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D-武林MUD资料站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屠人大赛] 2月24日屠人常规赛战报(本期看点:毒王出山,看毒药是怎么炼成的)

[复制链接]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1:5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一年一度的屠人常规赛马上就要举行了,不知道今年的冠军是谁?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简易(yinghy)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上官无情(erits)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胡火舞(tianares)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段子语(ziyu)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段侠行(ips)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段千年(lizhuni)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孤独战神(mlyyw)已报名参加本次屠人大赛。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今年的屠人常规赛吸引了七名高手!走...看看热闹去。


本期看点,毒王是怎么炼成的
MUD - MUD游戏 - 文字MUD - 武林MUD - 长期、稳定、高速、互助、活跃、更新的武侠MUD站点,一起MUD吧!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1:5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9>>胡火舞双目微闭,衣裳无风自起,刹那间,杀气充斥 ……
>屠人场9>>一束刀光,一道剑影,一招「万马奔腾」毫无征兆地使出,刀光剑气就犹如地狱幽灵般地呼啸而出,将段子语笼罩……
>屠人场9>>段子语只见无数刀光剑影向自己逼来,顿感眼花缭乱,心底寒意油然而生。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大喝一声,手中绝尘剑遥指段子语,一道杀气登时将段子语震退数步。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大喝一声,手中绝尘剑遥指段子语,一道杀气登时将段子语震退数步。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 胡火舞对段子语造成1048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 胡火舞对段子语造成1275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抖动手中的绝尘剑,幻化成夜空流星,数道紫芒划破星空袭向段子语。
>屠人场9>>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段子语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蓦地回转绝尘剑,漾起层层碧波,宛若星河气旋,将段子语圈裹其中。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 胡火舞对段子语造成1071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大喝一声,手中绝尘剑遥指段子语,一道杀气登时将段子语震退数步。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 胡火舞对段子语造成1175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段子语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 胡火舞对段子语造成1084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 胡火舞对段子语造成1237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抖动手中的绝尘剑,幻化成夜空流星,数道紫芒划破星空袭向段子语。
>屠人场9>>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段子语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蓦地回转绝尘剑,漾起层层碧波,宛若星河气旋,将段子语圈裹其中。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 胡火舞对段子语造成1081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大喝一声,手中绝尘剑遥指段子语,一道杀气登时将段子语震退数步。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抖动手中的绝尘剑,幻化成夜空流星,数道紫芒划破星空袭向段子语。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抖动手中的绝尘剑,幻化成夜空流星,数道紫芒划破星空袭向段子语。
>屠人场9>>( 段子语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大喝一声,手中绝尘剑遥指段子语,一道杀气登时将段子语震退数步。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只听胡火舞纵声长啸,人与绝尘剑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段子语射去。
>屠人场9>>可是段子语冥神抵挡,将胡火舞此招的所有变化全然封住。
>屠人场9>>
>屠人场9>>胡火舞身上冰蚕寒功随心而起,震得段子语心肺欲裂,腾腾腾连退数步!
>屠人场9>>( 胡火舞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9>>突然间段子语指锋一转,力聚指尖“嗤”的弹出一道紫芒,直袭胡火舞气海大穴。
>屠人场9>>可是胡火舞防守严密,紧守门户,顿时令段子语的攻势化为乌有。
>屠人场9>>

胡家的连招+星宿的内功毒,这滋味只有身在其中的ziyu 知道啦。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1:57:12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9>>胡火舞双目微闭,衣裳无风自起,刹那间,杀气充斥 ……
>屠人场9>>一束刀光,一道剑影,一招「万马奔腾」毫无征兆地使出,刀光剑气就犹如地狱幽灵般地呼啸而出,将段子语笼罩……
>屠人场9>>段子语只见无数刀光剑影向自己逼来,顿感眼花缭乱,心底寒意油然而生。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 胡火舞对段子语造成1043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 胡火舞对段子语造成1035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段子语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蓦地回转绝尘剑,漾起层层碧波,宛若星河气旋,将段子语圈裹其中。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 胡火舞对段子语造成1218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段子语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段子语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蓦地回转绝尘剑,漾起层层碧波,宛若星河气旋,将段子语圈裹其中。
>屠人场9>>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段子语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9>>霎时只听胡火舞纵声长啸,人与绝尘剑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段子语射去。
>屠人场9>>可是段子语冥神抵挡,将胡火舞此招的所有变化全然封住。
>屠人场9>>
>屠人场9>>突然间段子语指锋一转,力聚指尖“嗤”的弹出一道紫芒,直袭胡火舞气海大穴。
>屠人场9>>可是胡火舞防守严密,紧守门户,顿时令段子语的攻势化为乌有。
>屠人场9>>

大家注意看下面这个

>屠人场9>>忽见三条银线从胡火舞的百会、左右太阳穴如冰蚕延行般直入眉心。
>屠人场9>>胡火舞额头已隐隐罩上一层殷蓝之气,突然身形一转袖袍狂舞变化出重重身影,身影中似有无数利爪向段子语抓去。
>屠人场9>>胡火舞脸色越发阴暗,身上的玉笛在真气的鼓荡之下发出刺耳嗡鸣扰得段子语心烦意乱,攻势不由得减缓了下来。
>屠人场9>>胡火舞见段子语略显颓势,长啸一声将鼓足真气双袖象两堵高墙一般砸了过去,段子语只得格架却将膻中穴暴露无遗。
>屠人场9>>
>屠人场9>>段子语顿觉膻中微痛,如同被尖针刺了个小孔,全身内力如水银般循孔飞泄而出!
>屠人场9>>

这个是貌似化功大法的特效啊,这个不是要等级相差才出的吗?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1:57:54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9>>胡火舞双目微闭,衣裳无风自起,刹那间,杀气充斥 ……
>屠人场9>>一束刀光,一道剑影,一招「万马奔腾」毫无征兆地使出,刀光剑气就犹如地狱幽灵般地呼啸而出,将段子语笼罩……
>屠人场9>>段子语只见无数刀光剑影向自己逼来,顿感眼花缭乱,心底寒意油然而生。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大喝一声,手中绝尘剑遥指段子语,一道杀气登时将段子语震退数步。
>屠人场9>>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段子语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9>>( 胡火舞对段子语造成1150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大喝一声,手中绝尘剑遥指段子语,一道杀气登时将段子语震退数步。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9>>( 胡火舞对段子语造成1021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大喝一声,手中绝尘剑遥指段子语,一道杀气登时将段子语震退数步。
>屠人场9>>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段子语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9>>(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9>>( 胡火舞对段子语造成1082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段子语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9>>(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段子语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9>>(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段子语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9>>(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抖动手中的绝尘剑,幻化成夜空流星,数道紫芒划破星空袭向段子语。
>屠人场9>>(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大喝一声,手中绝尘剑遥指段子语,一道杀气登时将段子语震退数步。
>屠人场9>>(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9>>( 胡火舞对段子语造成1046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9>>( 胡火舞对段子语造成1013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9>>霎时只听胡火舞纵声长啸,人与绝尘剑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段子语射去。
>屠人场9>>可是段子语冥神抵挡,将胡火舞此招的所有变化全然封住。
>屠人场9>>
>屠人场9>>突然间段子语指锋一转,力聚指尖“嗤”的弹出一道紫芒,直袭胡火舞气海大穴。
>屠人场9>>可是胡火舞防守严密,紧守门户,顿时令段子语的攻势化为乌有。
>屠人场9>>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2: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12>>简易对着孤独战神喝道:「直娘贼!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孤独战神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 孤独战神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孤独战神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 孤独战神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12>>忽然间简易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孤独战神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孤独战神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孤独战神造成9655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是开碧落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孤独战神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屠人场12>>简易一声长叹,是开碧落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孤独战神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12>>孤独战神一楞,只见简易身形一闪,已晃至自己跟前,躲闪不及,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孤独战神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孤独战神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简易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孤独战神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孤独战神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孤独战神造成9655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是开碧落上旋出一道道五彩缤纷的光圈,笼罩了孤独战神,四下飞舞。
>屠人场12>>简易嘿然冷笑,抖动是开碧落,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孤独战神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12>>只听孤独战神一声惨嚎,被简易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孤独战神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孤独战神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紧跟着简易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孤独战神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孤独战神造成9655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是开碧落上旋出一道道五彩缤纷的光圈,笼罩了孤独战神,四下飞舞。
>屠人场12>>结果孤独战神躲闪不及,简易的掌劲顿时穿胸而过,“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孤独战神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孤独战神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12>>简易左右手分使两招,毫不停滞,宛如两人同时攻出。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忽然间简易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孤独战神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孤独战神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孤独战神造成9655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啵”的一声,是开碧落如击败革,却见孤独战神闷哼一声,摇晃不定!
>屠人场12>>简易嘿然冷笑,抖动是开碧落,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孤独战神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12>>孤独战神一楞,只见简易身形一闪,已晃至自己跟前,躲闪不及,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孤独战神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孤独战神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简易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孤独战神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孤独战神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孤独战神造成9655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啵”的一声,是开碧落如击败革,却见孤独战神闷哼一声,摇晃不定!
>屠人场12>>简易嘿然冷笑,抖动是开碧落,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孤独战神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12>>只听孤独战神一声惨嚎,被简易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孤独战神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孤独战神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紧跟着简易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孤独战神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孤独战神造成9655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是开碧落上旋出一道道五彩缤纷的光圈,笼罩了孤独战神,四下飞舞。
>屠人场12>>简易随手划动是开碧落,一圈圈碧芒围向孤独战神,震得孤独战神吐血连连!
>屠人场12>>结果孤独战神躲闪不及,简易的掌劲顿时穿胸而过,“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孤独战神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孤独战神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孤独战神(mlyyw)惨遭简易(yinghy)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这个没有什么好介绍的吧,转世后的大虾,杀不死没转的新手的话,那还算人吗?呵呵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2: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9>>忽见三条银线从胡火舞的百会、左右太阳穴如冰蚕延行般直入眉心。
>屠人场9>>胡火舞额头已隐隐罩上一层殷蓝之气,突然身形一转袖袍狂舞变化出重重身影,身影中似有无数利爪向段子语抓去。
>屠人场9>>胡火舞脸色越发阴暗,身上的玉笛在真气的鼓荡之下发出刺耳嗡鸣扰得段子语心烦意乱,攻势不由得减缓了下来。
>屠人场9>>胡火舞见段子语略显颓势,长啸一声将鼓足真气双袖象两堵高墙一般砸了过去,段子语只得格架却将膻中穴暴露无遗。
>屠人场9>>
>屠人场9>>段子语顿觉膻中微痛,如同被尖针刺了个小孔,全身内力如水银般循孔飞泄而出!
>屠人场9>>
>屠人场9>>突然间段子语指锋一转,力聚指尖“嗤”的弹出一道紫芒,直袭胡火舞气海大穴。
>屠人场9>>可是胡火舞防守严密,紧守门户,顿时令段子语的攻势化为乌有。

ziyu 用的是桃花岛的指法?忙乱的?效果不好啊

>屠人场9>>
>屠人场9>>胡火舞双目微闭,衣裳无风自起,刹那间,杀气充斥 ……
>屠人场9>>一束刀光,一道剑影,一招「万马奔腾」毫无征兆地使出,刀光剑气就犹如地狱幽灵般地呼啸而出,将段子语笼罩……
>屠人场9>>段子语只见无数刀光剑影向自己逼来,顿感眼花缭乱,心底寒意油然而生。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大喝一声,手中绝尘剑遥指段子语,一道杀气登时将段子语震退数步。
>屠人场9>>( 段子语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蓦地回转绝尘剑,漾起层层碧波,宛若星河气旋,将段子语圈裹其中。
>屠人场9>>( 段子语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9>>( 胡火舞对段子语造成1055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9>>( 胡火舞对段子语造成1031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9>>( 胡火舞对段子语造成1008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9>>( 胡火舞对段子语造成1138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抖动手中的绝尘剑,幻化成夜空流星,数道紫芒划破星空袭向段子语。
>屠人场9>>( 段子语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抖动手中的绝尘剑,幻化成夜空流星,数道紫芒划破星空袭向段子语。
>屠人场9>>( 段子语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 胡火舞对段子语造成1020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抖动手中的绝尘剑,幻化成夜空流星,数道紫芒划破星空袭向段子语。
>屠人场9>>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段子语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 胡火舞对段子语造成1091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蓦地回转绝尘剑,漾起层层碧波,宛若星河气旋,将段子语圈裹其中。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段子语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段子语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蓦地回转绝尘剑,漾起层层碧波,宛若星河气旋,将段子语圈裹其中。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只听胡火舞纵声长啸,人与绝尘剑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段子语射去。
>屠人场9>>可是段子语冥神抵挡,将胡火舞此招的所有变化全然封住。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只听胡火舞纵声长啸,人与绝尘剑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段子语射去。
>屠人场9>>可是段子语冥神抵挡,将胡火舞此招的所有变化全然封住。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只听胡火舞纵声长啸,人与绝尘剑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段子语射去。
>屠人场9>>可是段子语冥神抵挡,将胡火舞此招的所有变化全然封住。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只听胡火舞纵声长啸,人与绝尘剑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段子语射去。
>屠人场9>>段子语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屠人场9>>胡火舞盯住段子语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绝尘剑,电光火石间已朝段子语攻出七招!
>屠人场9>>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9>>霎时段子语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9>>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段子语胸前射出。
>屠人场9>>胡火舞大喝一声,手中绝尘剑遥指段子语,一道杀气登时将段子语震退数步。
>屠人场9>>( 段子语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段子语(ziyu)惨遭胡火舞(tianares)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中了超级毒,状态会减少很多。很卑鄙啊,不过我喜欢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2:05:27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12>>段千年对着简易喝道:「死牛鼻子!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屠人场12>>( 简易对段千年造成1610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段千年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只听段千年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12>>“啵”的一声,是开碧落如击败革,却见段千年闷哼一声,摇晃不定!
>屠人场12>>简易手中的是开碧落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段千年目瞪口呆!
>屠人场12>>( 段千年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12>>忽然间简易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段千年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千年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段千年造成9718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啵”的一声,是开碧落如击败革,却见段千年闷哼一声,摇晃不定!
>屠人场12>>简易举起是开碧落,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段千年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12>>段千年一楞,只见简易身形一闪,已晃至自己跟前,躲闪不及,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段千年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段千年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简易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千年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千年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段千年造成9718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啵”的一声,是开碧落如击败革,却见段千年闷哼一声,摇晃不定!
>屠人场12>>简易嘿然冷笑,抖动是开碧落,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段千年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12>>只听段千年一声惨嚎,被简易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段千年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段千年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紧跟着简易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千年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段千年造成9718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是开碧落上旋出一道道五彩缤纷的光圈,笼罩了段千年,四下飞舞。
>屠人场12>>简易手中的是开碧落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段千年目瞪口呆!
>屠人场12>>结果段千年躲闪不及,简易的掌劲顿时穿胸而过,“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段千年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段千年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简易左右手分使两招,毫不停滞,宛如两人同时攻出。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忽然间简易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段千年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千年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段千年造成9718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是开碧落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段千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屠人场12>>简易举起是开碧落,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段千年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12>>段千年一楞,只见简易身形一闪,已晃至自己跟前,躲闪不及,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段千年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段千年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简易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千年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千年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段千年造成9718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是开碧落上旋出一道道五彩缤纷的光圈,笼罩了段千年,四下飞舞。
>屠人场12>>简易举起是开碧落,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段千年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12>>只听段千年一声惨嚎,被简易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段千年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段千年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紧跟着简易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千年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段千年足尖在地面轻轻一点,整个身子顿时凌空飘起,轻而易举躲开了简易的招式。
>屠人场12>>
>屠人场12>>上官无情对着段千年喝道:「直娘贼!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屠人场12>>段千年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12>>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12>>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简易!!!
>屠人场12>>可是简易看破了段千年的招式,身子微微一闪已经避开了段千年的『六脉归宗』!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段千年默念太玄功口诀,太玄内劲齐聚于全身,上官无情只觉这招攻在段千年身上,犹如碰到铜墙铁壁一般,丝毫不起作用。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忽然间简易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段千年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千年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简易一招击中段千年上身,可却犹如击在铜墙铁壁上一般,力道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简易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千年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千年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段千年造成9718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啵”的一声,是开碧落如击败革,却见段千年闷哼一声,摇晃不定!
>屠人场12>>简易一声长叹,是开碧落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千年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12>>只听段千年一声惨嚎,被简易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段千年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段千年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12>>紧跟着简易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千年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段千年造成9718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是开碧落上旋出一道道五彩缤纷的光圈,笼罩了段千年,四下飞舞。
>屠人场12>>简易一声长叹,是开碧落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千年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12>>结果段千年躲闪不及,简易的掌劲顿时穿胸而过,“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段千年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段千年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12>>简易双手齐出,分使不同招式,令人眼花缭乱。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忽然间简易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段千年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千年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段千年默念太玄功口诀,太玄内劲齐聚于全身,简易只觉这招攻在段千年身上,犹如碰到铜墙铁壁一般,丝毫不起作用。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简易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千年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千年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可是段千年蛮腰微微一颤,步法宛如行云流水,轻飘飘的落在一旁,顿时使简易的攻势落空。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紧跟着简易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千年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可段千年竟丝毫不理会简易的招数,径自迎面奔上,幻出无数倩影翩翩起舞,简易勘不透虚实,唯有收招。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段千年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12>>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12>>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简易!!!
>屠人场12>>可是简易看破了段千年的招式,身子微微一闪已经避开了段千年的『六脉归宗』!
>屠人场12>>
无盐陪着笑脸对乌老大道:“您好,您好,我也来签个到。”
乌老大说道:现在屠人常规赛正在举行,你还是下次再来吧。
>屠人场12>>但见段千年微微一笑,身形轻展,整个人竟踏空飘起,待上官无情一招击空后,又翩翩而落,晃至上官无情跟前。
>屠人场12>>
>屠人场12>>上官无情招数忽然的一变,摹可明方,内力四处回旋,无形中牵引着段千年的招式!
>屠人场12>>结果段千年的招式莫名其妙的变了方向,竟然控制不住!幸好身边没有别人,没有酿成大祸。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忽然间简易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段千年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千年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段千年造成9718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是开碧落上旋出一道道五彩缤纷的光圈,笼罩了段千年,四下飞舞。
>屠人场12>>简易一声长叹,是开碧落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千年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12>>段千年一楞,只见简易身形一闪,已晃至自己跟前,躲闪不及,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段千年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段千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简易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千年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千年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段千年造成9718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啵”的一声,是开碧落如击败革,却见段千年闷哼一声,摇晃不定!
>屠人场12>>简易一声长叹,是开碧落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千年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12>>只听段千年一声惨嚎,被简易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段千年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段千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紧跟着简易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千年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段千年造成9718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是开碧落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段千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屠人场12>>简易手中的是开碧落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段千年目瞪口呆!
>屠人场12>>结果段千年躲闪不及,简易的掌劲顿时穿胸而过,“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段千年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段千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简易大喝一声,双手分使两招,一起攻出。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忽然间简易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段千年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千年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简易一招击中段千年上身,可却犹如击在铜墙铁壁上一般,力道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屠人场12>>但见段千年微微一笑,身形轻展,整个人竟踏空飘起,待简易一招击空后,又翩翩而落,晃至简易跟前。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简易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千年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千年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段千年造成9718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是开碧落上旋出一道道五彩缤纷的光圈,笼罩了段千年,四下飞舞。
>屠人场12>>简易嘿然冷笑,抖动是开碧落,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段千年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12>>只听段千年一声惨嚎,被简易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段千年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段千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紧跟着简易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千年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段千年造成9718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结果段千年躲闪不及,简易的掌劲顿时穿胸而过,“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段千年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段千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只听简易纵声长啸,人与是开碧落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段千年射去。
>屠人场12>>段千年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屠人场12>>简易盯住段千年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是开碧落,电光火石间已朝段千年攻出十一招!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段千年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 段千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 简易对段千年造成1762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段千年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段千年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12>>是开碧落上旋出一道道五彩缤纷的光圈,笼罩了段千年,四下飞舞。
>屠人场12>>简易一声长叹,是开碧落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千年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12>>( 段千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 简易对段千年造成1297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段千年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只听段千年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12>>( 段千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 简易对段千年造成1466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段千年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段千年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12>>是开碧落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段千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屠人场12>>简易手中的是开碧落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段千年目瞪口呆!
>屠人场12>>( 段千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段千年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 段千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 简易对段千年造成1528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段千年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段千年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12>>是开碧落上旋出一道道五彩缤纷的光圈,笼罩了段千年,四下飞舞。
>屠人场12>>简易手中的是开碧落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段千年目瞪口呆!
>屠人场12>>( 段千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段千年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 段千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段千年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段千年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12>>“啵”的一声,是开碧落如击败革,却见段千年闷哼一声,摇晃不定!
>屠人场12>>( 段千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段千年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段千年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12>>是开碧落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段千年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屠人场12>>简易一声长叹,是开碧落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段千年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12>>( 段千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 简易对段千年造成1963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段千年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简易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屠人场12>>段千年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12>>( 段千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段千年使出六脉神剑最强绝技『六脉归宗』,真气急运九大周天,内力汹涌滂湃,
>屠人场12>>刹时间数股炽热刚猛的剑气自指中射出!!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之际,
>屠人场12>>竟然汇集成一束凌厉无匹的剑柱,宛如一条白色巨蟒,闪电般疾射向上官无情!!!
>屠人场12>>可是上官无情看破了段千年的招式,身子微微一闪已经避开了段千年的『六脉归宗』!
>屠人场12>>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段千年(lizhuni)惨遭简易(yinghy)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三国杀?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2:07:20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12>>简易对着上官无情喝道:「小贱人!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上官无情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只听上官无情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12>>是开碧落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上官无情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屠人场12>>简易手中的是开碧落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上官无情目瞪口呆!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男一号出场:

>屠人场12>>胡火舞对着简易喝道:「死牛鼻子!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屠人场12>>胡火舞双目微闭,衣裳无风自起,刹那间,杀气充斥 ……
>屠人场12>>一束刀光,一道剑影,一招「万马奔腾」毫无征兆地使出,刀光剑气就犹如地狱幽灵般地呼啸而出,将简易笼罩……
>屠人场12>>简易只见无数刀光剑影向自己逼来,顿感眼花缭乱,心底寒意油然而生。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蓦地回转绝尘剑,漾起层层碧波,宛若星河气旋,将简易圈裹其中。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简易造成1208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简易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 简易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简易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简易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12>>( 简易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简易造成1094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 简易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简易造成1089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简易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简易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12>>( 简易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 简易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 简易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虽然先天功的防御效果很好,但是50连招也不可能都放着呀,中了一个超级毒,防御效果就下降了,可惜啊
是开碧落 发表于 2011-2-24 22: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无数下不超过1000伤害的蹂躏下, ziyu出局了

为啥只见毒王单方面蹂躏, 不见反攻呢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2: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12>>忽然间简易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胡火舞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胡火舞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胡火舞造成3446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胡火舞一楞,只见简易身形一闪,已晃至自己跟前,躲闪不及,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胡火舞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胡火舞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12>>简易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胡火舞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胡火舞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胡火舞造成3446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是开碧落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胡火舞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屠人场12>>简易随手划动是开碧落,一圈圈碧芒围向胡火舞,震得胡火舞吐血连连!
>屠人场12>>只听胡火舞一声惨嚎,被简易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胡火舞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胡火舞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12>>紧跟着简易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胡火舞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胡火舞造成3446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是开碧落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胡火舞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屠人场12>>简易手中的是开碧落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胡火舞目瞪口呆!
>屠人场12>>结果胡火舞躲闪不及,简易的掌劲顿时穿胸而过,“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胡火舞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胡火舞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12>>简易双手齐出,分使不同招式,令人眼花缭乱。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忽然间简易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胡火舞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胡火舞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胡火舞造成3446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胡火舞一楞,只见简易身形一闪,已晃至自己跟前,躲闪不及,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胡火舞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胡火舞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简易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胡火舞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胡火舞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胡火舞造成3446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听胡火舞一声惨嚎,被简易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胡火舞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胡火舞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紧跟着简易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胡火舞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胡火舞见这招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简易掌力之外。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听简易纵声长啸,人与是开碧落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胡火舞射去。
>屠人场12>>胡火舞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屠人场12>>简易盯住胡火舞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是开碧落,电光火石间已朝胡火舞攻出十二招!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胡火舞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简易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屠人场12>>胡火舞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12>>“啵”的一声,是开碧落如击败革,却见胡火舞闷哼一声,摇晃不定!
>屠人场12>>简易随手划动是开碧落,一圈圈碧芒围向胡火舞,震得胡火舞吐血连连!
>屠人场12>>( 胡火舞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胡火舞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只听胡火舞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12>>( 胡火舞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胡火舞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简易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屠人场12>>胡火舞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12>>“啵”的一声,是开碧落如击败革,却见胡火舞闷哼一声,摇晃不定!
>屠人场12>>简易一声长叹,是开碧落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胡火舞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12>>( 胡火舞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胡火舞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 胡火舞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胡火舞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胡火舞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12>>“啵”的一声,是开碧落如击败革,却见胡火舞闷哼一声,摇晃不定!
>屠人场12>>简易举起是开碧落,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胡火舞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12>>( 胡火舞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胡火舞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 胡火舞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胡火舞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 胡火舞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霎时只听简易纵声长啸,人与是开碧落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胡火舞射去。
>屠人场12>>可是胡火舞冥神抵挡,将简易此招的所有变化全然封住。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听简易纵声长啸,人与是开碧落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胡火舞射去。
>屠人场12>>胡火舞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屠人场12>>简易盯住胡火舞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是开碧落,电光火石间已朝胡火舞攻出十一招!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胡火舞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 胡火舞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胡火舞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只听胡火舞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12>>是开碧落上旋出一道道五彩缤纷的光圈,笼罩了胡火舞,四下飞舞。
>屠人场12>>简易随手划动是开碧落,一圈圈碧芒围向胡火舞,震得胡火舞吐血连连!
>屠人场12>>( 胡火舞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胡火舞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胡火舞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12>>是开碧落上旋出一道道五彩缤纷的光圈,笼罩了胡火舞,四下飞舞。
>屠人场12>>简易举起是开碧落,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胡火舞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12>>( 胡火舞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胡火舞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简易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屠人场12>>胡火舞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12>>是开碧落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胡火舞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屠人场12>>简易举起是开碧落,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胡火舞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12>>( 胡火舞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胡火舞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 胡火舞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胡火舞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只听胡火舞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12>>是开碧落上旋出一道道五彩缤纷的光圈,笼罩了胡火舞,四下飞舞。
>屠人场12>>简易随手划动是开碧落,一圈圈碧芒围向胡火舞,震得胡火舞吐血连连!
>屠人场12>>( 胡火舞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胡火舞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只听胡火舞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12>>“啵”的一声,是开碧落如击败革,却见胡火舞闷哼一声,摇晃不定!
>屠人场12>>简易随手划动是开碧落,一圈圈碧芒围向胡火舞,震得胡火舞吐血连连!
>屠人场12>>( 胡火舞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胡火舞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只听胡火舞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12>>( 胡火舞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互博十八掌VS是超级毒刀剑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2: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12>>胡火舞双目微闭,衣裳无风自起,刹那间,杀气充斥 ……
>屠人场12>>一束刀光,一道剑影,一招「万马奔腾」毫无征兆地使出,刀光剑气就犹如地狱幽灵般地呼啸而出,将简易笼罩……
>屠人场12>>简易只见无数刀光剑影向自己逼来,顿感眼花缭乱,心底寒意油然而生。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简易造成1106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简易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12>>( 简易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大喝一声,手中绝尘剑遥指简易,一道杀气登时将简易震退数步。
>屠人场12>>( 简易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简易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12>>( 简易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简易造成1120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 简易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简易造成1747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简易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12>>( 简易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 简易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简易造成1647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蓦地回转绝尘剑,漾起层层碧波,宛若星河气旋,将简易圈裹其中。
>屠人场12>>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简易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12>>( 简易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简易造成1061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简易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12>>( 简易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简易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12>>( 简易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简易造成1111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简易造成1133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听胡火舞纵声长啸,人与绝尘剑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简易射去。
>屠人场12>>可是简易冥神抵挡,将胡火舞此招的所有变化全然封住。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听胡火舞纵声长啸,人与绝尘剑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简易射去。
>屠人场12>>可是简易冥神抵挡,将胡火舞此招的所有变化全然封住。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听胡火舞纵声长啸,人与绝尘剑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简易射去。
>屠人场12>>可是简易冥神抵挡,将胡火舞此招的所有变化全然封住。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听胡火舞纵声长啸,人与绝尘剑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简易射去。
>屠人场12>>可是简易冥神抵挡,将胡火舞此招的所有变化全然封住。
>屠人场12>>

大家应该幻想天马流星拳VS庐山升龙霸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2: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12>>胡火舞双目微闭,衣裳无风自起,刹那间,杀气充斥 ……
>屠人场12>>一束刀光,一道剑影,一招「万马奔腾」毫无征兆地使出,刀光剑气就犹如地狱幽灵般地呼啸而出,将简易笼罩……
>屠人场12>>简易只见无数刀光剑影向自己逼来,顿感眼花缭乱,心底寒意油然而生。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大喝一声,手中绝尘剑遥指简易,一道杀气登时将简易震退数步。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简易造成1123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大喝一声,手中绝尘剑遥指简易,一道杀气登时将简易震退数步。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简易造成1667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简易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抖动手中的绝尘剑,幻化成夜空流星,数道紫芒划破星空袭向简易。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简易造成1031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简易造成1098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简易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蓦地回转绝尘剑,漾起层层碧波,宛若星河气旋,将简易圈裹其中。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只听胡火舞纵声长啸,人与绝尘剑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简易射去。
>屠人场12>>可是简易冥神抵挡,将胡火舞此招的所有变化全然封住。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胡火舞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胡火舞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12>>是开碧落上旋出一道道五彩缤纷的光圈,笼罩了胡火舞,四下飞舞。
>屠人场12>>简易嘿然冷笑,抖动是开碧落,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胡火舞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12>>( 胡火舞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先天功的防御效果还真是很不错啊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2: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12>>胡火舞双目微闭,衣裳无风自起,刹那间,杀气充斥 ……
>屠人场12>>一束刀光,一道剑影,一招「万马奔腾」毫无征兆地使出,刀光剑气就犹如地狱幽灵般地呼啸而出,将简易笼罩……
>屠人场12>>简易只见无数刀光剑影向自己逼来,顿感眼花缭乱,心底寒意油然而生。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简易造成1044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简易造成1075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简易造成1169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抖动手中的绝尘剑,幻化成夜空流星,数道紫芒划破星空袭向简易。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大喝一声,手中绝尘剑遥指简易,一道杀气登时将简易震退数步。
>屠人场12>>( 简易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简易造成1031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简易造成1035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抖动手中的绝尘剑,幻化成夜空流星,数道紫芒划破星空袭向简易。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简易造成1007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蓦地回转绝尘剑,漾起层层碧波,宛若星河气旋,将简易圈裹其中。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蓦地回转绝尘剑,漾起层层碧波,宛若星河气旋,将简易圈裹其中。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大喝一声,手中绝尘剑遥指简易,一道杀气登时将简易震退数步。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简易还真不错,居然还能坚持这么多回合,有来有往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2: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12>>忽然间简易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胡火舞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胡火舞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胡火舞造成3446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是开碧落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胡火舞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屠人场12>>简易一声长叹,是开碧落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胡火舞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12>>胡火舞一楞,只见简易身形一闪,已晃至自己跟前,躲闪不及,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胡火舞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胡火舞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简易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胡火舞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胡火舞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胡火舞造成3446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啵”的一声,是开碧落如击败革,却见胡火舞闷哼一声,摇晃不定!
>屠人场12>>简易一声长叹,是开碧落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胡火舞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12>>只听胡火舞一声惨嚎,被简易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胡火舞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紧跟着简易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胡火舞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胡火舞造成3446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啵”的一声,是开碧落如击败革,却见胡火舞闷哼一声,摇晃不定!
>屠人场12>>简易一声长叹,是开碧落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胡火舞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12>>结果胡火舞躲闪不及,简易的掌劲顿时穿胸而过,“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胡火舞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简易双手齐出,分使不同招式,令人眼花缭乱。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忽然间简易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胡火舞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胡火舞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胡火舞造成3446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胡火舞一楞,只见简易身形一闪,已晃至自己跟前,躲闪不及,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胡火舞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简易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胡火舞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胡火舞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胡火舞气贯双臂,凝神应对,游刃有余,简易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紧跟着简易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胡火舞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胡火舞见这招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简易掌力之外。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听简易纵声长啸,人与是开碧落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胡火舞射去。
>屠人场12>>胡火舞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屠人场12>>简易盯住胡火舞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是开碧落,电光火石间已朝胡火舞攻出十一招!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胡火舞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胡火舞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12>>是开碧落上旋出一道道五彩缤纷的光圈,笼罩了胡火舞,四下飞舞。
>屠人场12>>简易手中的是开碧落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胡火舞目瞪口呆!
>屠人场12>>(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胡火舞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胡火舞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简易一掌既出,身子抢前,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後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屠人场12>>胡火舞那曾见过这样霸道的掌力,顿时身受重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屠人场12>>是开碧落上旋出一道道五彩缤纷的光圈,笼罩了胡火舞,四下飞舞。
>屠人场12>>简易一声长叹,是开碧落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胡火舞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12>>(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胡火舞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胡火舞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12>>是开碧落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胡火舞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屠人场12>>简易手中的是开碧落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胡火舞目瞪口呆!
>屠人场12>>(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胡火舞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胡火舞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胡火舞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12>>是开碧落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胡火舞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屠人场12>>简易手中的是开碧落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胡火舞目瞪口呆!
>屠人场12>>(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随着简易的攻击,一股先天纯阳真力瞬间爆发了出来,胡火舞只感五内俱焚,喉咙沙哑无比,不禁咳一口鲜血!
>屠人场12>>只听胡火舞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12>>是开碧落上旋出一道道五彩缤纷的光圈,笼罩了胡火舞,四下飞舞。
>屠人场12>>简易随手划动是开碧落,一圈圈碧芒围向胡火舞,震得胡火舞吐血连连!
>屠人场12>>(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猥琐男简易,每次都是用猥琐流,不是脱内衣,就是拿着阿姨当刀子使,借XX杀人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2: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12>>上官无情对着胡火舞喝道:「妖女!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屠人场12>>胡火舞双目微闭,衣裳无风自起,刹那间,杀气充斥 ……
>屠人场12>>一束刀光,一道剑影,一招「万马奔腾」毫无征兆地使出,刀光剑气就犹如地狱幽灵般地呼啸而出,将上官无情笼罩……
>屠人场12>>上官无情只见无数刀光剑影向自己逼来,顿感眼花缭乱,心底寒意油然而生。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上官无情造成1262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上官无情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上官无情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上官无情左牵右引,胡火舞如身处漩流,连续转了好几个圈子。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大喝一声,手中绝尘剑遥指上官无情,一道杀气登时将上官无情震退数步。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但见上官无情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上官无情右手伸出,在胡火舞手腕上轻轻一拉,胡火舞收势不住,直往前扑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但见上官无情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上官无情轻轻一转,胡火舞一招击在地上,只打得尘土飞扬。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上官无情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上官无情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但见上官无情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上官无情双手回圈,胡火舞只觉得前面好象有一堵墙,再也攻不进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但见上官无情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大喝一声,手中绝尘剑遥指上官无情,一道杀气登时将上官无情震退数步。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抖动手中的绝尘剑,幻化成夜空流星,数道紫芒划破星空袭向上官无情。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上官无情造成1117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但见上官无情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上官无情手臂回转,在胡火舞手肘下轻轻一推,胡火舞招数落空。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但见上官无情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上官无情造成1006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但见上官无情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上官无情造成1010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但见上官无情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上官无情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上官无情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但见上官无情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上官无情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上官无情右手伸出,在胡火舞手腕上轻轻一拉,胡火舞收势不住,直往前扑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上官无情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12>>霎时只听胡火舞纵声长啸,人与绝尘剑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上官无情射去。
>屠人场12>>上官无情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屠人场12>>胡火舞盯住上官无情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绝尘剑,电光火石间已朝上官无情攻出五招!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上官无情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蓦地回转绝尘剑,漾起层层碧波,宛若星河气旋,将上官无情圈裹其中。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但见上官无情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上官无情深深吸了几口气,脸色看起来好多了。
>屠人场12>>简易缓缓吐出一口气,顿时气脉通畅,脸色渐渐的变得平和。
>屠人场12>>

无情只是一刀就已经要挂了,从这个侧面,我们也可以知道简易,虽然猥琐,但是手底下还是有点功夫的。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2: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12>>胡火舞双目微闭,衣裳无风自起,刹那间,杀气充斥 ……
>屠人场12>>一束刀光,一道剑影,一招「万马奔腾」毫无征兆地使出,刀光剑气就犹如地狱幽灵般地呼啸而出,将上官无情笼罩……
>屠人场12>>上官无情只见无数刀光剑影向自己逼来,顿感眼花缭乱,心底寒意油然而生。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上官无情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大喝一声,手中绝尘剑遥指上官无情,一道杀气登时将上官无情震退数步。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上官无情双手回圈,胡火舞只觉得前面好象有一堵墙,再也攻不进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上官无情造成1004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上官无情造成1835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上官无情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抖动手中的绝尘剑,幻化成夜空流星,数道紫芒划破星空袭向上官无情。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但见上官无情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但见上官无情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蓦地回转绝尘剑,漾起层层碧波,宛若星河气旋,将上官无情圈裹其中。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上官无情手臂回转,在胡火舞手肘下轻轻一推,胡火舞招数落空。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上官无情造成1199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上官无情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上官无情双手回圈,胡火舞只觉得前面好象有一堵墙,再也攻不进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上官无情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上官无情手臂回转,在胡火舞手肘下轻轻一推,胡火舞招数落空。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上官无情造成1049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上官无情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但见上官无情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上官无情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但见上官无情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上官无情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蓦地回转绝尘剑,漾起层层碧波,宛若星河气旋,将上官无情圈裹其中。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上官无情手臂回转,在胡火舞手肘下轻轻一推,胡火舞招数落空。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上官无情左牵右引,胡火舞如身处漩流,连续转了好几个圈子。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抖动手中的绝尘剑,幻化成夜空流星,数道紫芒划破星空袭向上官无情。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上官无情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只听胡火舞纵声长啸,人与绝尘剑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上官无情射去。
>屠人场12>>可是上官无情冥神抵挡,将胡火舞此招的所有变化全然封住。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听胡火舞纵声长啸,人与绝尘剑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上官无情射去。
>屠人场12>>上官无情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屠人场12>>胡火舞盯住上官无情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绝尘剑,电光火石间已朝上官无情攻出五招!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上官无情轻轻一转,胡火舞一招击在地上,只打得尘土飞扬。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上官无情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但见上官无情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上官无情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上官无情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上官无情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上官无情(erits)惨遭胡火舞(tianares)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果然2下无情就只能去当观众了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2: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12>>忽然间简易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胡火舞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胡火舞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胡火舞造成3446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是开碧落上旋出一道道五彩缤纷的光圈,笼罩了胡火舞,四下飞舞。
>屠人场12>>简易手中的是开碧落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胡火舞目瞪口呆!
>屠人场12>>胡火舞一楞,只见简易身形一闪,已晃至自己跟前,躲闪不及,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胡火舞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简易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胡火舞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胡火舞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胡火舞造成3446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是开碧落上旋出一道道五彩缤纷的光圈,笼罩了胡火舞,四下飞舞。
>屠人场12>>简易举起是开碧落,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胡火舞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12>>只听胡火舞一声惨嚎,被简易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胡火舞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紧跟着简易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胡火舞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胡火舞造成3446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是开碧落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胡火舞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屠人场12>>简易手中的是开碧落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胡火舞目瞪口呆!
>屠人场12>>结果胡火舞躲闪不及,简易的掌劲顿时穿胸而过,“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胡火舞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简易左手一招,右手一招,两招来路各异,令人难以低档!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忽然间简易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胡火舞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胡火舞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胡火舞造成3446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啵”的一声,是开碧落如击败革,却见胡火舞闷哼一声,摇晃不定!
>屠人场12>>简易随手划动是开碧落,一圈圈碧芒围向胡火舞,震得胡火舞吐血连连!
>屠人场12>>胡火舞一楞,只见简易身形一闪,已晃至自己跟前,躲闪不及,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胡火舞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简易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胡火舞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胡火舞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胡火舞造成3446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啵”的一声,是开碧落如击败革,却见胡火舞闷哼一声,摇晃不定!
>屠人场12>>简易举起是开碧落,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胡火舞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12>>只听胡火舞一声惨嚎,被简易一掌击中胸前,“喀嚓喀嚓”断了几根肋骨。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胡火舞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12>>紧跟着简易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胡火舞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胡火舞造成3446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是开碧落上旋出一道道五彩缤纷的光圈,笼罩了胡火舞,四下飞舞。
>屠人场12>>简易嘿然冷笑,抖动是开碧落,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胡火舞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12>>结果胡火舞躲闪不及,简易的掌劲顿时穿胸而过,“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胡火舞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伤害怎么这么低呢?不光中了超级毒,还中了虚弱???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2: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12>>段侠行对着简易喝道:「死牛鼻子!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屠人场12>>胡火舞双目微闭,衣裳无风自起,刹那间,杀气充斥 ……
>屠人场12>>一束刀光,一道剑影,一招「万马奔腾」毫无征兆地使出,刀光剑气就犹如地狱幽灵般地呼啸而出,将简易笼罩……
>屠人场12>>简易只见无数刀光剑影向自己逼来,顿感眼花缭乱,心底寒意油然而生。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简易造成1124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抖动手中的绝尘剑,幻化成夜空流星,数道紫芒划破星空袭向简易。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大喝一声,手中绝尘剑遥指简易,一道杀气登时将简易震退数步。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大喝一声,手中绝尘剑遥指简易,一道杀气登时将简易震退数步。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蓦地回转绝尘剑,漾起层层碧波,宛若星河气旋,将简易圈裹其中。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段侠行对简易造成1403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听简易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12>>一道光圈由飞雪连天射出,森然盘旋在简易四周,悄然无息。
>屠人场12>>简易感到自己的精气被飞雪连天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段侠行随手划动飞雪连天,一圈圈碧芒围向简易,震得简易吐血连连!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简易缓缓吐出一口气,顿时气脉通畅,脸色渐渐的变得平和。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猥琐男遭遇双面夹击,命不久矣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2: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12>>忽然间简易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段侠行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侠行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段侠行气贯双臂,凝神应对,游刃有余,简易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简易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侠行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侠行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段侠行气贯双臂,凝神应对,游刃有余,简易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紧跟着简易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侠行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段侠行见这招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简易掌力之外。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简易左手一招,右手一招,两招来路各异,令人难以低档!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忽然间简易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胡火舞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胡火舞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胡火舞造成3446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是开碧落上旋出一道道五彩缤纷的光圈,笼罩了胡火舞,四下飞舞。
>屠人场12>>简易随手划动是开碧落,一圈圈碧芒围向胡火舞,震得胡火舞吐血连连!
>屠人场12>>胡火舞一楞,只见简易身形一闪,已晃至自己跟前,躲闪不及,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胡火舞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胡火舞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简易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胡火舞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胡火舞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胡火舞气贯双臂,凝神应对,游刃有余,简易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紧跟着简易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胡火舞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胡火舞造成3446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是开碧落上旋出一道道五彩缤纷的光圈,笼罩了胡火舞,四下飞舞。
>屠人场12>>简易随手划动是开碧落,一圈圈碧芒围向胡火舞,震得胡火舞吐血连连!
>屠人场12>>结果胡火舞躲闪不及,简易的掌劲顿时穿胸而过,“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胡火舞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胡火舞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段侠行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忽然段侠行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简易,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简易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段侠行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垂死挣扎,穷鼠嗜猫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2: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12>>段侠行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简易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简易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可是简易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段侠行的掌力卸于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紧跟着段侠行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简易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段侠行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不过先天功的防御,还真是好啊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2:23:05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12>>胡火舞双目微闭,衣裳无风自起,刹那间,杀气充斥 ……
>屠人场12>>一束刀光,一道剑影,一招「万马奔腾」毫无征兆地使出,刀光剑气就犹如地狱幽灵般地呼啸而出,将简易笼罩……
>屠人场12>>简易只见无数刀光剑影向自己逼来,顿感眼花缭乱,心底寒意油然而生。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抖动手中的绝尘剑,幻化成夜空流星,数道紫芒划破星空袭向简易。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抖动手中的绝尘剑,幻化成夜空流星,数道紫芒划破星空袭向简易。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简易造成1318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简易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著不倒下去。)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大喝一声,手中绝尘剑遥指简易,一道杀气登时将简易震退数步。
>屠人场12>>( 简易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12>>( 简易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12>>霎时只听胡火舞纵声长啸,人与绝尘剑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简易射去。
>屠人场12>>可是简易冥神抵挡,将胡火舞此招的所有变化全然封住。

我看到这里就郁闷了,怎么刚刚已经头重脚轻了,一下就变力不从心了?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2:2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12>>忽然间简易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胡火舞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胡火舞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胡火舞造成3446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是开碧落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犹如龙吟,令胡火舞心神不定,神情恍惚。
>屠人场12>>简易随手划动是开碧落,一圈圈碧芒围向胡火舞,震得胡火舞吐血连连!
>屠人场12>>胡火舞一楞,只见简易身形一闪,已晃至自己跟前,躲闪不及,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胡火舞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胡火舞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屠人场12>>简易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胡火舞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胡火舞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胡火舞气贯双臂,凝神应对,游刃有余,简易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紧跟着简易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胡火舞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胡火舞见这招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简易掌力之外。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简易左右手分使两招,毫不停滞,宛如两人同时攻出。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忽然间简易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段侠行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一招,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段侠行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段侠行气贯双臂,凝神应对,游刃有余,简易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简易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段侠行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攻出,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段侠行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段侠行气贯双臂,凝神应对,游刃有余,简易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紧跟着简易一声暴喝,右掌斜斜挥出,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亢龙有悔」,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段侠行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对段侠行造成3162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啵”的一声,是开碧落如击败革,却见段侠行闷哼一声,摇晃不定!
>屠人场12>>简易手中的是开碧落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段侠行目瞪口呆!
>屠人场12>>结果段侠行躲闪不及,简易的掌劲顿时穿胸而过,“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屠人场12>>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段侠行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屠人场12>>( 段侠行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12>>( 简易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12>>( 简易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简易一掌逼退了毒王,一掌震翻了小虾,真是漂亮啊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2:41:38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12>>段侠行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忽然段侠行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简易,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简易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段侠行对简易造成12719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飞雪连天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简易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12>>简易感到自己的精气被飞雪连天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12>>段侠行一声长叹,飞雪连天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简易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12>>段侠行身形一闪,竟已晃至简易跟前,简易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12>>( 简易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屠人场12>>段侠行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简易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简易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可是简易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段侠行的掌力卸于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紧跟着段侠行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简易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段侠行对简易造成12572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结果简易躲闪不及,段侠行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12>>( 简易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2:44:03 | 显示全部楼层
N久之后,总于等来了这最后一击

>屠人场12>>胡火舞双目微闭,衣裳无风自起,刹那间,杀气充斥 ……
>屠人场12>>一束刀光,一道剑影,一招「万马奔腾」毫无征兆地使出,刀光剑气就犹如地狱幽灵般地呼啸而出,将简易笼罩……
>屠人场12>>简易只见无数刀光剑影向自己逼来,顿感眼花缭乱,心底寒意油然而生。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简易造成1145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抖动手中的绝尘剑,幻化成夜空流星,数道紫芒划破星空袭向简易。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简易造成1036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 胡火舞对简易造成1017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12>>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胡火舞大喝一声,手中绝尘剑遥指简易,一道杀气登时将简易震退数步。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攻击化为无形。
>屠人场12>>
>屠人场12>>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霎时简易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12>>霎时只见寒光一闪,一柱鲜血至简易胸前射出。
>屠人场12>>( 简易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屠人场12>>只见简易先天护体神功自然而然发动,将胡火舞的力道尽数反震回去。
>屠人场12>>
>屠人场12>>霎时只听胡火舞纵声长啸,人与绝尘剑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简易射去。
>屠人场12>>可是简易冥神抵挡,将胡火舞此招的所有变化全然封住。
>屠人场12>>
【谣言四起】某人:听说简易(yinghy)惨遭胡火舞(tianares)的毒手,被无情淘汰。

以1敌2,命运就是这样的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2:45:37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2>>胡火舞轻轻抚过抓奶龙爪手,作古风一首,抓奶龙爪手铃铃作响,似以和之。
>屠人场2>>顿听抓奶龙爪手一声龙吟,悠悠不绝,直沁入到你的心肺中去。
>屠人场2>>
>屠人场2>>胡火舞突然面色阴暗下来,干笑几声,陡然加快身法,将一双大袖舞得呼呼风响。
>屠人场2>>只见胡火舞越舞越快满场游走,化功大法激发出的真气布满胡火舞的两只袖袍,象鼓足的风帆。
>屠人场2>>四处弥漫的真气将空气挤成一股股汹涌澎湃的气浪。
>屠人场2>>
>屠人场2>>胡火舞轻轻抚过抓奶龙爪手,作古风一首,抓奶龙爪手铃铃作响,似以和之。
>屠人场2>>顿听抓奶龙爪手一声龙吟,悠悠不绝,直沁入到你的心肺中去。
>屠人场2>>
>屠人场2>>胡火舞双臂一伸一缩,膝部微弯,作势欲扑。
>屠人场2>>
>屠人场2>>胡火舞轻轻抚过抓奶龙爪手,作古风一首,抓奶龙爪手铃铃作响,似以和之。
>屠人场2>>霎时间抓奶龙爪手光芒四射,如蕴琉璃异彩,逼得你难以目视。
>屠人场2>>
>屠人场2>>胡火舞轻轻抚过抓奶龙爪手,作古风一首,抓奶龙爪手铃铃作响,似以和之。
>屠人场2>>忽然只见抓奶龙爪手闪过一道光华,飞跃而起,散作千百流离。
>屠人场2>>
>屠人场2>>胡火舞深深吸了几口气,脸色看起来好多了。
>屠人场2>>胡火舞深深吸了几口气,感觉到又充满了活力。

下面就剩一个了,看毒王百炼成钢吧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2:4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8>>胡火舞对着段侠行喝道:「小王八蛋!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屠人场8>>胡火舞双目微闭,衣裳无风自起,刹那间,杀气充斥 ……
>屠人场8>>一束刀光,一道剑影,一招「万马奔腾」毫无征兆地使出,刀光剑气就犹如地狱幽灵般地呼啸而出,将段侠行笼罩……
>屠人场8>>段侠行只见无数刀光剑影向自己逼来,顿感眼花缭乱,心底寒意油然而生。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段侠行左牵右引,胡火舞如身处漩流,连续转了好几个圈子。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侠行胸前射出。
>屠人场8>>( 段侠行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8>>( 胡火舞对段侠行造成1010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明教防御虽然厉害,但是中了一下,超级毒就像XX之蛆,一样,甩也甩不掉了

>屠人场8>>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侠行胸前射出。
>屠人场8>>( 段侠行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 胡火舞对段侠行造成1063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 段侠行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 段侠行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段侠行双手回圈,胡火舞只觉得前面好象有一堵墙,再也攻不进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段侠行双手回圈,胡火舞只觉得前面好象有一堵墙,再也攻不进去。
>屠人场8>>
>屠人场8>>( 胡火舞对段侠行造成1013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 段侠行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段侠行轻轻一带,胡火舞发现自己招数回击过来,吓得往后倒退几步。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 段侠行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 段侠行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 段侠行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 段侠行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胡火舞一招击在段侠行身上,却被段侠行暗运乾坤大挪移,将内力尽数移入地下。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 段侠行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 段侠行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8>>胡火舞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8>>飞雪连天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胡火舞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8>>胡火舞感到自己的精气被飞雪连天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8>>段侠行嘿然冷笑,抖动飞雪连天,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胡火舞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8>>( 胡火舞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侠行胸前射出。
>屠人场8>>( 段侠行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8>>忽见三条银线从胡火舞的百会、左右太阳穴如冰蚕延行般直入眉心。
>屠人场8>>胡火舞额头已隐隐罩上一层殷蓝之气,突然身形一转袖袍狂舞变化出重重身影,身影中似有无数利爪向段侠行抓去。
>屠人场8>>胡火舞脸色越发阴暗,身上的玉笛在真气的鼓荡之下发出刺耳嗡鸣扰得段侠行心烦意乱,攻势不由得减缓了下来。
>屠人场8>>胡火舞见段侠行略显颓势,长啸一声将鼓足真气双袖象两堵高墙一般砸了过去,段侠行只得格架却将膻中穴暴露无遗。
>屠人场8>>
>屠人场8>>段侠行顿觉膻中微痛,如同被尖针刺了个小孔,全身内力如水银般循孔飞泄而出!
>屠人场8>>

真不知道,这个化工大法的特效是怎么来的,来回切换内功吗?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2:50:15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8>>( 段侠行对胡火舞造成1034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8>>
>屠人场8>>胡火舞一声惨叫,胸前「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8>>忽然间飞雪连天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胡火舞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8>>胡火舞感到自己的精气被飞雪连天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8>>段侠行随手划动飞雪连天,一圈圈碧芒围向胡火舞,震得胡火舞吐血连连!
>屠人场8>>( 胡火舞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胡火舞双目微闭,衣裳无风自起,刹那间,杀气充斥 ……
>屠人场8>>一束刀光,一道剑影,一招「万马奔腾」毫无征兆地使出,刀光剑气就犹如地狱幽灵般地呼啸而出,将段侠行笼罩……
>屠人场8>>段侠行只见无数刀光剑影向自己逼来,顿感眼花缭乱,心底寒意油然而生。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段侠行左牵右引,胡火舞如身处漩流,连续转了好几个圈子。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 段侠行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 胡火舞对段侠行造成1016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 段侠行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 段侠行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 段侠行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段侠行轻轻一转,胡火舞一招击在地上,只打得尘土飞扬。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 段侠行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侠行胸前射出。
>屠人场8>>胡火舞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一击之中竟产生多重伤害,给予段侠行造成「200%」的伤害!
>屠人场8>>( 段侠行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段侠行左牵右引,胡火舞如身处漩流,连续转了好几个圈子。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侠行胸前射出。
>屠人场8>>( 段侠行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 段侠行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 段侠行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至段侠行胸前射出。
>屠人场8>>( 段侠行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 段侠行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段侠行左牵右引,胡火舞如身处漩流,连续转了好几个圈子。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 段侠行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段侠行刚刚靠近胡火舞,只觉得一股阴冷无比的气浪扑来要将自己卷裹进去,连忙运功布气。
>屠人场8>>胡火舞冷哼一声,黑气腾腾的双手已抓住段侠行的脉门大穴,段侠行疼入骨髓不由发出凄厉惨叫。
>屠人场8>>
>屠人场8>>( 段侠行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
>屠人场8>>段侠行暴喝一声,全身内劲迸发,气贯右臂奋力外扯,企图将胡火舞的绝尘剑吸入掌中。
>屠人场8>>胡火舞只觉周围气流涌动,手中绝尘剑竟然拿捏不住,脱手飞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段侠行双手回圈,胡火舞只觉得前面好象有一堵墙,再也攻不进去。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屠人场8>>忽见三条银线从胡火舞的百会、左右太阳穴如冰蚕延行般直入眉心。
>屠人场8>>胡火舞额头已隐隐罩上一层殷蓝之气,突然身形一转袖袍狂舞变化出重重身影,身影中似有无数利爪向段侠行抓去。
>屠人场8>>胡火舞脸色越发阴暗,身上的玉笛在真气的鼓荡之下发出刺耳嗡鸣扰得段侠行心烦意乱,攻势不由得减缓了下来。
>屠人场8>>胡火舞见段侠行略显颓势,长啸一声将鼓足真气双袖象两堵高墙一般砸了过去,段侠行只得格架却将膻中穴暴露无遗。
>屠人场8>>

明明都没有打中,可是毒药却慢慢在身上发作,蔓延,心里压力大于实际伤害啊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2:5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8>>段侠行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8>>
>屠人场8>>忽然段侠行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胡火舞,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胡火舞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8>>
>屠人场8>>( 段侠行对胡火舞造成8038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8>>
>屠人场8>>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飞雪连天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胡火舞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8>>胡火舞感到自己的精气被飞雪连天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8>>段侠行随手划动飞雪连天,一圈圈碧芒围向胡火舞,震得胡火舞吐血连连!
>屠人场8>>段侠行身形一闪,竟已晃至胡火舞跟前,胡火舞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8>>( 胡火舞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屠人场8>>段侠行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胡火舞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胡火舞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8>>
>屠人场8>>可是胡火舞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段侠行的掌力卸于无形。
>屠人场8>>
>屠人场8>>紧跟着段侠行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胡火舞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8>>
>屠人场8>>( 段侠行对胡火舞造成8007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8>>
>屠人场8>>忽然间飞雪连天变得透体通蓝,一道道冰冷的寒光迸发出来,胡火舞浑身只是一冷。
>屠人场8>>胡火舞感到自己的精气被飞雪连天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8>>结果胡火舞躲闪不及,段侠行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8>>( 胡火舞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只见段侠行长啸一声犹如一只蝙蝠一样纵身而起,于半空倒立,胡火舞这招却扑了个空。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 段侠行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8>>段侠行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8>>
>屠人场8>>忽然段侠行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胡火舞,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胡火舞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8>>
>屠人场8>>( 段侠行对胡火舞造成8170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8>>
>屠人场8>>飞雪连天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胡火舞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8>>胡火舞感到自己的精气被飞雪连天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8>>段侠行嘿然冷笑,抖动飞雪连天,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胡火舞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8>>段侠行身形一闪,竟已晃至胡火舞跟前,胡火舞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8>>( 胡火舞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8>>段侠行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胡火舞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胡火舞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8>>
>屠人场8>>可是胡火舞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段侠行的掌力卸于无形。
>屠人场8>>
>屠人场8>>紧跟着段侠行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胡火舞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8>>
>屠人场8>>( 段侠行对胡火舞造成8020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8>>
>屠人场8>>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飞雪连天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胡火舞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8>>胡火舞感到自己的精气被飞雪连天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8>>段侠行举起飞雪连天,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胡火舞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8>>结果胡火舞躲闪不及,段侠行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8>>(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段侠行只感一阵极寒从心底升起,看来是中了胡火舞掌上的剧毒。
>屠人场8>>( 段侠行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练出手都变的软绵绵,软绵绵的了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2:51:42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8>>忽见三条银线从胡火舞的百会、左右太阳穴如冰蚕延行般直入眉心。
>屠人场8>>胡火舞额头已隐隐罩上一层殷蓝之气,突然身形一转袖袍狂舞变化出重重身影,身影中似有无数利爪向段侠行抓去。
>屠人场8>>胡火舞脸色越发阴暗,身上的玉笛在真气的鼓荡之下发出刺耳嗡鸣扰得段侠行心烦意乱,攻势不由得减缓了下来。
>屠人场8>>胡火舞见段侠行略显颓势,长啸一声将鼓足真气双袖象两堵高墙一般砸了过去,段侠行只得格架却将膻中穴暴露无遗。
>屠人场8>>
>屠人场8>>段侠行顿觉膻中微痛,如同被尖针刺了个小孔,全身内力如水银般循孔飞泄而出!
>屠人场8>>
>屠人场8>>段侠行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8>>
>屠人场8>>忽然段侠行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胡火舞,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胡火舞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8>>
>屠人场8>>却见胡火舞气贯双臂,凝神应对,段侠行掌力如泥牛入海,尽数卸去。
>屠人场8>>
>屠人场8>>段侠行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胡火舞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胡火舞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8>>
>屠人场8>>可是胡火舞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段侠行的掌力卸于无形。
>屠人场8>>
>屠人场8>>紧跟着段侠行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胡火舞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8>>
>屠人场8>>( 段侠行对胡火舞造成4772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8>>
>屠人场8>>飞雪连天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胡火舞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8>>胡火舞感到自己的精气被飞雪连天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8>>段侠行举起飞雪连天,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胡火舞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8>>结果胡火舞躲闪不及,段侠行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8>>(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 段侠行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8>>胡火舞见势不好,转身要走,被段侠行一把拦在面前。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屠人场8>>段侠行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8>>
>屠人场8>>忽然段侠行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胡火舞,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胡火舞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8>>
>屠人场8>>( 段侠行对胡火舞造成4701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8>>
>屠人场8>>飞雪连天暴出漫天冰锥直射而来,胡火舞转眼间已然成了蜂窝。
>屠人场8>>胡火舞感到自己的精气被飞雪连天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8>>段侠行手中的飞雪连天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胡火舞目瞪口呆!
>屠人场8>>段侠行身形一闪,竟已晃至胡火舞跟前,胡火舞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8>>(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8>>段侠行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胡火舞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胡火舞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8>>
>屠人场8>>可是胡火舞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段侠行的掌力卸于无形。
>屠人场8>>
>屠人场8>>紧跟着段侠行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胡火舞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8>>
>屠人场8>>胡火舞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 段侠行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8>>胡火舞见势不好,转身要走,被段侠行一把拦在面前。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屠人场8>>胡火舞见势不好,转身要走,被段侠行一把拦在面前。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屠人场8>>段侠行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8>>
>屠人场8>>忽然段侠行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胡火舞,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胡火舞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8>>
>屠人场8>>( 段侠行对胡火舞造成4811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8>>
>屠人场8>>忽然间飞雪连天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胡火舞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8>>胡火舞感到自己的精气被飞雪连天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8>>段侠行手中的飞雪连天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胡火舞目瞪口呆!
>屠人场8>>段侠行身形一闪,竟已晃至胡火舞跟前,胡火舞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8>>(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8>>段侠行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胡火舞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胡火舞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8>>
>屠人场8>>可是胡火舞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段侠行的掌力卸于无形。
>屠人场8>>
>屠人场8>>紧跟着段侠行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胡火舞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8>>
>屠人场8>>胡火舞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屠人场8>>
>屠人场8>>霎时段侠行只觉得寒风袭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屠人场8>>( 段侠行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屠人场8>>胡火舞渐感内力不支,不得已将已发挥到极致的「化功大法」缓缓收回丹田。
>屠人场8>>
>屠人场8>>段侠行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8>>
>屠人场8>>忽然段侠行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胡火舞,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胡火舞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8>>
>屠人场8>>( 段侠行对胡火舞造成4732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8>>
>屠人场8>>飞雪连天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胡火舞不寒而栗。
>屠人场8>>胡火舞感到自己的精气被飞雪连天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8>>段侠行手中的飞雪连天射出各种光芒,眩目夺人,一道道神采映射得天地尽情失色,让胡火舞目瞪口呆!
>屠人场8>>段侠行身形一闪,竟已晃至胡火舞跟前,胡火舞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8>>(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8>>段侠行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胡火舞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胡火舞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8>>
>屠人场8>>可是胡火舞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段侠行的掌力卸于无形。
>屠人场8>>
>屠人场8>>紧跟着段侠行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胡火舞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8>>
>屠人场8>>( 段侠行对胡火舞造成4649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8>>
>屠人场8>>结果胡火舞躲闪不及,段侠行掌劲顿时穿胸而过,顿时口中鲜血狂喷。
>屠人场8>>(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8>>霎时只听段侠行纵声长啸,人与飞雪连天融为一体,霎时间寒芒飞散,向胡火舞射去。
>屠人场8>>胡火舞大骇之下连忙后退,可已然不及闪避,慌乱中不禁破绽迭出。
>屠人场8>>段侠行盯住胡火舞招中破绽,疾速旋转手中飞雪连天,电光火石间已朝胡火舞攻出十一招!
>屠人场8>>
>屠人场8>>只听胡火舞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8>>忽然间飞雪连天变得透体通蓝,周围空气忽然急速凝结,一面淡蓝的冰墙把胡火舞冰封在了里面。
>屠人场8>>胡火舞感到自己的精气被飞雪连天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8>>段侠行嘿然冷笑,抖动飞雪连天,数道光华一起射出,将胡火舞困在当中,无法自拔。
>屠人场8>>(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8>>只听胡火舞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8>>一道光圈由飞雪连天射出,森然盘旋在胡火舞四周,悄然无息。
>屠人场8>>胡火舞感到自己的精气被飞雪连天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8>>段侠行举起飞雪连天,只见天空一道亮光闪过,胡火舞连吐几口鲜血!
>屠人场8>>(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8>>(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8>>只听胡火舞前胸「咔嚓」一声脆响,竟像是肋骨断折的声音。
>屠人场8>>飞雪连天闪过一道冷涩的蓝光,让胡火舞不寒而栗。
>屠人场8>>胡火舞感到自己的精气被飞雪连天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8>>段侠行随手划动飞雪连天,一圈圈碧芒围向胡火舞,震得胡火舞吐血连连!
>屠人场8>>(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楼主| 靓仔 发表于 2011-2-24 22:52:44 | 显示全部楼层
>屠人场8>>☆只见天空中一道霹雳闪过,龙爪手慢慢放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淫光,一时间,天地失色,日月无辉。
>屠人场8>>段侠行凝神聚气,神态淡然,左手虚划,右手回转,聚气于胸前,猛地双手推出,刹那间,一招变为数招,同时使出,正是降龙十八掌「龙啸九天」,气势恢弘,势不可挡 ……
>屠人场8>>
>屠人场8>>忽然段侠行身形激进,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拍向胡火舞,力自掌生之际说到便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胡火舞狂涌而去,当真石破天惊,威力无比。
>屠人场8>>
>屠人场8>>( 段侠行对胡火舞造成4703点气血伤害。)
>屠人场8>>
>屠人场8>>一圈晶莹的冰光环围绕飞雪连天不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万物皆凝。胡火舞只觉自己气血凝滞。
>屠人场8>>胡火舞感到自己的精气被飞雪连天吸干了似的。
>屠人场8>>段侠行一声长叹,飞雪连天轻轻递出,霎时万籁俱静,胡火舞只觉得整个人都跌进了地狱中去!
>屠人场8>>段侠行身形一闪,竟已晃至胡火舞跟前,胡火舞躲闪不及,顿被击个正中。
>屠人场8>>( 胡火舞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屠人场8>>段侠行一掌既出,身子已然抢到离胡火舞三四丈之外,后掌推前掌两股掌力道合并,掌力犹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霎时胡火舞便觉气息窒滞,立足不稳。
>屠人场8>>
>屠人场8>>可是胡火舞全力抵挡招架,竟似游刃有余,将段侠行的掌力卸于无形。
>屠人场8>>
>屠人场8>>紧跟着段侠行右掌斜挥,前招掌力未消,此招掌力又到,竟然又攻出一招,掌夹风势,势如破竹,便如一堵无形气墙,向前疾冲而去。胡火舞只觉气血翻涌,气息沉浊。
>屠人场8>>
>屠人场8>>胡火舞眼见来势凶猛,身形疾退,瞬间飘出三丈,脱出掌力之外。
>屠人场8>>
>屠人场8>>只见胡火舞双目血红,头发散乱,猛地仰天发出一声悲啸。
>屠人场8>>胡火舞把心一横,在自己舌尖狠命一咬,将毕生功力尽数喷出,顿时只见空气中血雾弥漫,腥臭无比,随即又听胡火舞骨骼“噼里啪啦”一阵爆响,双臂顺着喷出的血柱一推,刹那间一座丈来高的奇毒火墙拔地而起,带着排山倒海之势向段侠行涌去!
>屠人场8>>段侠行左牵右引,胡火舞如身处漩流,连续转了好几个圈子。
>屠人场8>>
>屠人场8>>只见胡火舞双目血红,头发散乱,猛地仰天发出一声悲啸。
>屠人场8>>胡火舞把心一横,在自己舌尖狠命一咬,将毕生功力尽数喷出,顿时只见空气中血雾弥漫,腥臭无比,随即又听胡火舞骨骼“噼里啪啦”一阵爆响,双臂顺着喷出的血柱一推,刹那间一座丈来高的奇毒火墙拔地而起,带着排山倒海之势向段侠行涌去!
>屠人场8>>但见段侠行身法轻盈无比,忽然跃高忽而落下,令胡火舞完全无从攻击。
>屠人场8>>

星宿的转世PF,命中真的不怎么样嘛,呵呵,当然前提是面对明教的大挪移

Archiver|武林MUD资料站 ( 鲁ICP备17038480号 本站关键词:mud 武林mud mud游戏 文字mud

GMT+8, 2019-12-15 11:0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