哈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 4>>离殇不住催动内力,但是只觉得独孤哈哈竟似毫不费力。
>屠人场 4>>只听独孤哈哈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4>>离殇双掌平平提到胸前,神色沉重的缓缓施出「亢龙有悔」推向独孤哈哈的右臂!
>屠人场 4>>结果重重地击中,独孤哈哈「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4>>只听独孤哈哈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4>>一道光圈由天蚕手套射出,森然盘旋在独孤哈哈四周,悄然无息。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举起天蚕手套,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独孤哈哈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4>>离殇突然身形飞起,双掌居高临下一招「飞龙在天」拍向独孤哈哈的左脸!
>屠人场 4>>结果重重地击中,独孤哈哈「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4>>只听独孤哈哈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4>>天蚕手套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独孤哈哈不寒而栗。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嘿然冷笑,抖动天蚕手套,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独孤哈哈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4>>离殇脚下一转,突然欺到独孤哈哈身前,一招「龙战于野」拍向独孤哈哈的左手!
>屠人场 4>>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独孤哈哈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 4>>离殇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屠人场 4>>独孤哈哈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4>>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独孤哈哈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举起天蚕手套,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独孤哈哈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4>>离殇左掌聚成拳状,右掌一招「潜龙勿用」缓缓推向独孤哈哈的右耳!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独孤哈哈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4>>离殇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屠人场 4>>独孤哈哈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4>>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独孤哈哈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手中的天蚕手套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独孤哈哈目瞪口呆!
>屠人场 4>>离殇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独孤哈哈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4>>离殇双掌立起,使出「时乘六龙」向独孤哈哈连砍六下!
>屠人场 4>>却见独孤哈哈足不点地,往旁窜开数尺,躲了开去。
>屠人场 4>>离殇使出「突如其来」,右掌从不可能的角度向独孤哈哈的颈部推出!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独孤哈哈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4>>离殇不住催动内力,但是只觉得独孤哈哈竟似毫不费力。
>屠人场 4>>只听独孤哈哈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4>>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独孤哈哈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独孤哈哈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4>>离殇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独孤哈哈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4>>离殇使出「密云不雨」,左掌封住独孤哈哈的退路,右掌斜斜地劈向后心!
>屠人场 4>>结果重重地击中,独孤哈哈「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4>>离殇不住催动内力,但是只觉得独孤哈哈竟似毫不费力。
>屠人场 4>>只听独孤哈哈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4>>天蚕手套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独孤哈哈不寒而栗。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独孤哈哈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4>>霎时只听离殇纵声长啸,人与天蚕手套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独孤哈哈射去。
>屠人场 4>>独孤哈哈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屠人场 4>>离殇盯住独孤哈哈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天蚕手套,电光火石间已朝独孤哈哈攻出十二招!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离殇使出「突如其来」,右掌从不可能的角度向独孤哈哈的腰间推出!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独孤哈哈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4>>独孤哈哈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4>>天蚕手套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独孤哈哈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独孤哈哈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4>>离殇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独孤哈哈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4>>离殇左掌护胸,右掌使一招「神龙摆尾」上下晃动着击向独孤哈哈的右耳!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独孤哈哈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4>>独孤哈哈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4>>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独孤哈哈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举起天蚕手套,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独孤哈哈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4>>离殇使出「损则有孚」,双掌软绵绵地拍向独孤哈哈的左脸!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独孤哈哈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4>>离殇不住催动内力,但是只觉得独孤哈哈竟似毫不费力。
>屠人场 4>>只听独孤哈哈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4>>天蚕手套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独孤哈哈不寒而栗。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嘿然冷笑,抖动天蚕手套,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独孤哈哈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4>>离殇双掌平平提到胸前,神色沉重的缓缓施出「亢龙有悔」推向独孤哈哈的右手!
>屠人场 4>>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独孤哈哈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 4>>离殇只觉得内力源源而泻,不由得大吃一惊。
>屠人场 4>>独孤哈哈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4>>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独孤哈哈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独孤哈哈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4>>离殇门户大开,一招「履霜冰至」向独孤哈哈的左腿劈去!
>屠人场 4>>结果重重地击中,独孤哈哈「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4>>独孤哈哈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4>>天蚕手套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独孤哈哈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4>>离殇使出「突如其来」,右掌从不可能的角度向独孤哈哈的左耳推出!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独孤哈哈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4>>离殇不住催动内力,但是只觉得独孤哈哈竟似毫不费力。
>屠人场 4>>独孤哈哈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4>>天蚕手套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独孤哈哈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独孤哈哈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4>>离殇大吼一声,双掌使出「震惊百里」,不顾一切般击向独孤哈哈!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独孤哈哈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4>>只听独孤哈哈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4>>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独孤哈哈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独孤哈哈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4>>离殇左掌聚成拳状,右掌一招「潜龙勿用」缓缓推向独孤哈哈的左手!
>屠人场 4>>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独孤哈哈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 4>>只听独孤哈哈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4>>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独孤哈哈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手中的天蚕手套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独孤哈哈目瞪口呆!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4>>离殇右掌一招「见龙在田」,迅捷无比地劈向独孤哈哈的两肋!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独孤哈哈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4>>离殇只觉得内力源源而泻,不由得大吃一惊。
>屠人场 4>>只听独孤哈哈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4>>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独孤哈哈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嘿然冷笑,抖动天蚕手套,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独孤哈哈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4>>离殇双掌施出一招「鸿渐于陆」,隐隐带着风声拍向独孤哈哈的左腿!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独孤哈哈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4>>只听独孤哈哈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4>>天蚕手套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独孤哈哈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举起天蚕手套,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独孤哈哈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 4>>离殇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独孤哈哈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4>>离殇左掌护胸,右掌使一招「神龙摆尾」上下晃动着击向独孤哈哈的右腿!
>屠人场 4>>结果重重地击中,独孤哈哈「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4>>离殇只觉得发出的内力犹如石沉大海,不知所踪。
>屠人场 4>>离殇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屠人场 4>>独孤哈哈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4>>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独孤哈哈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举起天蚕手套,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独孤哈哈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4>>离殇使出「突如其来」,右掌从不可能的角度向独孤哈哈的左耳推出!
>屠人场 4>>结果重重地击中,独孤哈哈「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4>>独孤哈哈往离殇的头部一抓!
>屠人场 4>>却见离殇足不点地,往旁窜开数尺,躲了开去。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提起拳头往离殇的后心捶去!
>屠人场 4>>离殇身形微晃,有惊无险地避开了独孤哈哈这一招。

转世9剑PK18掌,哈哈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4>>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 4>>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 4>>
>屠人场 4>>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独孤哈哈,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独孤哈哈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4>>
>屠人场 4>>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天蚕手套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独孤哈哈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随手划动天蚕手套,一圈圈碧芒围向独孤哈哈,震得独孤哈哈吐血连连!
>屠人场 4>>离殇身形一闪,竟已晃至独孤哈哈跟前,独孤哈哈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 4>>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独孤哈哈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独孤哈哈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独孤哈哈一声惨嚎,被离殇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 4>>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独孤哈哈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4>>
>屠人场 4>>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独孤哈哈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嘿然冷笑,抖动天蚕手套,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独孤哈哈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 4>>结果独孤哈哈躲闪不及,离殇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 4>>霎时只听离殇纵声长啸,人与天蚕手套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独孤哈哈射去。
>屠人场 4>>独孤哈哈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屠人场 4>>离殇盯住独孤哈哈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天蚕手套,电光火石间已朝独孤哈哈攻出十三招!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离殇大吼一声,双掌使出「震惊百里」,不顾一切般击向独孤哈哈!
>屠人场 4>>结果重重地击中,独孤哈哈「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4>>只听独孤哈哈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4>>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独孤哈哈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随手划动天蚕手套,一圈圈碧芒围向独孤哈哈,震得独孤哈哈吐血连连!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 4>>离殇双掌平平提到胸前,神色沉重的缓缓施出「亢龙有悔」推向独孤哈哈的左手!
>屠人场 4>>结果「砰」地一声,独孤哈哈退了两步!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 4>>离殇突然身形飞起,双掌居高临下一招「飞龙在天」拍向独孤哈哈的小腹!
>屠人场 4>>结果重重地击中,独孤哈哈「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 4>>离殇左掌聚成拳状,右掌一招「潜龙勿用」缓缓推向独孤哈哈的腰间!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独孤哈哈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4>>独孤哈哈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4>>一道光圈由天蚕手套射出,森然盘旋在独孤哈哈四周,悄然无息。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举起天蚕手套,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独孤哈哈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 4>>离殇使出「羝羊触蕃」,双掌由下往上击向独孤哈哈的腰间!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独孤哈哈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4>>离殇只觉得内力源源而泻,不由得大吃一惊。
>屠人场 4>>只听独孤哈哈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 4>>离殇使出「损则有孚」,双掌软绵绵地拍向独孤哈哈的左腿!
>屠人场 4>>结果重重地击中,独孤哈哈「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4>>独孤哈哈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4>>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独孤哈哈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独孤哈哈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 4>>离殇双掌施出一招「鸿渐于陆」,隐隐带着风声拍向独孤哈哈的左肩!
>屠人场 4>>结果重重地击中,独孤哈哈「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4>>只听独孤哈哈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4>>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独孤哈哈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随手划动天蚕手套,一圈圈碧芒围向独孤哈哈,震得独孤哈哈吐血连连!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 4>>离殇左掌护胸,右掌使一招「神龙摆尾」上下晃动着击向独孤哈哈的左脸!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独孤哈哈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4>>独孤哈哈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4>>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天蚕手套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独孤哈哈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随手划动天蚕手套,一圈圈碧芒围向独孤哈哈,震得独孤哈哈吐血连连!
>屠人场 4>>离殇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独孤哈哈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4>>离殇使出「密云不雨」,左掌封住独孤哈哈的退路,右掌斜斜地劈向右耳!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独孤哈哈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4>>独孤哈哈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4>>天蚕手套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独孤哈哈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举起天蚕手套,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独孤哈哈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4>>离殇使出「损则有孚」,双掌软绵绵地拍向独孤哈哈的右脚!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独孤哈哈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4>>独孤哈哈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4>>离殇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独孤哈哈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4>>离殇使出「鱼跃于渊」,身形飞起,双掌并在一起向独孤哈哈的头部劈下!
>屠人场 4>>结果重重地击中,独孤哈哈「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4>>独孤哈哈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4>>一道光圈由天蚕手套射出,森然盘旋在独孤哈哈四周,悄然无息。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独孤哈哈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4>>离殇门户大开,一招「履霜冰至」向独孤哈哈的小腹劈去!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独孤哈哈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4>>只听独孤哈哈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4>>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独孤哈哈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随手划动天蚕手套,一圈圈碧芒围向独孤哈哈,震得独孤哈哈吐血连连!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4>>离殇门户大开,一招「履霜冰至」向独孤哈哈的右耳劈去!
>屠人场 4>>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独孤哈哈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4>>离殇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屠人场 4>>独孤哈哈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4>>一道光圈由天蚕手套射出,森然盘旋在独孤哈哈四周,悄然无息。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手中的天蚕手套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独孤哈哈目瞪口呆!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挥拳攻击离殇的左腿!
>屠人场 4>>却见离殇足不点地,往旁窜开数尺,躲了开去。
>屠人场 4>>独孤哈哈使出浑身解数,算是挣脱了蛇形刁手的诡异怪招。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挥拳攻击离殇的右耳!
>屠人场 4>>离殇身形微晃,有惊无险地避开了独孤哈哈这一招。
>屠人场 4>>独孤哈哈突然大喝一声,伸出右手凌空一抓,忽然乌云密布,雷声隐隐。
>屠人场 4>>
>屠人场 4>>只见地上的小贱人应声而起,飞跃至独孤哈哈的掌中!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独孤哈哈一声清啸,抖出一柄小贱人。
>屠人场 4>>独孤哈哈反手横剑刺向离殇,这似有招似无招的一剑竟然威力奇大,令人匪夷所思。
>屠人场 4>>可离殇淡然处之,并没将独孤哈哈此招放在心上,随手架开,不漏半点破绽。
>屠人场 4>>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 4>>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 4>>
>屠人场 4>>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独孤哈哈,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独孤哈哈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4>>
>屠人场 4>>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天蚕手套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独孤哈哈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手中的天蚕手套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独孤哈哈目瞪口呆!
>屠人场 4>>离殇身形一闪,竟已晃至独孤哈哈跟前,独孤哈哈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4>>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独孤哈哈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独孤哈哈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4>>
>屠人场 4>>天蚕手套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独孤哈哈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独孤哈哈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4>>独孤哈哈一声惨嚎,被离殇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4>>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独孤哈哈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4>>
>屠人场 4>>一道光圈由天蚕手套射出,森然盘旋在独孤哈哈四周,悄然无息。
>屠人场 4>>独孤哈哈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4>>离殇随手划动天蚕手套,一圈圈碧芒围向独孤哈哈,震得独孤哈哈吐血连连!
>屠人场 4>>结果独孤哈哈躲闪不及,离殇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4>>( 独孤哈哈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离殇暴喝一声,全身内劲迸发,气贯右臂奋力外扯,企图将独孤哈哈的小贱人吸入掌中。
>屠人场 4>>
>屠人场 4>>独孤哈哈只觉周围气流涌动,手中小贱人竟然拿捏不住,脱手飞出!
>屠人场 4>>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独孤哈哈(jinlizfbi)惨遭离殇(yunzhi)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谁叫人家叫银弹呢,看来银弹不是一个人可以杀掉的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20:3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 6>>离殇对着段四喝道:「小王八蛋!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 6>>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四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段四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 6>>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嘿然冷笑,抖动天蚕手套,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段四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 6>>离殇身形一闪,竟已晃至段四跟前,段四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 6>>( 段四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 6>>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四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四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四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6>>
>屠人场 6>>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天蚕手套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段四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 6>>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举起天蚕手套,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段四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 6>>结果段四躲闪不及,离殇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6>>( 段四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 6>>段四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 6>>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 6>>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离殇!!!
>屠人场 6>>可是离殇看破了段四的招式,身子微微一闪已经避开了段四的『六脉归宗』!
>屠人场 6>>
>屠人场 6>>段四双手齐出,分使不同招式,令人眼花缭乱。
>屠人场 6>>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 6>>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四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段四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 6>>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四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6>>离殇身形一闪,竟已晃至段四跟前,段四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 6>>( 段四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 6>>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四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四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段四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 6>>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嘿然冷笑,抖动天蚕手套,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段四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 6>>段四一声惨嚎,被离殇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6>>( 段四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 6>>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四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天蚕手套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段四不寒而栗。
>屠人场 6>>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手中的天蚕手套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段四目瞪口呆!
>屠人场 6>>结果段四躲闪不及,离殇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6>>( 段四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6>>段四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 6>>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 6>>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离殇!!!
>屠人场 6>>可是离殇看破了段四的招式,身子微微一闪已经避开了段四的『六脉归宗』!
>屠人场 6>>
>屠人场 6>>段四大喝一声,双手分使两招,一起攻出。
>屠人场 6>>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 6>>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四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6>>
>屠人场 6>>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天蚕手套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段四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 6>>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随手划动天蚕手套,一圈圈碧芒围向段四,震得段四吐血连连!
>屠人场 6>>离殇身形一闪,竟已晃至段四跟前,段四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 6>>( 段四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6>>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四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四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6>>
>屠人场 6>>段四一声惨嚎,被离殇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6>>( 段四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6>>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四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段四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 6>>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四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6>>结果段四躲闪不及,离殇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6>>( 段四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 6>>霎时只听离殇纵声长啸,人与天蚕手套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段四射去。
>屠人场 6>>段四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屠人场 6>>离殇盯住段四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天蚕手套,电光火石间已朝段四攻出十三招!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双掌施出一招「鸿渐于陆」,隐隐带着风声拍向段四的颈部!
>屠人场 6>>却不料段四身形一转,突然转到了离殇的身后。
>屠人场 6>>离殇双掌平平提到胸前,神色沉重的缓缓施出「亢龙有悔」推向段四的右臂!
>屠人场 6>>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施出一招「利涉大川」,右掌插腰,左掌劈向段四的胸口!
>屠人场 6>>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段四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6>>只听段四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6>>( 段四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 6>>离殇身形滑动,双掌使一招「双龙取水」一前一后按向段四的小腹!
>屠人场 6>>结果重重地击中,段四「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6>>离殇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屠人场 6>>段四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6>>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段四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 6>>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 段四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 6>>离殇使出「鱼跃于渊」,身形飞起,双掌并在一起向段四的左脚劈下!
>屠人场 6>>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段四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 6>>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 6>>离殇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屠人场 6>>段四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6>>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段四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 6>>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手中的天蚕手套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段四目瞪口呆!
>屠人场 6>>( 段四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 6>>离殇使出「羝羊触蕃」,双掌由下往上击向段四的左耳!
>屠人场 6>>结果重重地击中,段四「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6>>( 段四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 6>>离殇使出「或跃在渊」,向段四的右耳连拍数掌!
>屠人场 6>>结果被段四挡开了。
>屠人场 6>>离殇使出「密云不雨」,左掌封住段四的退路,右掌斜斜地劈向头部!
>屠人场 6>>结果被段四挡开了。
>屠人场 6>>离殇突然身形飞起,双掌居高临下一招「飞龙在天」拍向段四的左肩!
>屠人场 6>>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 6>>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双掌施出一招「鸿渐于陆」,隐隐带着风声拍向段四的左脚!
>屠人场 6>>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 6>>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使出「羝羊触蕃」,双掌由下往上击向段四的右腿!
>屠人场 6>>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段四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 6>>( 段四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 6>>离殇使出「损则有孚」,双掌软绵绵地拍向段四的右腿!
>屠人场 6>>结果重重地击中,段四「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6>>离殇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屠人场 6>>段四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6>>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天蚕手套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段四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 6>>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四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6>>( 段四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 6>>离殇身形滑动,双掌使一招「双龙取水」一前一后按向段四的左耳!
>屠人场 6>>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 6>>
>屠人场 6>>段四右手反指,小指伸出,真气自少冲穴激荡而出,“少冲剑”横生奇变,从那意想不到的方向刺
>屠人场 6>>向离殇的左手!
>屠人场 6>>随着段四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离殇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 6>>离殇一个「鹞子翻身」,向后纵出数丈之远,段四一招失手,攻守之势已露破绽!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紧跟着段四反过手来,双手拇指同时捺出,嗤嗤两声急响,“少商剑”有如石破天惊、风雨大至之势,指
>屠人场 6>>向离殇的两肋!
>屠人场 6>>离殇身形微晃,有惊无险地避开了段四这一招。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 6>>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四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天蚕手套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段四不寒而栗。
>屠人场 6>>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手中的天蚕手套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段四目瞪口呆!
>屠人场 6>>离殇身形一闪,竟已晃至段四跟前,段四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 6>>( 段四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 6>>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四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四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段四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 6>>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嘿然冷笑,抖动天蚕手套,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段四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 6>>段四一声惨嚎,被离殇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6>>( 段四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 6>>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四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6>>
>屠人场 6>>一道光圈由天蚕手套射出,森然盘旋在段四四周,悄然无息。
>屠人场 6>>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手中的天蚕手套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段四目瞪口呆!
>屠人场 6>>结果段四躲闪不及,离殇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6>>( 段四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6>>段四见势不好,转身要走,被离殇一把拦在面前。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屠人场 6>>段星星对着离殇喝道:「妖女!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屠人场 6>>段星星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 6>>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 6>>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离殇!!!
>屠人场 6>>可是离殇看破了段星星的招式,身子微微一闪已经避开了段星星的『六脉归宗』!
>屠人场 6>>
>屠人场 6>>段星星大喝一声,双手分使两招,一起攻出。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身形滑动,双掌使一招「双龙取水」一前一后按向段星星的左臂!
>屠人场 6>>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段星星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 6>>只见段星星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 6>>( 段星星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 6>>段星星左手小指一伸,一条气流从少冲穴中激射而出,“少泽剑”出手入风,指向离殇的两肋!
>屠人场 6>>离殇一个「鹞子翻身」,向后纵出数丈之远,避开了段星星的凌厉攻势。
>屠人场 6>>紧跟着段星星食指连动,手腕园转,“商阳剑”一剑又一剑的刺出,轻灵迅速,奇巧活泼,剑气纵横,无人
>屠人场 6>>能够看清剑气的来路!
>屠人场 6>>离殇一个「鹞子翻身」,向后纵出数丈之远,避开了段星星的凌厉攻势。
>屠人场 6>>段星星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 6>>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 6>>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离殇!!!
>屠人场 6>>可是离殇看破了段星星的招式,身子微微一闪已经避开了段星星的『六脉归宗』!
>屠人场 6>>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 6>>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星星,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星星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6>>
>屠人场 6>>一道光圈由天蚕手套射出,森然盘旋在段星星四周,悄然无息。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举起天蚕手套,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段星星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 6>>离殇身形一闪,竟已晃至段星星跟前,段星星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 6>>( 段星星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 6>>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星星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星星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6>>
>屠人场 6>>一道光圈由天蚕手套射出,森然盘旋在段星星四周,悄然无息。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手中的天蚕手套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段星星目瞪口呆!
>屠人场 6>>段星星一声惨嚎,被离殇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6>>( 段星星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 6>>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星星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只见段星星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 6>>
>屠人场 6>>段星星食指连动,手腕园转,“商阳剑”一剑又一剑的刺出,轻灵迅速,奇巧活泼,剑气纵横,无人
>屠人场 6>>能够看清剑气的来路!
>屠人场 6>>却见离殇足不点地,往旁窜开数尺,躲了开去。
>屠人场 6>>紧跟着段星星食指连动,手腕园转,“商阳剑”一剑又一剑的刺出,轻灵迅速,奇巧活泼,剑气纵横,无人
>屠人场 6>>能够看清剑气的来路!
>屠人场 6>>离殇一个「鹞子翻身」,向后纵出数丈之远,避开了段星星的凌厉攻势。
>屠人场 6>>段星星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 6>>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 6>>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离殇!!!
>屠人场 6>>可是离殇看破了段星星的招式,身子微微一闪已经避开了段星星的『六脉归宗』!
>屠人场 6>>
>屠人场 6>>段星星左手一招,右手一招,两招来路各异,令人难以低档!
>屠人场 6>>
>屠人场 6>>段星星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 6>>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 6>>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离殇!!!
>屠人场 6>>可是离殇看破了段星星的招式,身子微微一闪已经避开了段星星的『六脉归宗』!
>屠人场 6>>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 6>>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星星,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星星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只见段星星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星星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星星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只见段星星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星星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天蚕手套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段星星不寒而栗。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举起天蚕手套,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段星星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 6>>结果段星星躲闪不及,离殇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6>>( 段星星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 6>>段星星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 6>>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 6>>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离殇!!!
>屠人场 6>>可是离殇看破了段星星的招式,身子微微一闪已经避开了段星星的『六脉归宗』!
>屠人场 6>>
>屠人场 6>>段星星左手一招,右手一招,两招来路各异,令人难以低档!
>屠人场 6>>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 6>>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星星,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星星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只见段星星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星星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星星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段星星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星星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6>>段星星一声惨嚎,被离殇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6>>( 段星星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 6>>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星星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只见段星星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 6>>
>屠人场 6>>段星星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 6>>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 6>>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离殇!!!
>屠人场 6>>可是离殇看破了段星星的招式,身子微微一闪已经避开了段星星的『六脉归宗』!
>屠人场 6>>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 6>>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星星,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星星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6>>
>屠人场 6>>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天蚕手套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段星星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手中的天蚕手套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段星星目瞪口呆!
>屠人场 6>>离殇身形一闪,竟已晃至段星星跟前,段星星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 6>>( 段星星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 6>>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星星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星星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天蚕手套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段星星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星星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6>>段星星一声惨嚎,被离殇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6>>( 段星星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6>>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星星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只见段星星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 6>>
>屠人场 6>>段星星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 6>>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 6>>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离殇!!!
>屠人场 6>>可是离殇看破了段星星的招式,身子微微一闪已经避开了段星星的『六脉归宗』!
>屠人场 6>>
>屠人场10>>唐无篆深深吸了几口气,脸色看起来好多了。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 6>>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星星,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星星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只见段星星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星星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星星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6>>
>屠人场 6>>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天蚕手套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段星星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手中的天蚕手套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段星星目瞪口呆!
>屠人场 6>>段星星一声惨嚎,被离殇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6>>( 段星星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6>>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星星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只见段星星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 6>>
>屠人场 6>>段星星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 6>>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 6>>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离殇!!!
>屠人场 6>>可是离殇看破了段星星的招式,身子微微一闪已经避开了段星星的『六脉归宗』!
>屠人场 6>>
>屠人场 6>>段星星双手齐出,分使不同招式,令人眼花缭乱。
>屠人场 6>>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 6>>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星星,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星星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只见段星星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星星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星星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只见段星星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星星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6>>
>屠人场 6>>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天蚕手套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段星星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星星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6>>结果段星星躲闪不及,离殇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6>>( 段星星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6>>段星星右手反指,小指伸出,真气自少冲穴激荡而出,“少冲剑”横生奇变,从那意想不到的方向刺
>屠人场 6>>向离殇的小腹!
>屠人场 6>>离殇身形微晃,有惊无险地避开了段星星这一招。
>屠人场 6>>紧跟着段星星忽然觉得剑谱中的六路剑法一一涌向心头,十指纷弹,此去彼来,连绵无尽。
>屠人场 6>>顿时只见四处剑气纵横,尘烟四起,六路剑法回转运使,离殇顿时心神大乱,但觉全身几处刺
>屠人场 6>>痛,几股鲜血从身上标出。忍痛抬头一看,一柱剑气迎面又到!
>屠人场 6>>离殇身形微晃,有惊无险地避开了段星星这一招。
>屠人场 6>>段星星右手中指一竖,“中冲剑”向前刺出。真气鼓荡,嗤然声响,无形剑气直指离殇的左腿!
>屠人场 6>>离殇身随意转,倏地往一旁挪开了三尺,避过了这一招。
>屠人场 6>>紧跟着段星星左手小指一伸,一条气流从少冲穴中激射而出,“少泽剑”出手入风,指向离殇的腰间!
>屠人场 6>>可是离殇侧身一让,段星星这一招扑了个空。
>屠人场 6>>段星星左手小指一伸,一条气流从少冲穴中激射而出,“少泽剑”出手入风,指向离殇的颈部!
>屠人场 6>>离殇使出「大鹏展翅」,向一旁飘然纵出,轻轻着地。
>屠人场 6>>但是离殇身形飘忽,轻轻一纵,早已避开。
>屠人场 6>>段星星左手小指一伸,一条气流从少冲穴中激射而出,“少泽剑”出手入风,指向离殇的小腹!
>屠人场 6>>离殇身随意转,倏地往一旁挪开了三尺,避过了这一招。
>屠人场 6>>紧跟着段星星右手无名指伸出,“关冲剑”剑路拙滞古朴,一股雄浑无比的内力鼓荡而出,如排山倒海一般
>屠人场 6>>离殇涌去!
>屠人场 6>>结果被离殇挡开了。
>屠人场 6>>段星星吃下一粒三黄宝腊丹,头上紫气氤氲升起。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 6>>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星星,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星星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只见段星星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星星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星星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6>>
>屠人场 6>>一道光圈由天蚕手套射出,森然盘旋在段星星四周,悄然无息。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随手划动天蚕手套,一圈圈碧芒围向段星星,震得段星星吐血连连!
>屠人场 6>>段星星一声惨嚎,被离殇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6>>( 段星星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 6>>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星星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天蚕手套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段星星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结果段星星躲闪不及,离殇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6>>( 段星星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 6>>段星星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 6>>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 6>>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离殇!!!
>屠人场 6>>可是离殇看破了段星星的招式,身子微微一闪已经避开了段星星的『六脉归宗』!
>屠人场 6>>
>屠人场 6>>段星星左手一招,右手一招,两招来路各异,令人难以低档!
>屠人场 6>>
>屠人场 6>>段星星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 6>>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 6>>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离殇!!!
>屠人场 6>>可是离殇看破了段星星的招式,身子微微一闪已经避开了段星星的『六脉归宗』!
>屠人场 6>>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 6>>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星星,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星星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身形一闪,竟已晃至段星星跟前,段星星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 6>>( 段星星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 6>>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星星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星星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6>>
>屠人场 6>>一道光圈由天蚕手套射出,森然盘旋在段星星四周,悄然无息。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星星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6>>段星星一声惨嚎,被离殇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6>>( 段星星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 6>>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星星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只见段星星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 6>>
>屠人场 6>>霎时只听离殇纵声长啸,人与天蚕手套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段星星射去。
>屠人场 6>>段星星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屠人场 6>>离殇盯住段星星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天蚕手套,电光火石间已朝段星星攻出十二招!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双掌平平提到胸前,神色沉重的缓缓施出「亢龙有悔」推向段星星的右手!
>屠人场 6>>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段星星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 6>>( 段星星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 6>>离殇左掌护胸,右掌使一招「神龙摆尾」上下晃动着击向段星星的右耳!
>屠人场 6>>只见段星星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使出「鱼跃于渊」,身形飞起,双掌并在一起向段星星的左脚劈下!
>屠人场 6>>段星星跨出几步,落点怪异莫测,让离殇这一招没有发挥任何作用。
>屠人场 6>>离殇左掌聚成拳状,右掌一招「潜龙勿用」缓缓推向段星星的右臂!
>屠人场 6>>结果重重地击中,段星星「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6>>段星星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6>>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天蚕手套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段星星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手中的天蚕手套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段星星目瞪口呆!
>屠人场 6>>( 段星星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 6>>离殇右掌一招「见龙在田」,迅捷无比地劈向段星星的右腿!
>屠人场 6>>结果重重地击中,段星星「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6>>( 段星星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 6>>离殇门户大开,一招「履霜冰至」向段星星的两肋劈去!
>屠人场 6>>只见段星星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突然身形飞起,双掌居高临下一招「飞龙在天」拍向段星星的小腹!
>屠人场 6>>结果重重地击中,段星星「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6>>段星星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6>>天蚕手套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段星星不寒而栗。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嘿然冷笑,抖动天蚕手套,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段星星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 6>>( 段星星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 6>>离殇使出「或跃在渊」,向段星星的右脸连拍数掌!
>屠人场 6>>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段星星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6>>只见段星星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 6>>段星星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6>>( 段星星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 6>>离殇身形滑动,双掌使一招「双龙取水」一前一后按向段星星的右耳!
>屠人场 6>>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段星星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6>>只见段星星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 6>>只听段星星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6>>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段星星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举起天蚕手套,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段星星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 6>>离殇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段星星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 6>>( 段星星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 6>>离殇使出「或跃在渊」,向段星星的左手连拍数掌!
>屠人场 6>>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段星星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 6>>段星星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6>>天蚕手套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段星星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举起天蚕手套,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段星星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 6>>( 段星星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 6>>离殇突然身形飞起,双掌居高临下一招「飞龙在天」拍向段星星的左脚!
>屠人场 6>>结果重重地击中,段星星「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6>>只听段星星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6>>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段星星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举起天蚕手套,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段星星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 6>>( 段星星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 6>>离殇使出「或跃在渊」,向段星星的左手连拍数掌!
>屠人场 6>>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段星星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 6>>段星星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6>>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段星星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嘿然冷笑,抖动天蚕手套,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段星星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 6>>( 段星星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 6>>段星星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 6>>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 6>>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离殇!!!
>屠人场 6>>可是离殇看破了段星星的招式,身子微微一闪已经避开了段星星的『六脉归宗』!

银弹有了上古就等于有了主角光华一般,人人侧目啊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20:37:14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 6>>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 6>>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星星,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星星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天蚕手套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段星星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手中的天蚕手套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段星星目瞪口呆!
>屠人场 6>>离殇身形一闪,竟已晃至段星星跟前,段星星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 6>>( 段星星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 6>>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星星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星星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6>>
>屠人场 6>>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天蚕手套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段星星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手中的天蚕手套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段星星目瞪口呆!
>屠人场 6>>段星星一声惨嚎,被离殇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6>>( 段星星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6>>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星星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只见段星星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 6>>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 6>>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星星,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星星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只见段星星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星星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星星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天蚕手套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段星星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嘿然冷笑,抖动天蚕手套,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段星星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 6>>段星星一声惨嚎,被离殇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6>>( 段星星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6>>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星星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天蚕手套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段星星不寒而栗。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随手划动天蚕手套,一圈圈碧芒围向段星星,震得段星星吐血连连!
>屠人场 6>>结果段星星躲闪不及,离殇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6>>( 段星星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6>>段星星深深吸了几口气,脸色看起来好多了。
邱阿“嗯”了一声,也不知道究竟听到了什么。
>屠人场10>>唐无篆深深吸了几口气,脸色看起来好多了。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 6>>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星星,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星星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段星星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星星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6>>离殇身形一闪,竟已晃至段星星跟前,段星星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 6>>( 段星星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 6>>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星星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星星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只见段星星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星星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天蚕手套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段星星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星星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6>>结果段星星躲闪不及,离殇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6>>( 段星星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 6>>段星星食指连动,手腕园转,“商阳剑”一剑又一剑的刺出,轻灵迅速,奇巧活泼,剑气纵横,无人
>屠人场 6>>能够看清剑气的来路!
>屠人场 6>>离殇一个「鹞子翻身」,向后纵出数丈之远,避开了段星星的凌厉攻势。
>屠人场 6>>紧跟着段星星食指连动,手腕园转,“商阳剑”一剑又一剑的刺出,轻灵迅速,奇巧活泼,剑气纵横,无人
>屠人场 6>>能够看清剑气的来路!
>屠人场 6>>离殇身随意转,倏地往一旁挪开了三尺,避过了这一招。
>屠人场 6>>段星星缓缓吐出一口气,顿时气脉通畅,脸色渐渐的变得平和。
>屠人场 6>>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 6>>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星星,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星星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只见段星星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星星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星星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6>>
>屠人场 6>>一道光圈由天蚕手套射出,森然盘旋在段星星四周,悄然无息。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星星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6>>段星星一声惨嚎,被离殇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6>>( 段星星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6>>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星星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天蚕手套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段星星不寒而栗。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星星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6>>结果段星星躲闪不及,离殇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6>>( 段星星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6>>段星星深深吸了几口气,脸色看起来好多了。
邱阿“啊秋”一声打了个喷嚏,好像是着凉了。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 6>>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星星,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星星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段星星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嘿然冷笑,抖动天蚕手套,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段星星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 6>>离殇身形一闪,竟已晃至段星星跟前,段星星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 6>>( 段星星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6>>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星星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星星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段星星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 6>>段星星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星星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6>>段星星一声惨嚎,被离殇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6>>( 段星星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6>>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星星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只见段星星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 6>>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段星星(marvin)惨遭离殇(yunzhi)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光环让银弹,再次赢得了胜利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20:38:14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 6>>离殇对着唐无篆喝道:「小杂毛!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屠人场 6>>
>屠人场 6>>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 6>>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唐无篆,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唐无篆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天蚕手套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唐无篆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 6>>唐无篆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手中的天蚕手套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唐无篆目瞪口呆!
>屠人场 6>>离殇身形一闪,竟已晃至唐无篆跟前,唐无篆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 6>>( 唐无篆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 6>>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唐无篆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唐无篆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天蚕手套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唐无篆不寒而栗。
>屠人场 6>>唐无篆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嘿然冷笑,抖动天蚕手套,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唐无篆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 6>>唐无篆一声惨嚎,被离殇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6>>( 唐无篆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6>>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唐无篆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天蚕手套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唐无篆不寒而栗。
>屠人场 6>>唐无篆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6>>离殇嘿然冷笑,抖动天蚕手套,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唐无篆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 6>>结果唐无篆躲闪不及,离殇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6>>( 唐无篆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渡唐(baibuqi)惨遭离殇(yunzhi)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阿弥陀佛,哦,我往了,我现在不是和尚了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20:3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12>>离殇对着段四喝道:「小王八蛋!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12>>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四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四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四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天蚕手套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段四不寒而栗。
>屠人场12>>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随手划动天蚕手套,一圈圈碧芒围向段四,震得段四吐血连连!
>屠人场12>>段四一声惨嚎,被离殇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12>>( 段四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四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天蚕手套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段四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12>>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嘿然冷笑,抖动天蚕手套,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段四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12>>结果段四躲闪不及,离殇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12>>( 段四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段四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12>>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12>>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离殇!!!
>屠人场12>>可是离殇看破了段四的招式,身子微微一闪已经避开了段四的『六脉归宗』!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段四双手齐出,分使不同招式,令人眼花缭乱。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段四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12>>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12>>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离殇!!!
>屠人场12>>可是离殇看破了段四的招式,身子微微一闪已经避开了段四的『六脉归宗』!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12>>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四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离殇身形一闪,竟已晃至段四跟前,段四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12>>( 段四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四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四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四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听离殇纵声长啸,人与天蚕手套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段四射去。
>屠人场12>>段四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屠人场12>>离殇盯住段四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天蚕手套,电光火石间已朝段四攻出十招!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离殇使出「羝羊触蕃」,双掌由下往上击向段四的右手!
>屠人场12>>段四身形左一晃、右一闪,不知怎么的,从攻击的间隙中钻了出来。
>屠人场12>>离殇使出「羝羊触蕃」,双掌由下往上击向段四的右手!
>屠人场12>>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离殇双掌施出一招「鸿渐于陆」,隐隐带着风声拍向段四的左耳!
>屠人场12>>段四随着离殇攻来的招式飘了起来,就如一片微风中的柳絮一般。
>屠人场12>>离殇使出「损则有孚」,双掌软绵绵地拍向段四的颈部!
>屠人场12>>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离殇使出「鱼跃于渊」,身形飞起,双掌并在一起向段四的左脚劈下!
>屠人场12>>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段四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12>>( 段四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离殇双掌施出一招「鸿渐于陆」,隐隐带着风声拍向段四的左臂!
>屠人场12>>结果被段四挡开了。
>屠人场12>>离殇施出一招「利涉大川」,右掌插腰,左掌劈向段四的右脸!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段四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12>>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只听段四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12>>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天蚕手套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段四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12>>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四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12>>( 段四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离殇使出「鱼跃于渊」,身形飞起,双掌并在一起向段四的右耳劈下!
>屠人场12>>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离殇使出「密云不雨」,左掌封住段四的退路,右掌斜斜地劈向腰间!
>屠人场12>>段四随着离殇攻来的招式飘了起来,就如一片微风中的柳絮一般。
>屠人场12>>离殇使出「突如其来」,右掌从不可能的角度向段四的两肋推出!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段四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12>>离殇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屠人场12>>段四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12>>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段四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12>>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举起天蚕手套,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段四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12>>离殇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段四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12>>( 段四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段四左手小指一伸,一条气流从少冲穴中激射而出,“少泽剑”出手入风,指向离殇的右腿!
>屠人场12>>随着段四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离殇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离殇一个「鹞子翻身」,向后纵出数丈之远,段四一招失手,攻守之势已露破绽!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紧跟着段四反过手来,双手拇指同时捺出,嗤嗤两声急响,“少商剑”有如石破天惊、风雨大至之势,指
>屠人场12>>向离殇的颈部!
>屠人场12>>离殇使出「大鹏展翅」,向一旁飘然纵出,轻轻着地。
>屠人场12>>但是离殇身形飘忽,轻轻一纵,早已避开。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12>>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四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天蚕手套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段四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12>>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身形一闪,竟已晃至段四跟前,段四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12>>( 段四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四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四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段四一声惨嚎,被离殇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12>>( 段四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四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听离殇纵声长啸,人与天蚕手套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段四射去。
>屠人场12>>段四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屠人场12>>离殇盯住段四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天蚕手套,电光火石间已朝段四攻出十招!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离殇双掌施出一招「鸿渐于陆」,隐隐带着风声拍向段四的后心!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段四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12>>只听段四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12>>( 段四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离殇突然身形飞起,双掌居高临下一招「飞龙在天」拍向段四的左臂!
>屠人场12>>结果被段四挡开了。
>屠人场12>>离殇脚下一转,突然欺到段四身前,一招「龙战于野」拍向段四的右脸!
>屠人场12>>结果重重地击中,段四「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12>>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段四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12>>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天蚕手套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段四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12>>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嘿然冷笑,抖动天蚕手套,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段四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12>>( 段四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离殇右掌一招「见龙在田」,迅捷无比地劈向段四的颈部!
>屠人场12>>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离殇双掌施出一招「鸿渐于陆」,隐隐带着风声拍向段四的左脸!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段四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12>>段四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12>>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天蚕手套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段四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12>>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四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12>>离殇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段四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12>>( 段四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离殇右掌一招「见龙在田」,迅捷无比地劈向段四的右耳!
>屠人场12>>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离殇使出「突如其来」,右掌从不可能的角度向段四的左肩推出!
>屠人场12>>结果重重地击中,段四「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12>>离殇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屠人场12>>段四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12>>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段四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12>>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随手划动天蚕手套,一圈圈碧芒围向段四,震得段四吐血连连!
>屠人场12>>( 段四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离殇使出「或跃在渊」,向段四的两肋连拍数掌!
>屠人场12>>段四连旋数个大圈,跟着又是一个大圈,身形高高地拔了起来。
>屠人场12>>离殇使出「羝羊触蕃」,双掌由下往上击向段四的小腹!
>屠人场12>>但是被段四格开了。
>屠人场12>>离殇右掌一招「见龙在田」,迅捷无比地劈向段四的右脚!
>屠人场12>>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段四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12>>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段四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12>>天蚕手套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段四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12>>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举起天蚕手套,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段四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12>>( 段四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段四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12>>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12>>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离殇!!!
>屠人场12>>可是离殇看破了段四的招式,身子微微一闪已经避开了段四的『六脉归宗』!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段四左手一招,右手一招,两招来路各异,令人难以低档!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12>>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四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天蚕手套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段四不寒而栗。
>屠人场12>>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嘿然冷笑,抖动天蚕手套,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段四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12>>离殇身形一闪,竟已晃至段四跟前,段四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12>>( 段四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四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四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天蚕手套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段四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12>>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随手划动天蚕手套,一圈圈碧芒围向段四,震得段四吐血连连!
>屠人场12>>段四一声惨嚎,被离殇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12>>( 段四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四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天蚕手套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段四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12>>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随手划动天蚕手套,一圈圈碧芒围向段四,震得段四吐血连连!
>屠人场12>>结果段四躲闪不及,离殇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12>>( 段四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12>>段四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12>>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12>>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离殇!!!
>屠人场12>>可是离殇看破了段四的招式,身子微微一闪已经避开了段四的『六脉归宗』!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段四左手一招,右手一招,两招来路各异,令人难以低档!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段四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12>>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12>>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离殇!!!
>屠人场12>>可是离殇看破了段四的招式,身子微微一闪已经避开了段四的『六脉归宗』!
>屠人场12>>
邱阿东看看,西瞅瞅,似乎在找什么人。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12>>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四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段四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12>>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一声长叹,天蚕手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四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12>>离殇身形一闪,竟已晃至段四跟前,段四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12>>( 段四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12>>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四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四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忽然间天蚕手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段四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12>>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离殇嘿然冷笑,抖动天蚕手套,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段四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12>>段四一声惨嚎,被离殇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12>>( 段四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四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段四见势不好,转身要走,被离殇一把拦在面前。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邱阿哼了一声道:“知情不报,罪与犯同。”
>屠人场11>>离殇对着段四喝道:「小王八蛋!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屠人场11>>段四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11>>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11>>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离殇!!!
>屠人场11>>可是离殇看破了段四的招式,身子微微一闪已经避开了段四的『六脉归宗』!
>屠人场11>>
>屠人场11>>段四双手齐出,分使不同招式,令人眼花缭乱。
>屠人场11>>
>屠人场11>>段四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11>>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11>>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离殇!!!
>屠人场11>>可是离殇看破了段四的招式,身子微微一闪已经避开了段四的『六脉归宗』!
>屠人场11>>
>屠人场11>>离殇突然身形飞起,双掌居高临下一招「飞龙在天」拍向段四的左耳!
>屠人场11>>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段四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11>>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1>>只听段四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11>>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天蚕手套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段四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11>>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1>>离殇嘿然冷笑,抖动天蚕手套,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段四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11>>离殇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段四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11>>( 段四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1>>
>屠人场11>>离殇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
>屠人场11>>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11>>
>屠人场11>>忽然离殇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段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四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1>>
>屠人场11>>离殇身形一闪,竟已晃至段四跟前,段四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11>>( 段四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1>>离殇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四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四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1>>
>屠人场11>>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天蚕手套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段四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11>>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1>>离殇举起天蚕手套,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段四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11>>段四一声惨嚎,被离殇这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11>>( 段四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1>>紧跟着离殇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四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1>>
>屠人场11>>天蚕手套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段四不寒而栗。
>屠人场11>>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1>>离殇举起天蚕手套,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段四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11>>结果段四躲闪不及,离殇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11>>( 段四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1>>霎时只听离殇纵声长啸,人与天蚕手套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段四射去。
>屠人场11>>段四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屠人场11>>离殇盯住段四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天蚕手套,电光火石间已朝段四攻出十三招!
>屠人场11>>
>屠人场11>>离殇双掌施出一招「鸿渐于陆」,隐隐带着风声拍向段四的后心!
>屠人场11>>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1>>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1>>
>屠人场11>>离殇使出「羝羊触蕃」,双掌由下往上击向段四的左肩!
>屠人场11>>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1>>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1>>
>屠人场11>>离殇门户大开,一招「履霜冰至」向段四的后心劈去!
>屠人场11>>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段四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11>>离殇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屠人场11>>段四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11>>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天蚕手套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段四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11>>段四感到自己的气血被天蚕手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1>>离殇举起天蚕手套,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段四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11>>( 段四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1>>离殇双掌立起,使出「时乘六龙」向段四连砍六下!
>屠人场11>>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1>>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1>>
>屠人场11>>离殇使出「鱼跃于渊」,身形飞起,双掌并在一起向段四的颈部劈下!
>屠人场11>>却不料段四身形一转,突然转到了离殇的身后。
>屠人场11>>离殇左掌聚成拳状,右掌一招「潜龙勿用」缓缓推向段四的左腿!
>屠人场11>>却不料段四身形一转,突然转到了离殇的身后。
>屠人场11>>离殇使出「羝羊触蕃」,双掌由下往上击向段四的腰间!
>屠人场11>>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1>>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1>>
>屠人场11>>离殇脚下一转,突然欺到段四身前,一招「龙战于野」拍向段四的右脸!
>屠人场11>>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1>>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1>>
>屠人场11>>离殇使出「或跃在渊」,向段四的后心连拍数掌!
>屠人场11>>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1>>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1>>
>屠人场11>>离殇使出「鱼跃于渊」,身形飞起,双掌并在一起向段四的左腿劈下!
>屠人场11>>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1>>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1>>
>屠人场11>>离殇使出「密云不雨」,左掌封住段四的退路,右掌斜斜地劈向左臂!
>屠人场11>>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1>>
>屠人场11>>离殇双掌施出一招「鸿渐于陆」,隐隐带着风声拍向段四的小腹!
>屠人场11>>结果重重地击中,段四「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11>>只见段四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离殇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1>>只听段四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11>>( 段四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1>>离殇大吼一声,双掌使出「震惊百里」,不顾一切般击向段四!
>屠人场11>>结果「砰」地一声,段四退了两步!
>屠人场11>>( 段四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段四(wjppi)惨遭离殇(yunzhi)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本次屠人大赛圆满结束,离殇(yunzhi)成为屠人冠军!


先天功的护体神功是怎么一回事呀,没有看明白,大家看懂了吗?看懂的人给我回帖哦
fantasy 发表于 2011-1-21 21:28:32 | 显示全部楼层
chat# 叹道淫荡荣耀一世, 低调窝囊一生!
a234106261 发表于 2011-1-21 22:30:30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只是招架。不过我从头到尾就没看到殇有不良描述…这个也太…

Archiver|武林MUD资料站 ( 鲁ICP备17038480号 本站关键词:mud 武林mud mud游戏 文字mud

GMT+8, 2019-12-15 10:3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