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D-武林MUD资料站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屠人大赛] 1月20日屠人大师赛战报

[复制链接]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19:42: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咖啡(nescafe)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乌哈哈(wuhaha)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段龙葵(longkui)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随风而逝(zza)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谁家花开(winner)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宫锦弼(qianjian)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不知火舞(tianares)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没有人(meiyouren)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今年的屠人大师赛吸引了八名高手!走...看看热闹去。


邪恶魔刀又来参加屠人了,哼哼,等你转了,爽死你
MUD - MUD游戏 - 文字MUD - 武林MUD - 长期、稳定、高速、互助、活跃、更新的武侠MUD站点,一起MUD吧!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19:45:17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12>>没有人对着乌哈哈喝道:「直娘贼!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屠人场12>>小楼一夜听春雨:圆月落,刀光起。纵横大地十万里。刀光寒如雪,何处听春雨?
>屠人场12>>只听唰的一声,小楼一夜听春雨出手了!一切只能以一个快字去形容,发生在肉眼难看清楚的高速下,没有人这一刀劈出时,好像也是直直的,但是这笔直劈出来的一刀,竟忽然闪起了一道弯弯的刀光。
>屠人场12>>弯弯的刀,弯弯的刀光,开始时宛如一弯新月,忽然间就变成了一道飞虹。这一道弯弯的刀光闪起时,小楼一夜听春雨上的妖异之气,使人为之震眩迷惑。
>屠人场12>>当乌哈哈感到没有人出手时,小楼一夜听春雨早已挥出,化作满月时的月光,划过两丈的虚空劈向乌哈哈。
>屠人场12>>乌哈哈只感到周遭所有的气流和生气都似被没有人这惊天动地的一招吸个一丝不剩,一派生机尽绝,死亡和肃杀的骇人味儿。
>屠人场12>>只听得轻轻的一声响,那道弯弯的刀光却还在,又弯弯地一转。然后美如月光的刀气消失了,所有的声音都沉寂,所有的动作都停顿。
>屠人场12>>没有人还是像一瞬前那么样静静地站在那里,好像根本没有动过。可是没有人手里的小楼一夜听春雨已经在滴着血。
>屠人场12>>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乌哈哈(wuhaha)惨遭没有人(meiyouren)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一刀一个,屠鸡宰狗一般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19:4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 4>>没有人对着段龙葵喝道:「贼婆娘!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屠人场 4>>小楼一夜听春雨:圆月落,刀光起。纵横大地十万里。刀光寒如雪,何处听春雨?
>屠人场 4>>只听唰的一声,小楼一夜听春雨出手了!一切只能以一个快字去形容,发生在肉眼难看清楚的高速下,没有人这一刀劈出时,好像也是直直的,但是这笔直劈出来的一刀,竟忽然闪起了一道弯弯的刀光。
>屠人场 4>>弯弯的刀,弯弯的刀光,开始时宛如一弯新月,忽然间就变成了一道飞虹。这一道弯弯的刀光闪起时,小楼一夜听春雨上的妖异之气,使人为之震眩迷惑。
>屠人场 4>>当段龙葵感到没有人出手时,小楼一夜听春雨早已挥出,化作满月时的月光,划过两丈的虚空劈向段龙葵。
>屠人场 4>>段龙葵只感到周遭所有的气流和生气都似被没有人这惊天动地的一招吸个一丝不剩,一派生机尽绝,死亡和肃杀的骇人味儿。
>屠人场 4>>只听得轻轻的一声响,那道弯弯的刀光却还在,又弯弯地一转。然后美如月光的刀气消失了,所有的声音都沉寂,所有的动作都停顿。
>屠人场 4>>没有人还是像一瞬前那么样静静地站在那里,好像根本没有动过。可是没有人手里的小楼一夜听春雨已经在滴着血。
>屠人场 4>>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段龙葵(longkui)惨遭没有人(meiyouren)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让让你的,你还当真的啊,切。。。。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19:49:02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 8>>没有人对着不知火舞喝道:「小贱人!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屠人场 8>>小楼一夜听春雨:圆月落,刀光起。纵横大地十万里。刀光寒如雪,何处听春雨?
>屠人场 8>>只听唰的一声,小楼一夜听春雨出手了!一切只能以一个快字去形容,发生在肉眼难看清楚的高速下,没有人这一刀劈出时,好像也是直直的,但是这笔直劈出来的一刀,竟忽然闪起了一道弯弯的刀光。
>屠人场 8>>弯弯的刀,弯弯的刀光,开始时宛如一弯新月,忽然间就变成了一道飞虹。这一道弯弯的刀光闪起时,小楼一夜听春雨上的妖异之气,使人为之震眩迷惑。
>屠人场 8>>可是不知火舞识破了没有人这一招,斜斜一跃避开。
>屠人场 8>>
>屠人场 8>>不知火舞突然身形飞起,双掌居高临下一招「飞龙在天」拍向没有人的右手!
>屠人场 8>>没有人身形如同鬼魅般地晃动了几下,如流星一般躲开了不知火舞的攻击。
>屠人场 8>>
>屠人场 8>>不知火舞见势不好,转身要走,被没有人一把拦在面前。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屠人场 8>>不知火舞暴喝一声,全身内劲迸发,气贯右臂奋力外扯,企图将没有人的小楼一夜听春雨吸入掌中。
>屠人场 8>>没有人只觉周围气流涌动,手中小楼一夜听春雨竟然拿捏不住,向不知火舞掌心脱手飞去。
>屠人场 8>>
>屠人场 8>>不知火舞使出「损则有孚」,双掌软绵绵地拍向没有人的左脚!
>屠人场 8>>结果重重地击中,没有人「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 8>>( 没有人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 8>>没有人对准不知火舞的右臂用力挥出一拳!
>屠人场 8>>可是不知火舞侧身微微一让,没有人这一招扑了个空。

没有人的刀子给没收了,顿时变成了盲人瞎马一般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19:5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 7>>随风而逝对着谁家花开喝道:「直娘贼!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屠人场 7>>只见随风而逝长剑轻灵跳动,剑随身长,右手中文名字猛地使出一式「千峰竞秀」
>屠人场 7>>刺向谁家花开的颈部!
>屠人场 7>>只见谁家花开清啸一声,身体向上笔直地纵起丈余,躲过了随风而逝这一招。
>屠人场 7>>谁家花开大吼一声,双掌使出「震惊百里」,不顾一切般击向随风而逝!
>屠人场 7>>只听见「锵」一声,被随风而逝格开了。
>屠人场11>>没有人突然大喝一声,伸出右手凌空一抓,忽然乌云密布,雷声隐隐。
>屠人场11>>
>屠人场11>>一道长虹扫过天空,只见小楼一夜听春雨落入了没有人的掌中!
>屠人场11>>
>屠人场11>>没有人一声清啸,抖出一把小楼一夜听春雨。
>屠人场 7>>随风而逝一声暴喝,手中的中文名字对准谁家花开直劈而下,正是回风拂柳剑「绝剑」绝技。
>屠人场 7>>随风而逝一招击中谁家花开上身,可却犹如击在铜墙铁壁上一般,力道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屠人场 7>>
>屠人场 7>>随风而逝随即一声冷笑,手中的中文名字伸伸缩缩,吞吞吐吐,变幻莫测,层层剑光笼罩谁家花开。
>屠人场 7>>忽然间中文名字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谁家花开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 7>>谁家花开感到自己的精气被中文名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7>>随风而逝嘿然冷笑,抖动中文名字,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谁家花开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 7>>谁家花开大惑不解,一时难以勘透其中奥妙,一连中了几招,身披数创!
>屠人场 7>>( 谁家花开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 7>>随风而逝深深吸了一口气,手中的中文名字幻化出一层浅浅的光芒,人剑合一扑向谁家花开而去。
>屠人场 7>>忽然间中文名字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谁家花开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 7>>谁家花开感到自己的精气被中文名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7>>随风而逝随手划动中文名字,一圈圈碧芒围向谁家花开,震得谁家花开吐血连连!
>屠人场 7>>谁家花开运气抵挡,只觉得一股透体凉意袭了上来,一个激凌,丹田立刻变得空空荡荡!
>屠人场 7>>( 谁家花开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 7>>随风而逝脚步一晃,忽然近上身来,身法奇快,手中的中文名字应声而起,刺向谁家花开。
>屠人场 7>>随风而逝一招击中谁家花开上身,可却犹如击在铜墙铁壁上一般,力道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屠人场 7>>谁家花开猛然飞身跃起,在半空中一个翻滚,竟避开了随风而逝这招。
>屠人场 7>>
>屠人场 7>>随风而逝一声长叹,眼神变得寒冷无情,中文名字悠悠而转,犹如轻风拂柳,说不清的缠绵之意。
>屠人场 7>>谁家花开冷静非凡,丝毫不为这奇幻的招数所动,凝神抵挡,不漏半点破绽!
>屠人场 7>>
>屠人场 7>>谁家花开使出「鱼跃于渊」,身形飞起,双掌并在一起向随风而逝的胸口劈下!
>屠人场 7>>随风而逝一个「阴阳箭」,向后纵出数丈之远,避开了谁家花开的凌厉攻势,立即又欺近谁家花开身旁。
>屠人场 7>>谁家花开使出「羝羊触蕃」,双掌由下往上击向随风而逝的小腹!
>屠人场 7>>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随风而逝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屠人场 7>>只听随风而逝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 7>>( 随风而逝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 7>>随风而逝一声暴喝,手中的中文名字对准谁家花开直劈而下,正是回风拂柳剑「绝剑」绝技。
>屠人场 7>>谁家花开身形飘忽,灵巧无比,随风而逝顿觉眼前幻象万千,这招竟然落空。
>屠人场 7>>
>屠人场 7>>随风而逝随即一声冷笑,手中的中文名字伸伸缩缩,吞吞吐吐,变幻莫测,层层剑光笼罩谁家花开。
>屠人场 7>>谁家花开默念太玄功口诀,太玄内劲齐聚于全身,随风而逝只觉这招攻在谁家花开身上,犹如碰到铜墙铁壁一般,丝毫不起作用。
>屠人场 7>>
>屠人场 7>>随风而逝深深吸了一口气,手中的中文名字幻化出一层浅浅的光芒,人剑合一扑向谁家花开而去。
>屠人场 7>>谁家花开运气抵挡,只觉得一股透体凉意袭了上来,一个激凌,丹田立刻变得空空荡荡!
>屠人场 7>>( 谁家花开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 7>>随风而逝脚步一晃,忽然近上身来,身法奇快,手中的中文名字应声而起,刺向谁家花开。
>屠人场 7>>谁家花开猛然飞身跃起,在半空中一个翻滚,竟避开了随风而逝这招。
>屠人场 7>>
>屠人场 7>>随风而逝一声长叹,眼神变得寒冷无情,中文名字悠悠而转,犹如轻风拂柳,说不清的缠绵之意。
>屠人场 7>>谁家花开冷静非凡,丝毫不为这奇幻的招数所动,凝神抵挡,不漏半点破绽!
>屠人场 7>>
>屠人场 7>>霎时只听随风而逝纵声长啸,人与中文名字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谁家花开射去。
>屠人场 7>>谁家花开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屠人场 7>>随风而逝盯住谁家花开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中文名字,电光火石间已朝谁家花开攻出十三招!
>屠人场 7>>
>屠人场 7>>随风而逝挥剑分击,剑势自胸前跃出,右手中文名字一式「进退龙游」,毫无留
>屠人场 7>>恋之势,刺向谁家花开的后心!
>屠人场 7>>谁家花开身形飘忽,灵巧无比,轻轻向后一纵,早已避开。
>屠人场 7>>随风而逝退步,左手剑指划转,腰部一扭,右手中文名字一记「天地鹤翔」自下
>屠人场 7>>而上刺向谁家花开的左脚!
>屠人场 7>>却见谁家花开蛮腰摆动,足不点地,往旁窜开数尺,躲了开去。
>屠人场 7>>随风而逝剑芒吞吐,幻若灵蛇,手中中文名字使出一式「乌龙搅柱」,剑势曼妙
>屠人场 7>>非凡,刺向谁家花开的头部!
>屠人场 7>>结果「噗嗤」地一声,中文名字已在谁家花开头部刺出一个血肉□糊的血窟窿!
>屠人场 7>>随风而逝一招击中谁家花开上身,可却犹如击在铜墙铁壁上一般,力道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屠人场 7>>中文名字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谁家花开不寒而栗。
>屠人场 7>>谁家花开感到自己的精气被中文名字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7>>随风而逝一声长叹,中文名字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谁家花开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 7>>( 谁家花开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 7>>随风而逝剑芒吞吐,幻若灵蛇,手中中文名字使出一式「乌龙搅柱」,剑势曼妙
>屠人场 7>>非凡,刺向谁家花开的左肩!
>屠人场 7>>可是谁家花开着地一个猛翻,侧身一让,随风而逝这一招扑了个空。
>屠人场 7>>随风而逝挥剑分击,剑势自胸前跃出,右手中文名字一式「进退龙游」,毫无留
>屠人场 7>>恋之势,刺向谁家花开的右脚!
>屠人场 7>>谁家花开默念太玄功口诀,太玄内劲齐聚于全身,随风而逝只觉这招攻在谁家花开身上,犹如碰到铜墙铁壁一般,丝毫不起作用。
>屠人场 7>>随风而逝一招击中谁家花开上身,可却犹如击在铜墙铁壁上一般,力道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屠人场 7>>
>屠人场 7>>随风而逝挥剑分击,剑势自胸前跃出,右手中文名字一式「进退龙游」,毫无留
>屠人场 7>>恋之势,刺向谁家花开的颈部!
>屠人场 7>>谁家花开默念太玄功口诀,太玄内劲齐聚于全身,随风而逝只觉这招攻在谁家花开身上,犹如碰到铜墙铁壁一般,丝毫不起作用。
>屠人场 7>>谁家花开身形飘忽,灵巧无比,随风而逝顿觉眼前幻象万千,这招竟然落空。
>屠人场 7>>
>屠人场 7>>随风而逝退步,左手剑指划转,腰部一扭,右手中文名字一记「天地鹤翔」自下
>屠人场 7>>而上刺向谁家花开的右脸!
>屠人场 7>>谁家花开飞身跃起,在半空中一个翻滚,身形一晃,有惊无险地避开了随风而逝这一招。
>屠人场 7>>随风而逝剑芒吞吐,幻若灵蛇,手中中文名字使出一式「乌龙搅柱」,剑势曼妙
>屠人场 7>>非凡,刺向谁家花开的右腿!
>屠人场 7>>谁家花开默念太玄功口诀,太玄内劲齐聚于全身,随风而逝只觉这招攻在谁家花开身上,犹如碰到铜墙铁壁一般,丝毫不起作用。
>屠人场 7>>
>屠人场 7>>随风而逝挥剑分击,剑势自胸前跃出,右手中文名字一式「进退龙游」,毫无留
>屠人场 7>>恋之势,刺向谁家花开的胸口!
>屠人场 7>>随风而逝一招击中谁家花开上身,可却犹如击在铜墙铁壁上一般,力道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屠人场 7>>谁家花开身形飘忽,灵巧无比,随风而逝顿觉眼前幻象万千,这招竟然落空。
>屠人场 7>>
>屠人场 7>>随风而逝长剑下指,剑意流转,一招「万流归宗」直取谁家花开的头部!
>屠人场 7>>结果「噗嗤」地一声,中文名字已在谁家花开头部刺出一个血肉□糊的血窟窿!
>屠人场 7>>随风而逝一招击中谁家花开上身,可却犹如击在铜墙铁壁上一般,力道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屠人场 7>>( 谁家花开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 7>>随风而逝挥剑分击,剑势自胸前跃出,右手中文名字一式「进退龙游」,毫无留
>屠人场 7>>恋之势,刺向谁家花开的后心!
>屠人场 7>>却见谁家花开蛮腰摆动,足不点地,往旁窜开数尺,躲了开去。
>屠人场 7>>随风而逝退步,左手剑指划转,腰部一扭,右手中文名字一记「天地鹤翔」自下
>屠人场 7>>而上刺向谁家花开的右脸!
>屠人场 7>>结果「噗」地一声,中文名字已刺进谁家花开的右脸,使谁家花开不由自主地退了几步!
>屠人场 7>>( 谁家花开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 7>>随风而逝退步,左手剑指划转,腰部一扭,右手中文名字一记「天地鹤翔」自下
>屠人场 7>>而上刺向谁家花开的右肩!
>屠人场 7>>结果被谁家花开挡开了。
>屠人场 7>>没有人对着谁家花开喝道:「直娘贼!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屠人场 7>>没有人对着随风而逝喝道:「小贱人!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屠人场 7>>小楼一夜听春雨:圆月落,刀光起。纵横大地十万里。刀光寒如雪,何处听春雨?
>屠人场 7>>只听唰的一声,小楼一夜听春雨出手了!一切只能以一个快字去形容,发生在肉眼难看清楚的高速下,没有人这一刀劈出时,好像也是直直的,但是这笔直劈出来的一刀,竟忽然闪起了一道弯弯的刀光。
>屠人场 7>>弯弯的刀,弯弯的刀光,开始时宛如一弯新月,忽然间就变成了一道飞虹。这一道弯弯的刀光闪起时,小楼一夜听春雨上的妖异之气,使人为之震眩迷惑。
>屠人场 7>>当随风而逝感到没有人出手时,小楼一夜听春雨早已挥出,化作满月时的月光,划过两丈的虚空劈向随风而逝。
>屠人场 7>>随风而逝只感到周遭所有的气流和生气都似被没有人这惊天动地的一招吸个一丝不剩,一派生机尽绝,死亡和肃杀的骇人味儿。
>屠人场 7>>只听得轻轻的一声响,那道弯弯的刀光却还在,又弯弯地一转。然后美如月光的刀气消失了,所有的声音都沉寂,所有的动作都停顿。
>屠人场 7>>没有人还是像一瞬前那么样静静地站在那里,好像根本没有动过。可是没有人手里的小楼一夜听春雨已经在滴着血。
>屠人场 7>>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随风而逝(zza)惨遭没有人(meiyouren)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zza不尚智,不尚谋,都搞不清状态,要砍也要先看变态呀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19:5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 7>>谁家花开施出一招「利涉大川」,右掌插腰,左掌劈向没有人的右臂!
>屠人场 7>>没有人姿态幽雅之极,躲闪之中丝毫不显狼狈之态,一招[上天入地]避开了谁家花开的攻击。
>屠人场 7>>小楼一夜听春雨:圆月落,刀光起。纵横大地十万里。刀光寒如雪,何处听春雨?
>屠人场 7>>只听唰的一声,小楼一夜听春雨出手了!一切只能以一个快字去形容,发生在肉眼难看清楚的高速下,没有人这一刀劈出时,好像也是直直的,但是这笔直劈出来的一刀,竟忽然闪起了一道弯弯的刀光。
>屠人场 7>>弯弯的刀,弯弯的刀光,开始时宛如一弯新月,忽然间就变成了一道飞虹。这一道弯弯的刀光闪起时,小楼一夜听春雨上的妖异之气,使人为之震眩迷惑。
>屠人场 7>>当谁家花开感到没有人出手时,小楼一夜听春雨早已挥出,化作满月时的月光,划过两丈的虚空劈向谁家花开。
>屠人场 7>>谁家花开只感到周遭所有的气流和生气都似被没有人这惊天动地的一招吸个一丝不剩,一派生机尽绝,死亡和肃杀的骇人味儿。
>屠人场 7>>只听得轻轻的一声响,那道弯弯的刀光却还在,又弯弯地一转。然后美如月光的刀气消失了,所有的声音都沉寂,所有的动作都停顿。
>屠人场 7>>没有人还是像一瞬前那么样静静地站在那里,好像根本没有动过。可是没有人手里的小楼一夜听春雨已经在滴着血。
>屠人场 7>>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谁家花开(winner)惨遭没有人(meiyouren)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魔刀一出,花都给你弄臭了,呸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19:52:52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10>>没有人对着宫锦弼喝道:「直娘贼!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屠人场10>>小楼一夜听春雨:圆月落,刀光起。纵横大地十万里。刀光寒如雪,何处听春雨?
>屠人场10>>只听唰的一声,小楼一夜听春雨出手了!一切只能以一个快字去形容,发生在肉眼难看清楚的高速下,没有人这一刀劈出时,好像也是直直的,但是这笔直劈出来的一刀,竟忽然闪起了一道弯弯的刀光。
>屠人场10>>弯弯的刀,弯弯的刀光,开始时宛如一弯新月,忽然间就变成了一道飞虹。这一道弯弯的刀光闪起时,小楼一夜听春雨上的妖异之气,使人为之震眩迷惑。
>屠人场10>>当宫锦弼感到没有人出手时,小楼一夜听春雨早已挥出,化作满月时的月光,划过两丈的虚空劈向宫锦弼。
>屠人场10>>宫锦弼只感到周遭所有的气流和生气都似被没有人这惊天动地的一招吸个一丝不剩,一派生机尽绝,死亡和肃杀的骇人味儿。
>屠人场10>>只听得轻轻的一声响,那道弯弯的刀光却还在,又弯弯地一转。然后美如月光的刀气消失了,所有的声音都沉寂,所有的动作都停顿。
>屠人场10>>没有人还是像一瞬前那么样静静地站在那里,好像根本没有动过。可是没有人手里的小楼一夜听春雨已经在滴着血。
>屠人场10>>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宫锦弼(qianjian)惨遭没有人(meiyouren)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哀家今天身体不适,先走了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19:5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10>>没有人对着咖啡喝道:「直娘贼!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屠人场10>>小楼一夜听春雨:圆月落,刀光起。纵横大地十万里。刀光寒如雪,何处听春雨?
>屠人场10>>只听唰的一声,小楼一夜听春雨出手了!一切只能以一个快字去形容,发生在肉眼难看清楚的高速下,没有人这一刀劈出时,好像也是直直的,但是这笔直劈出来的一刀,竟忽然闪起了一道弯弯的刀光。
>屠人场10>>弯弯的刀,弯弯的刀光,开始时宛如一弯新月,忽然间就变成了一道飞虹。这一道弯弯的刀光闪起时,小楼一夜听春雨上的妖异之气,使人为之震眩迷惑。
>屠人场10>>当咖啡感到没有人出手时,小楼一夜听春雨早已挥出,化作满月时的月光,划过两丈的虚空劈向咖啡。
>屠人场10>>咖啡只感到周遭所有的气流和生气都似被没有人这惊天动地的一招吸个一丝不剩,一派生机尽绝,死亡和肃杀的骇人味儿。
>屠人场10>>只听得轻轻的一声响,那道弯弯的刀光却还在,又弯弯地一转。然后美如月光的刀气消失了,所有的声音都沉寂,所有的动作都停顿。
>屠人场10>>没有人还是像一瞬前那么样静静地站在那里,好像根本没有动过。可是没有人手里的小楼一夜听春雨已经在滴着血。
>屠人场10>>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咖啡(nescafe)惨遭没有人(meiyouren)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爱情是卡布基诺,浓浓的眷恋泡沫,既然是泡沫,当然容易破,小子,等你转了,让毒药来收拾你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21 19:54:32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10>>没有人对着不知火舞喝道:「小贱人!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屠人场10>>小楼一夜听春雨:圆月落,刀光起。纵横大地十万里。刀光寒如雪,何处听春雨?
>屠人场10>>只听唰的一声,小楼一夜听春雨出手了!一切只能以一个快字去形容,发生在肉眼难看清楚的高速下,没有人这一刀劈出时,好像也是直直的,但是这笔直劈出来的一刀,竟忽然闪起了一道弯弯的刀光。
>屠人场10>>弯弯的刀,弯弯的刀光,开始时宛如一弯新月,忽然间就变成了一道飞虹。这一道弯弯的刀光闪起时,小楼一夜听春雨上的妖异之气,使人为之震眩迷惑。
>屠人场10>>当不知火舞感到没有人出手时,小楼一夜听春雨早已挥出,化作满月时的月光,划过两丈的虚空劈向不知火舞。
>屠人场10>>不知火舞只感到周遭所有的气流和生气都似被没有人这惊天动地的一招吸个一丝不剩,一派生机尽绝,死亡和肃杀的骇人味儿。
>屠人场10>>只听得轻轻的一声响,那道弯弯的刀光却还在,又弯弯地一转。然后美如月光的刀气消失了,所有的声音都沉寂,所有的动作都停顿。
>屠人场10>>没有人还是像一瞬前那么样静静地站在那里,好像根本没有动过。可是没有人手里的小楼一夜听春雨已经在滴着血。
>屠人场10>>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不知火舞(tianares)惨遭没有人(meiyouren)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本次屠人大赛圆满结束,没有人(meiyouren)成为屠人冠军!


没有人还是这么无耻啊,一点都没有变

Archiver|武林MUD资料站 ( 鲁ICP备17038480号 本站关键词:mud 武林mud mud游戏 文字mud

GMT+8, 2019-12-15 10:2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