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D-武林MUD资料站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屠人大赛] 1月19日屠人大师赛战报

[复制链接]
靓仔 发表于 2011-1-19 22: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一年一度的屠人大师赛马上就要举行了,不知道今年的冠军是谁?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没有人(meiyouren)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咖啡(nescafe)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宫锦弼(qianjian)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随风而逝(zza)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段龙葵(longkui)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谁家花开(winner)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不知火舞(tianares)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今年的屠人大师赛吸引了七名高手!走...看看热闹去。


老实说,我今天来比赛是很有信心的
MUD - MUD游戏 - 文字MUD - 武林MUD - 长期、稳定、高速、互助、活跃、更新的武侠MUD站点,一起MUD吧!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19 22:5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 1>>宫锦弼扯着嗓子喊道:“大家并肩子上啊!一起除掉不知火舞这小贱人!”
>屠人场 1>>宫锦弼扯着嗓子喊道:“大家并肩子上啊!一起除掉随风而逝这小贱人!”

我一上来就挑了2个人,来吧,看看我的真实功力

>屠人场 1>>宫锦弼身子忽进忽退,宛若鬼魅,身形诡秘异常,在不知火舞身边飘忽不定。
>屠人场 1>>可是不知火舞看破了宫锦弼的身法,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剑没拿好,不给力啊

>屠人场 1>>随风而逝退步,左手剑指划转,腰部一扭,右手断阙剑一记「天地鹤翔」自下
>屠人场 1>>而上刺向段龙葵的胸口!
>屠人场 1>>却见段龙葵足不点地,往旁窜开数尺,躲了开去。
>屠人场 1>>段龙葵食指连动,手腕园转,“商阳剑”一剑又一剑的刺出,轻灵迅速,奇巧活泼,剑气纵横,无人
>屠人场 1>>能够看清剑气的来路!
>屠人场 1>>结果「当」地一声被随风而逝挡开了。
>屠人场 1>>紧跟着段龙葵反过手来,双手拇指同时捺出,嗤嗤两声急响,“少商剑”有如石破天惊、风雨大至之势,指
>屠人场 1>>向随风而逝的腰间!
>屠人场 1>>结果「噗」地一声,手指已刺入了随风而逝腰间寸许!
>屠人场 1>>( 随风而逝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 1>>谁家花开双掌立起,使出「时乘六龙」向不知火舞连砍六下!
>屠人场 1>>却见不知火舞足不点地,往旁窜开数尺,躲了开去。
>屠人场 1>>不知火舞使出「羝羊触蕃」,双掌由下往上击向谁家花开的两肋!
>屠人场 1>>谁家花开飞身跃起,在半空中一个翻滚,身形一晃,有惊无险地避开了不知火舞这一招。
>屠人场 1>>只见段龙葵一声轻笑,十指纷弹,剑气如奔,连绵无尽的缕缕剑气豁然贯向随风而逝!
>屠人场 1>>可是随风而逝并不慌张,运起内功将段龙葵的剑气尽数化解。
>屠人场 1>>
>屠人场 1>>忽然间谁家花开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随风而逝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随风而逝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1>>
>屠人场 1>>随风而逝一楞,只见谁家花开身形一闪,已晃至自己跟前,躲闪不及,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 1>>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随风而逝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 1>>( 随风而逝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 1>>
>屠人场 1>>谁家花开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随风而逝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随风而逝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1>>
>屠人场 1>>只听随风而逝一声惨嚎,被谁家花开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1>>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随风而逝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 1>>( 随风而逝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 1>>
>屠人场 1>>紧跟着谁家花开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随风而逝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1>>
>屠人场 1>>结果随风而逝躲闪不及,谁家花开的掌劲顿时穿胸而过,“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屠人场 1>>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随风而逝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 1>>( 随风而逝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 1>>随风而逝挥剑分击,剑势自胸前跃出,右手断阙剑一式「进退龙游」,毫无留
>屠人场 1>>恋之势,刺向段龙葵的左腿!
>屠人场 1>>可是段龙葵侧身微微一让,随风而逝这一招扑了个空。
>屠人场 1>>不知火舞大吼一声,双掌使出「震惊百里」,不顾一切般击向谁家花开!
>屠人场 1>>只见谁家花开身行随意转,如同水蛇一般,倏地往一旁挪开了三尺,避过了这一招。
>屠人场 1>>宫锦弼扯着嗓子喊道:“大家并肩子上啊!一起除掉不知火舞这小贱人!”
>屠人场 1>>宫锦弼扯着嗓子喊道:“大家并肩子上啊!一起除掉随风而逝这小贱人!”
>屠人场 1>>宫锦弼身子忽进忽退,宛若鬼魅,身形诡秘异常,在随风而逝身边飘忽不定。
>屠人场 1>>随风而逝霎时只觉眼花缭乱,只能紧守门户,不敢妄自出击!
>屠人场 1>>
>屠人场 1>>宫锦弼一声冷哼,双眸间透出一丝寒气,手中桃源村的剑化作千百根相似,幻出死亡的色彩!
>屠人场 1>>随风而逝大惊之下全然无法招架,急忙抽身急退数尺,躲开了这一招。
>屠人场 1>>
>屠人场 1>>不知火舞双掌立起,使出「时乘六龙」向段龙葵连砍六下!
>屠人场 1>>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段龙葵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1>>段龙葵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1>>抓奶龙爪手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段龙葵不寒而栗。
>屠人场 1>>段龙葵感到自己的精气被抓奶龙爪手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1>>不知火舞举起抓奶龙爪手,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段龙葵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 1>>( 段龙葵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 1>>段龙葵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 1>>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 1>>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随风而逝!!!
>屠人场 1>>结果随风而逝被段龙葵的剑气击中,口中[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身子如稻草人一般向后飞出丈许!!
>屠人场 1>>( 随风而逝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 1>>随风而逝长剑下指,剑意流转,一招「万流归宗」直取宫锦弼的右腿!
>屠人场 1>>宫锦弼身形飘忽,有如鬼魅,转了几转,移步到随风而逝的身后,躲过了随风而逝这一招。
>屠人场 1>>
>屠人场 1>>不知火舞使出「损则有孚」,双掌软绵绵地拍向段龙葵的左脸!
>屠人场 1>>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段龙葵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1>>段龙葵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 1>>抓奶龙爪手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段龙葵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 1>>段龙葵感到自己的精气被抓奶龙爪手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 1>>不知火舞举起抓奶龙爪手,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段龙葵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 1>>( 段龙葵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 1>>段龙葵深深吸了几口气,脸色看起来好多了。
>屠人场 1>>随风而逝一声暴喝,手中的断阙剑对准宫锦弼直劈而下,正是回风拂柳剑「绝剑」绝技。
>屠人场 1>>宫锦弼奋力抵挡,却哪里招架得住,被随风而逝这一剑劈下,登时鲜血迸流!
>屠人场 1>>( 宫锦弼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 1>>随风而逝随即一声冷笑,手中的断阙剑伸伸缩缩,吞吞吐吐,变幻莫测,层层剑光笼罩宫锦弼。
>屠人场 1>>宫锦弼淡淡一笑,浑然不将随风而逝玄妙的招数放在眼中,随意将之架开。
>屠人场 1>>
>屠人场 1>>随风而逝深深吸了一口气,手中的断阙剑幻化出一层浅浅的光芒,人剑合一扑向宫锦弼而去。
>屠人场 1>>随风而逝眼前一花,似乎见到宫锦弼身形一晃,但随即又见宫锦弼回到原地,却似从未离开。
>屠人场 1>>
>屠人场 1>>随风而逝脚步一晃,忽然近上身来,身法奇快,手中的断阙剑应声而起,刺向宫锦弼。
>屠人场 1>>宫锦弼只是慢了一步,登时被随风而逝这一剑刺了个正中,鲜血四处飞射!
>屠人场 1>>( 宫锦弼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 1>>随风而逝一声长叹,眼神变得寒冷无情,断阙剑悠悠而转,犹如轻风拂柳,说不清的缠绵之意。
>屠人场 1>>随风而逝眼前一花,似乎见到宫锦弼身形一晃,但随即又见宫锦弼回到原地,却似从未离开。
>屠人场 1>>
>屠人场 1>>霎时间只见宫锦弼身子猛摆,顿时化分为无数身影,手中桃源村的剑宛若流星般分从不同的方位同时刺向不知火舞!
>屠人场 1>>
>屠人场 1>>紧跟着宫锦弼向后疾退,不知火舞紧追两步,突然间宫锦弼闪到不知火舞面前,手中桃源村的剑直指不知火舞的两肋!
>屠人场 1>>不知火舞往前一迈,忽然后退,恰恰避开宫锦弼这一招,有惊无险。
>屠人场 1>>紧跟着宫锦弼腰枝猛摆,不知火舞眼前仿佛突然出现了七八个宫锦弼,七八只桃源村的剑一起刺向不知火舞!
>屠人场 1>>不知火舞跨出几步,落点怪异莫测,让宫锦弼这一招没有发挥任何作用。
>屠人场 1>>紧跟着宫锦弼飞身跃起,不知火舞抬眼一望,但见得宫锦弼从天直落而下,手中桃源村的剑刺向不知火舞的右脚!
>屠人场 1>>宫锦弼这一招眼看就要击中,可是不知火舞往旁边一让,去点之妙,实在是匪夷所思。
>屠人场 1>>紧跟着宫锦弼腰枝猛摆,不知火舞眼前仿佛突然出现了七八个宫锦弼,七八只桃源村的剑一起刺向不知火舞!
>屠人场 1>>不知火舞往前一迈,忽然后退,恰恰避开宫锦弼这一招,有惊无险。
>屠人场 1>>紧跟着宫锦弼飞身跃起,不知火舞抬眼一望,但见得宫锦弼从天直落而下,手中桃源村的剑刺向不知火舞的右腿!
>屠人场 1>>不知火舞跨出几步,落点怪异莫测,让宫锦弼这一招没有发挥任何作用。
>屠人场 1>>紧跟着宫锦弼飞身跃起,不知火舞抬眼一望,但见得宫锦弼从天直落而下,手中桃源村的剑刺向不知火舞的小腹!
>屠人场 1>>不知火舞跨出几步,落点怪异莫测,让宫锦弼这一招没有发挥任何作用。
>屠人场 1>>紧跟着宫锦弼向后疾退,不知火舞紧追两步,突然间宫锦弼闪到不知火舞面前,手中桃源村的剑直指不知火舞的颈部!
>屠人场 1>>不知火舞身形微晃,有惊无险地避开了宫锦弼这一招。
>屠人场 1>>紧跟着宫锦弼飞身跃起,不知火舞抬眼一望,但见得宫锦弼从天直落而下,手中桃源村的剑刺向不知火舞的右臂!
>屠人场 1>>不知火舞跨出几步,落点怪异莫测,让宫锦弼这一招没有发挥任何作用。
>屠人场 1>>紧跟着宫锦弼蓦地冲到不知火舞面前,手中桃源村的剑直刺不知火舞右眼!不知火舞慌忙招架,不想宫锦弼的桃源村的剑突然转向!
>屠人场 1>>不知火舞往前一迈,忽然后退,恰恰避开宫锦弼这一招,有惊无险。
>屠人场 1>>宫锦弼飞身跃起,不知火舞抬眼一望,但见得宫锦弼从天直落而下,手中桃源村的剑刺向不知火舞的后心!
>屠人场 1>>宫锦弼一招击中不知火舞上身,可却犹如击在铜墙铁壁上一般,力道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屠人场 1>>
>屠人场 1>>紧跟着宫锦弼腰枝猛摆,不知火舞眼前仿佛突然出现了七八个宫锦弼,七八只桃源村的剑一起刺向不知火舞!
>屠人场 1>>不知火舞自顾自的走出几步,浑然不理宫锦弼出招攻向何处。
>屠人场 1>>不知火舞右掌一招「见龙在田」,迅捷无比地劈向谁家花开的左腿!
>屠人场 1>>但是被谁家花开格开了。
>屠人场 1>>宫锦弼一声冷哼,双眸间透出一丝寒气,手中桃源村的剑化作千百根相似,幻出死亡的色彩!
>屠人场 1>>随风而逝大惊之下全然无法招架,急忙抽身急退数尺,躲开了这一招。
>屠人场 1>>
>屠人场 1>>段龙葵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 1>>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 1>>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随风而逝!!!
>屠人场 1>>结果随风而逝被段龙葵的剑气击中,口中[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身子如稻草人一般向后飞出丈许!!
>屠人场 1>>( 随风而逝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1>>随风而逝退步,左手剑指划转,腰部一扭,右手断阙剑一记「天地鹤翔」自下
>屠人场 1>>而上刺向宫锦弼的右耳!
>屠人场 1>>随风而逝眼睛一花,宫锦弼已没了踪影。突然宫锦弼从身后拍了一下随风而逝的头,轻轻跃开。
>屠人场 1>>不知火舞大吼一声,双掌使出「震惊百里」,不顾一切般击向段龙葵!
>屠人场 1>>只见段龙葵足尖在地面轻轻一点,整个身子顿时凌空飘起,轻而易举躲开了不知火舞的招式。
>屠人场 1>>
>屠人场 1>>随风而逝一声暴喝,手中的断阙剑对准宫锦弼直劈而下,正是回风拂柳剑「绝剑」绝技。
>屠人场 1>>宫锦弼奋力抵挡,却哪里招架得住,被随风而逝这一剑劈下,登时鲜血迸流!
>屠人场 1>>( 宫锦弼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 1>>随风而逝随即一声冷笑,手中的断阙剑伸伸缩缩,吞吞吐吐,变幻莫测,层层剑光笼罩宫锦弼。
>屠人场 1>>随风而逝眼睛一花,宫锦弼已没了踪影。突然宫锦弼从身后拍了一下随风而逝的头,轻轻跃开。
>屠人场 1>>
>屠人场 1>>随风而逝深深吸了一口气,手中的断阙剑幻化出一层浅浅的光芒,人剑合一扑向宫锦弼而去。
>屠人场 1>>宫锦弼运气抵挡,只觉得一股透体凉意袭了上来,一个激凌,丹田立刻变得空空荡荡!
>屠人场 1>>( 宫锦弼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 1>>随风而逝脚步一晃,忽然近上身来,身法奇快,手中的断阙剑应声而起,刺向宫锦弼。
>屠人场 1>>随风而逝眼睛一花,宫锦弼已没了踪影。突然宫锦弼从身后拍了一下随风而逝的头,轻轻跃开。
>屠人场 1>>
>屠人场 1>>随风而逝一声长叹,眼神变得寒冷无情,断阙剑悠悠而转,犹如轻风拂柳,说不清的缠绵之意。
>屠人场 1>>宫锦弼冷静非凡,丝毫不为这奇幻的招数所动,凝神抵挡,不漏半点破绽!
>屠人场 1>>
>屠人场 1>>宫锦弼飞身跃起,随风而逝抬眼一望,但见得宫锦弼从天直落而下,手中桃源村的剑刺向随风而逝的左肩!
>屠人场 1>>结果「噗嗤」地一声,桃源村的剑已在随风而逝左肩刺出一个血肉□糊的血窟窿!
>屠人场 1>>( 随风而逝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1>>
>屠人场 1>>霎时间只见宫锦弼鬼魅般揉身冲上,手中桃源村的剑指指点点,宛如夜雨流星,连续刺向随风而逝!
>屠人场 1>>
>屠人场 1>>紧跟着宫锦弼飞身跃起,随风而逝抬眼一望,但见得宫锦弼从天直落而下,手中桃源村的剑刺向随风而逝的头部!
>屠人场 1>>随风而逝使出「日月扣」,双手如钩向一旁飘然纵出,轻轻着地。
>屠人场 1>>紧跟着宫锦弼向后疾退,随风而逝紧追两步,突然间宫锦弼闪到随风而逝面前,手中桃源村的剑直指随风而逝的头部!
>屠人场 1>>结果只听见随风而逝一声惨嚎,桃源村的剑已在随风而逝的头部对穿而出,鲜血溅得满地!
>屠人场 1>>( 随风而逝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1>>紧跟着宫锦弼喝道:“好!”,便即拔出桃源村的剑,反手刺出,跟着转身离去!
>屠人场 1>>结果「噗嗤」地一声,桃源村的剑已在随风而逝右肩刺出一个血肉□糊的血窟窿!
>屠人场 1>>( 随风而逝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1>>紧跟着宫锦弼向后疾退,随风而逝紧追两步,突然间宫锦弼闪到随风而逝面前,手中桃源村的剑直指随风而逝的右手!
>屠人场 1>>结果「噗」地一声,桃源村的剑已刺入了随风而逝右手寸许!
>屠人场 1>>( 随风而逝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1>>紧跟着宫锦弼腰枝猛摆,随风而逝眼前仿佛突然出现了七八个宫锦弼,七八只桃源村的剑一起刺向随风而逝!
>屠人场 1>>但是被随风而逝用手中兵刃架开。
>屠人场 1>>紧跟着宫锦弼蓦地冲到随风而逝面前,手中桃源村的剑直刺随风而逝右眼!随风而逝慌忙招架,不想宫锦弼的桃源村的剑突然转向!
>屠人场 1>>结果「噗」地一声,桃源村的剑已刺进随风而逝的右脚,使随风而逝不由自主地退了几步!
>屠人场 1>>( 随风而逝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1>>紧跟着宫锦弼向后疾退,随风而逝紧追两步,突然间宫锦弼闪到随风而逝面前,手中桃源村的剑直指随风而逝的后心!
>屠人场 1>>随风而逝双足抓地,身形微晃,一招「鹰爪松」有惊无险地避开了宫锦弼这一招。
>屠人场 1>>但是随风而逝身形飘忽,一式「风摆柳」,轻轻一纵,早已避开。
>屠人场 1>>紧跟着宫锦弼蓦地冲到随风而逝面前,手中桃源村的剑直刺随风而逝右眼!随风而逝慌忙招架,不想宫锦弼的桃源村的剑突然转向!
>屠人场 1>>结果「噗嗤」地一声,桃源村的剑已在随风而逝右腿刺出一个血肉□糊的血窟窿!
>屠人场 1>>( 随风而逝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1>>紧跟着宫锦弼蓦地冲到随风而逝面前,手中桃源村的剑直刺随风而逝右眼!随风而逝慌忙招架,不想宫锦弼的桃源村的剑突然转向!
>屠人场 1>>结果「噗」地一声,桃源村的剑已刺进随风而逝的右脚,使随风而逝不由自主地退了几步!
>屠人场 1>>( 随风而逝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 1>>不知火舞施出一招「利涉大川」,右掌插腰,左掌劈向谁家花开的右脸!
>屠人场 1>>谁家花开身形飘忽,灵巧无比,轻轻向后一纵,早已避开。
>屠人场 1>>宫锦弼深深吸了几口气,脸色看起来好多了。
>屠人场 1>>
>屠人场 1>>忽然间谁家花开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不知火舞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不知火舞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1>>
>屠人场 1>>不知火舞一楞,只见谁家花开身形一闪,已晃至自己跟前,躲闪不及,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 1>>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不知火舞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 1>>( 不知火舞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 1>>
>屠人场 1>>谁家花开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不知火舞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不知火舞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1>>
>屠人场 1>>谁家花开一招击中不知火舞上身,可却犹如击在铜墙铁壁上一般,力道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屠人场 1>>可是不知火舞蛮腰微微一颤,步法宛如行云流水,轻飘飘的落在一旁,顿时使谁家花开的攻势落空。
>屠人场 1>>
>屠人场 1>>
>屠人场 1>>紧跟着谁家花开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不知火舞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1>>
>屠人场 1>>不知火舞默念太玄功口诀,太玄内劲齐聚于全身,谁家花开只觉这招攻在不知火舞身上,犹如碰到铜墙铁壁一般,丝毫不起作用。
>屠人场 1>>
>屠人场 1>>只见段龙葵一声轻笑,十指纷弹,剑气如奔,连绵无尽的缕缕剑气豁然贯向不知火舞!
>屠人场 1>>可是不知火舞并不慌张,运起内功将段龙葵的剑气尽数化解。
>屠人场 1>>
>屠人场 1>>随风而逝一声暴喝,手中的断阙剑对准谁家花开直劈而下,正是回风拂柳剑「绝剑」绝技。
>屠人场 1>>谁家花开身形飘忽,灵巧无比,随风而逝顿觉眼前幻象万千,这招竟然落空。
>屠人场 1>>
>屠人场 1>>随风而逝随即一声冷笑,手中的断阙剑伸伸缩缩,吞吞吐吐,变幻莫测,层层剑光笼罩谁家花开。
>屠人场 1>>随风而逝一招攻出,谁家花开身形猛转,犹如灵蛇一般,轻松地避开了随风而逝这招,令随风而逝难以琢磨。
>屠人场 1>>
>屠人场 1>>随风而逝深深吸了一口气,手中的断阙剑幻化出一层浅浅的光芒,人剑合一扑向谁家花开而去。
>屠人场 1>>随风而逝蓦地回转断阙剑,漾起层层碧波,宛若星河气旋,将谁家花开圈裹其中。
>屠人场 1>>谁家花开运气抵挡,只觉得一股透体凉意袭了上来,一个激凌,丹田立刻变得空空荡荡!
>屠人场 1>>( 谁家花开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 1>>随风而逝脚步一晃,忽然近上身来,身法奇快,手中的断阙剑应声而起,刺向谁家花开。
>屠人场 1>>谁家花开猛然飞身跃起,在半空中一个翻滚,竟避开了随风而逝这招。
>屠人场 1>>
>屠人场 1>>随风而逝一声长叹,眼神变得寒冷无情,断阙剑悠悠而转,犹如轻风拂柳,说不清的缠绵之意。
>屠人场 1>>随风而逝一招击中谁家花开上身,可却犹如击在铜墙铁壁上一般,力道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屠人场 1>>
>屠人场 1>>
>屠人场 1>>忽然间谁家花开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不知火舞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不知火舞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1>>
>屠人场 1>>可是不知火舞蛮腰微微一颤,步法宛如行云流水,轻飘飘的落在一旁,顿时使谁家花开的攻势落空。
>屠人场 1>>
>屠人场 1>>
>屠人场 1>>谁家花开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不知火舞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不知火舞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1>>
>屠人场 1>>只听不知火舞一声惨嚎,被谁家花开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1>>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不知火舞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 1>>( 不知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 1>>
>屠人场 1>>紧跟着谁家花开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不知火舞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1>>
>屠人场 1>>不知火舞默念太玄功口诀,太玄内劲齐聚于全身,谁家花开只觉这招攻在不知火舞身上,犹如碰到铜墙铁壁一般,丝毫不起作用。
>屠人场 1>>
>屠人场 1>>不知火舞使出「或跃在渊」,向段龙葵的右肩连拍数掌!
>屠人场 1>>却见段龙葵足不点地,往旁窜开数尺,躲了开去。
>屠人场 1>>宫锦弼扯着嗓子喊道:“大家并肩子上啊!一起除掉不知火舞这小贱人!”
>屠人场 1>>宫锦弼扯着嗓子喊道:“大家并肩子上啊!一起除掉随风而逝这小贱人!”
>屠人场 1>>宫锦弼身子忽进忽退,宛若鬼魅,身形诡秘异常,在随风而逝身边飘忽不定。
>屠人场 1>>随风而逝霎时只觉眼花缭乱,只能紧守门户,不敢妄自出击!
>屠人场 1>>
>屠人场 1>>宫锦弼一声冷哼,双眸间透出一丝寒气,手中桃源村的剑化作千百根相似,幻出死亡的色彩!
>屠人场 1>>随风而逝只觉眼前寒芒一闪而过,随即全身一阵刺痛,几股血柱自身上射出。
>屠人场 1>>随风而逝陡然间一提真气,竟发现周身力道竟似涣散一般,全然无法控制。
>屠人场 1>>( 随风而逝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正当我们这里3对2 打的风风火火的时候,在赛场的另一个角落,一个无耻的,黑暗的,没有人,正在策划一个阴谋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19 22:52:16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10>>没有人对着咖啡喝道:「直娘贼!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屠人场10>>小楼一夜听春雨:圆月落,刀光起。纵横大地十万里。刀光寒如雪,何处听春雨?
>屠人场10>>只听唰的一声,小楼一夜听春雨出手了!一切只能以一个快字去形容,发生在肉眼难看清楚的高速下,没有人这一刀劈出时,好像也是直直的,但是这笔直劈出来的一刀,竟忽然闪起了一道弯弯的刀光。
>屠人场10>>弯弯的刀,弯弯的刀光,开始时宛如一弯新月,忽然间就变成了一道飞虹。这一道弯弯的刀光闪起时,小楼一夜听春雨上的妖异之气,使人为之震眩迷惑。
>屠人场10>>当咖啡感到没有人出手时,小楼一夜听春雨早已挥出,化作满月时的月光,划过两丈的虚空劈向咖啡。
>屠人场10>>咖啡只感到周遭所有的气流和生气都似被没有人这惊天动地的一招吸个一丝不剩,一派生机尽绝,死亡和肃杀的骇人味儿。
>屠人场10>>只听得轻轻的一声响,那道弯弯的刀光却还在,又弯弯地一转。然后美如月光的刀气消失了,所有的声音都沉寂,所有的动作都停顿。
>屠人场10>>没有人还是像一瞬前那么样静静地站在那里,好像根本没有动过。可是没有人手里的小楼一夜听春雨已经在滴着血。
>屠人场10>>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咖啡(nescafe)惨遭没有人(meiyouren)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没有人的魔刀用的还真是可以啊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19 22:5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 1>>宫锦弼扯着嗓子喊道:“大家并肩子上啊!一起除掉不知火舞这小贱人!”
>屠人场 1>>宫锦弼大声喊道:“大家上啊,对付随风而逝这种人不必讲究什么江湖道义!”
>屠人场 1>>随风而逝长剑下指,剑意流转,一招「万流归宗」直取段龙葵的胸口!
>屠人场 1>>段龙葵自顾自的走出几步,浑然不理随风而逝出招攻向何处。
>屠人场 1>>宫锦弼大声喊道:“大家上啊,对付不知火舞这种人不必讲究什么江湖道义!”
>屠人场 1>>宫锦弼扯着嗓子喊道:“大家并肩子上啊!一起除掉随风而逝这小贱人!”
>屠人场 1>>随风而逝屈腕云剑,剑光如彩碟纷飞,幻出点点星光,右手断阙剑陡然使出那
>屠人场 1>>式「大雁啼沙」跃跃洒洒飘向宫锦弼的左腿!
>屠人场 1>>突然之间,白影急幌,宫锦弼向后滑出丈余,立时又回到了原地,躲过了随风而逝这一招。
>屠人场 1>>
>屠人场 1>>忽然间谁家花开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随风而逝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随风而逝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 1>>
>屠人场 1>>随风而逝一楞,只见谁家花开身形一闪,已晃至自己跟前,躲闪不及,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 1>>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随风而逝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 1>>( 随风而逝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1>>
>屠人场 1>>谁家花开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随风而逝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随风而逝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 1>>
>屠人场 1>>只听随风而逝一声惨嚎,被谁家花开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 1>>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随风而逝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 1>>( 随风而逝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 1>>
>屠人场 1>>紧跟着谁家花开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随风而逝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 1>>
>屠人场 1>>结果随风而逝躲闪不及,谁家花开的掌劲顿时穿胸而过,“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屠人场 1>>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随风而逝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 1>>( 随风而逝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随风而逝(zza)惨遭谁家花开(winner)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zza 终于在我砍头3人组的毒手之下,含恨而去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19 22:55:24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 1>>小楼一夜听春雨:圆月落,刀光起。纵横大地十万里。刀光寒如雪,何处听春雨?
>屠人场 1>>只听唰的一声,小楼一夜听春雨出手了!一切只能以一个快字去形容,发生在肉眼难看清楚的高速下,没有人这一刀劈出时,好像也是直直的,但是这笔直劈出来的一刀,竟忽然闪起了一道弯弯的刀光。
>屠人场 1>>弯弯的刀,弯弯的刀光,开始时宛如一弯新月,忽然间就变成了一道飞虹。这一道弯弯的刀光闪起时,小楼一夜听春雨上的妖异之气,使人为之震眩迷惑。
>屠人场 1>>当谁家花开感到没有人出手时,小楼一夜听春雨早已挥出,化作满月时的月光,划过两丈的虚空劈向谁家花开。
>屠人场 1>>谁家花开只感到周遭所有的气流和生气都似被没有人这惊天动地的一招吸个一丝不剩,一派生机尽绝,死亡和肃杀的骇人味儿。
>屠人场 1>>只听得轻轻的一声响,那道弯弯的刀光却还在,又弯弯地一转。然后美如月光的刀气消失了,所有的声音都沉寂,所有的动作都停顿。
>屠人场 1>>没有人还是像一瞬前那么样静静地站在那里,好像根本没有动过。可是没有人手里的小楼一夜听春雨已经在滴着血。
>屠人场 1>>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谁家花开(winner)惨遭没有人(meiyouren)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能秒杀就是牛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19 22:56:27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 1>>没有人对着段龙葵喝道:「贼婆娘!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屠人场 1>>小楼一夜听春雨:圆月落,刀光起。纵横大地十万里。刀光寒如雪,何处听春雨?
>屠人场 1>>只听唰的一声,小楼一夜听春雨出手了!一切只能以一个快字去形容,发生在肉眼难看清楚的高速下,没有人这一刀劈出时,好像也是直直的,但是这笔直劈出来的一刀,竟忽然闪起了一道弯弯的刀光。
>屠人场 1>>弯弯的刀,弯弯的刀光,开始时宛如一弯新月,忽然间就变成了一道飞虹。这一道弯弯的刀光闪起时,小楼一夜听春雨上的妖异之气,使人为之震眩迷惑。
>屠人场 1>>当段龙葵感到没有人出手时,小楼一夜听春雨早已挥出,化作满月时的月光,划过两丈的虚空劈向段龙葵。
>屠人场 1>>段龙葵只感到周遭所有的气流和生气都似被没有人这惊天动地的一招吸个一丝不剩,一派生机尽绝,死亡和肃杀的骇人味儿。
>屠人场 1>>只听得轻轻的一声响,那道弯弯的刀光却还在,又弯弯地一转。然后美如月光的刀气消失了,所有的声音都沉寂,所有的动作都停顿。
>屠人场 1>>没有人还是像一瞬前那么样静静地站在那里,好像根本没有动过。可是没有人手里的小楼一夜听春雨已经在滴着血。
>屠人场 1>>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段龙葵(longkui)惨遭没有人(meiyouren)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你再怎么努力,只要不小心吃了一刀,一切付之东流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19 22:5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 1>>没有人对着宫锦弼喝道:「直娘贼!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屠人场 1>>小楼一夜听春雨:圆月落,刀光起。纵横大地十万里。刀光寒如雪,何处听春雨?
>屠人场 1>>只听唰的一声,小楼一夜听春雨出手了!一切只能以一个快字去形容,发生在肉眼难看清楚的高速下,没有人这一刀劈出时,好像也是直直的,但是这笔直劈出来的一刀,竟忽然闪起了一道弯弯的刀光。
>屠人场 1>>弯弯的刀,弯弯的刀光,开始时宛如一弯新月,忽然间就变成了一道飞虹。这一道弯弯的刀光闪起时,小楼一夜听春雨上的妖异之气,使人为之震眩迷惑。
>屠人场 1>>当宫锦弼感到没有人出手时,小楼一夜听春雨早已挥出,化作满月时的月光,划过两丈的虚空劈向宫锦弼。
>屠人场 1>>宫锦弼只感到周遭所有的气流和生气都似被没有人这惊天动地的一招吸个一丝不剩,一派生机尽绝,死亡和肃杀的骇人味儿。
>屠人场 1>>只听得轻轻的一声响,那道弯弯的刀光却还在,又弯弯地一转。然后美如月光的刀气消失了,所有的声音都沉寂,所有的动作都停顿。
>屠人场 1>>没有人还是像一瞬前那么样静静地站在那里,好像根本没有动过。可是没有人手里的小楼一夜听春雨已经在滴着血。
>屠人场 1>>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宫锦弼(qianjian)惨遭没有人(meiyouren)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没有人杀一人走一步,回来再杀一人,真是好算计啊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1-19 22:5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 6>>不知火舞盘膝坐下,闭目冥神,缓缓的呼吸吐纳。
>屠人场 6>>
>屠人场12>>没有人凝神闭目,右手持刀,左手顺着小楼一夜听春雨刀刃一抹,鲜血顿时将小楼一夜听春雨染红。待到没有人双目睁开,顿时杀气冲天!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没有人双臂一伸一缩,膝部微弯,作势欲扑。
>屠人场12>>
>屠人场 6>>没有人对着不知火舞喝道:「小贱人!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屠人场 6>>小楼一夜听春雨:圆月落,刀光起。纵横大地十万里。刀光寒如雪,何处听春雨?
>屠人场 6>>只听唰的一声,小楼一夜听春雨出手了!一切只能以一个快字去形容,发生在肉眼难看清楚的高速下,没有人这一刀劈出时,好像也是直直的,但是这笔直劈出来的一刀,竟忽然闪起了一道弯弯的刀光。
>屠人场 6>>弯弯的刀,弯弯的刀光,开始时宛如一弯新月,忽然间就变成了一道飞虹。这一道弯弯的刀光闪起时,小楼一夜听春雨上的妖异之气,使人为之震眩迷惑。
>屠人场 6>>可是不知火舞识破了没有人这一招,斜斜一跃避开。
>屠人场 6>>
>屠人场 6>>不知火舞缓缓睁开双目,精光四射,神清意爽。
>屠人场 6>>
>屠人场 6>>小楼一夜听春雨:圆月落,刀光起。纵横大地十万里。刀光寒如雪,何处听春雨?
>屠人场 6>>只听唰的一声,小楼一夜听春雨出手了!一切只能以一个快字去形容,发生在肉眼难看清楚的高速下,没有人这一刀劈出时,好像也是直直的,但是这笔直劈出来的一刀,竟忽然闪起了一道弯弯的刀光。
>屠人场 6>>弯弯的刀,弯弯的刀光,开始时宛如一弯新月,忽然间就变成了一道飞虹。这一道弯弯的刀光闪起时,小楼一夜听春雨上的妖异之气,使人为之震眩迷惑。
>屠人场 6>>可是不知火舞识破了没有人这一招,斜斜一跃避开。
>屠人场 6>>
>屠人场 6>>不知火舞暴喝一声,全身内劲迸发,气贯右臂奋力外扯,企图将没有人的小楼一夜听春雨吸入掌中。
>屠人场 6>>没有人只觉周围气流涌动,慌忙中连将手中小楼一夜听春雨挥舞得密不透风,使得不知火舞无从下手。
>屠人场 6>>
>屠人场 6>>不知火舞右掌一招「见龙在田」,迅捷无比地劈向没有人的两肋!
>屠人场 6>>结果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没有人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
>屠人场 6>>( 没有人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 6>>没有人见势不好,转身要走,被不知火舞一把拦在面前。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屠人场 6>>不知火舞暴喝一声,全身内劲迸发,气贯右臂奋力外扯,企图将没有人的小楼一夜听春雨吸入掌中。
>屠人场 6>>没有人只觉周围气流涌动,手中小楼一夜听春雨竟然拿捏不住,向不知火舞掌心脱手飞去。
>屠人场 6>>
>屠人场12>>没有人突然大喝一声,伸出右手凌空一抓,忽然乌云密布,雷声隐隐。
>屠人场12>>
>屠人场12>>一声霹雳,闪电划破长空,小楼一夜听春雨从天而降,飞入没有人的手中!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没有人一声清啸,抖出一把小楼一夜听春雨。
>屠人场 3>>没有人对着不知火舞喝道:「小贱人!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屠人场 3>>小楼一夜听春雨:圆月落,刀光起。纵横大地十万里。刀光寒如雪,何处听春雨?
>屠人场 3>>只听唰的一声,小楼一夜听春雨出手了!一切只能以一个快字去形容,发生在肉眼难看清楚的高速下,没有人这一刀劈出时,好像也是直直的,但是这笔直劈出来的一刀,竟忽然闪起了一道弯弯的刀光。
>屠人场 3>>弯弯的刀,弯弯的刀光,开始时宛如一弯新月,忽然间就变成了一道飞虹。这一道弯弯的刀光闪起时,小楼一夜听春雨上的妖异之气,使人为之震眩迷惑。
>屠人场 3>>当不知火舞感到没有人出手时,小楼一夜听春雨早已挥出,化作满月时的月光,划过两丈的虚空劈向不知火舞。
>屠人场 3>>不知火舞只感到周遭所有的气流和生气都似被没有人这惊天动地的一招吸个一丝不剩,一派生机尽绝,死亡和肃杀的骇人味儿。
>屠人场 3>>只听得轻轻的一声响,那道弯弯的刀光却还在,又弯弯地一转。然后美如月光的刀气消失了,所有的声音都沉寂,所有的动作都停顿。
>屠人场 3>>没有人还是像一瞬前那么样静静地站在那里,好像根本没有动过。可是没有人手里的小楼一夜听春雨已经在滴着血。
>屠人场 3>>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不知火舞(tianares)惨遭没有人(meiyouren)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本次屠人大赛圆满结束,没有人(meiyouren)成为屠人冠军!


没有人,高,是在是高。
jintian 发表于 2011-1-19 23: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给自己顶下。
是开碧落 发表于 2011-1-20 16:37:21 | 显示全部楼层
群p 抵不过阴险的战术

Archiver|武林MUD资料站 ( 鲁ICP备17038480号 本站关键词:mud 武林mud mud游戏 文字mud

GMT+8, 2019-12-15 19:0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